《环球企业家》专稿:王东明海外布局

海外投资人注重的是过往业绩,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很清楚,“缺乏海外业务经验”就是中信证券最大的软肋,为此,他一直在等待时机。  如今,在王东明看来,这个时机似乎成熟了。  4月13日,中信证券召开201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发行H股股票并在香港上市的议案》等九项议案。“如果我们不做境外业务,境内业务也做不好。”在股东大会上,王东明如是说。  登陆香港主板IPO,在王东明看来,是中信证券“走出去”的必经之路。  迷你IPO  按照计划,中信证券H股发行规模不超过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10%,并授予承销商15%的超额配售权(“绿鞋机制”)。如果以2010年末,中信证券总股本99.45亿股计算,本次H股发行规模将不超过11亿股。若以4月14日收盘价14.62元估算,融资规模将在160亿元左右。  安信证券分析师杨建海称:由于中信证券国际化进程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而且公司已经拥有巨额的冗余资本,故H股的发行会对ROE(股本收益率)有进一步的摊薄。  对此,中信证券副董事长殷可强调:监管层与公司管理层之所以控制本次发行规模,就是不希望(因发行H股)过分摊薄A股股东权益。“中信证券可能是国内A股到H股IPO发行规模最小的公司之一。”  议案表明,此次H股募集资金用途,将全部通过补充资本金,用于海外业务平台的构建。其中,包括建立或择机收购海外研究、销售及交易网络,包括组建国际研究团队,建设国际销售网络,发展证券保证金融资业务等其他海外跨境业务等。  “仅靠内生性发展是远远不够的。总体目标是,在业务上与境内、境外同行有所差异化。”王东明特别强调说:中信证券的海外战略一定是两条腿走路。一方面,靠自己,保持本土化的中国特色;另一方面,利用收购的方式加快发展。  与贝尔斯登战略合作无疾而终后,2010年5月3日,中信证券曾宣布,与法国东方汇理银行展开战略合作。法国东方汇理银行控股的里昂证券,是亚太区经纪及研究业务一流的证券公司。对于双方合作的细节王东明并未透露,“与东方汇理的谈判还在进行之中。”  为了提升未来H股发行价格的估值,在扣除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5.00元(含税)的拟分配利润后,中信证券将公司累计101亿元的未分配利润贡献出来,由H、A新老股东共同享有。  参照目前所有在A
H两地上市的金融股A/H股折价均值0.80,以及此前在香港上市的中资券商国泰君安国际、申银万国的市盈率,某券商研究员推测,中信证券H股的发行价格大致在16元~19元人民币之间。  对于H、A之间超过20%,且逐步加大的溢价区间,殷可表示:这不仅对A股股东有利,而且可以使中信证券取得一个较好的估值水平。  另据香港媒体批露,中信证券香港上市选定的承销商均为清一色中资背景。香港《信报》报道,中信证券的承销团成员包括:子公司中信证券国际;中银国际、建银国际及信达等中资投行。  对于发行时机的敲定,殷可只是框定了一个大致时间窗口,会在股东大会批准相关上市场决议通过之日起,18个月内上市。  打造“中国的高盛”?  年报显示,中信证券实现净利润收入113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25.91%,在8家上市券商中名列第一。如果发行H股成功,作为国内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券商,中信证券也将成为首家实现A
H的证券公司。  显然,中信证券觊觎的更多。  在股东大会上,殷可在谈及中国信券与国际大投行的差距时,不止一次地提到了高盛。显然,希冀成为与高盛比肩、国际性一流综合性证券公司是中信证券的中期战略愿景。  尽管作为国内券商的老大,但中信证券与高盛差距甚远。缩小与国际大行的差距是中信证券的首要任务。  2010年,香港IPO融资规模是4500亿港元,如果按2.5%的H股承销费计算,就是112亿港币的收入。由于缺乏一个强有力的海外销售、研究和交易平台,使中信证券在与国际投行的竞争中丢了不少老客户的大单。  在研究国际投行的收入结构比重后,中信证券发现,国际投行的总投资收入中,有相当高的比例是来自于资本性中介业务。以高盛为例,2010年,资本性中介业务占高盛总收入的50%以上。比如,权证(窝轮)、FICC业务(固定收益、货币及商品业务,是国际投行的主要业务)等。  而且,这部分资本性中介业务风险不高,收益水平不低,只是对资本金依赖度非常高。以中信证券目前的资本金水平,开拓国内业务绰绰有余,但支撑其海外业务平台恐有瓶径。香港主板上市只是中信证券国际化的一步棋。此前,中信证券已经在美国设立分支机构,开展并购业务。几年来,中信证券国际化一直在进行多种尝试。  即将开闸的国际板业务,也令中信证券更清醒认识到自身的天花板:海外经验不足。随着中国央企走出去战略的实施和海外企业走进来,中信证券在一线业务中感到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  “海外投资人注重的是过往业绩”几乎成了王东明最大的困扰。在国际舞台上知名度不高已经成为中信证券开展海外业务处处受限的一个短板。在国际上,中信证券的名头显然不如高盛等国际大行响亮。  H股上市正成为中信证券海外战略发展过程中,走向国际化蓝海的必由之路。

(本文由《环球企业家》 杂志授权转载,对其内容不负责任。)

随着证券行业对外开放程度日益加深,国内券商也进一步加大了“走出去”力度。今年以来,多家券商就海外业务持续加码,增资子公司、发行GDR、斩获海外业务资格成国际化重要举措。

中信证券香港上市,融资并非最终目的,其真正的用意是借此提高国际知名度,为下一步开拓国际业务,打开出海之门

业内人士指出,当前我国投行业务国际化已取得阶段性成果,但仍面临海外市场份额较低、资本金不足等诸多桎梏。考虑到国际业务的开展需依靠券商机构的资本实力、公司经营能力、对境外市场业务规则有一定深度的了解和渗透,预计未来在人才、资本等方面占据优势的头部券商将更具国际竞争能力。

文 《环球企业家》记者 丁默

积极增资海外子公司

不出意外的话,国庆过後,中国内地最大的证券公司—中信证券(600030
.SH)将会如愿登陆H股。而如今距离中信证券前一次提出赴港上市,已有四年有余。

长江证券日前称,已获准向长江证券国际金融集团有限公司增资等值5亿港元。这已是长江证券今年第二次向长证国际增资。今年8月长江证券刚刚完成对长证国际3亿港元增资,持股比例升至77.35%。

“如果聆讯顺利且市场理想的话,H 股挂牌最迟在10
月份能够完成。”8月30日,国泰君安券商分析师梁静如是点评,发行 H
股将对中信证券的推动作用十分明显,主要表现为对境内业务的增量效应和国际业务的快速发展双重推动。

方正证券10月26日发布公告称,证监会对公司向方正证券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增资5亿元人民币无异议。方正证券表示,方正香港金控是公司国际化战略的重要平台,本次增资将增强方正香港金控的资本实力,满足其当前快速增长的业务需要。

对于中信证券而言,H股上市以及整体国际化战略的方向早已确定,即便2007年与贝尔斯登合作一度折戟沉沙,也不曾动摇过。无论是四年前的“贝尔斯登+H股”还是四年後的“里昂证券+H股”,王东明掌舵的中信证券从未放弃H股上市的努力。

分析人士指出,2019年是券业对外开放大年,伴随着一系列扩大“引进来”的政策陆续落地,内地券商“走出去”的步伐明显加快,头部券商对海外业务及分支机构持续加码。

“这一次一定要全力拿下,上市的技术问题已经全部解决了。”9月6日,一位接近中信证券承销商团队的人士告诉《环球企业家》记者,从18家豪华承销商团队,以及高达40%的基础投资者配售比例,都显现出中信证券逆市IPO势在必得的底气。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已有长江证券、方正证券、信达证券、华泰证券、海通证券、山西证券在国际化布局上取得进展。除了对境外子公司增资外,收购境外公司股权、发行GDR、拆分子公司境外上市、斩获海外业务资格也成为券商国际化布局的重要举措。

澳门新莆京娱乐app

9月6日,中信证券公告称,香港联交所上市委员会已于9月1日举行上市聆讯,审议中信发行不超过11.4亿股境外上市外资股并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的申请。

华泰证券发行的全球存托凭证于伦敦时间2019年6月20日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华泰证券成为首家登陆伦交所的A股证券公司。据华泰证券此前披露公告,此次发行GDR所募集的资金,将支持国际业务内生与外延式增长,扩展海外布局。

拿下香港桥头堡

“A+H”两地上市的海通证券今年完成了旗下融资租赁企业——海通恒信国际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在港股的上市,国际化布局进一步拓展。

香港是桥头堡。中信证券一位内部人士曾告诉记者,从2007年开始,中信证券发行H股的念头就一直没有断过,这是中信证券国际化战略的一部分。

从披露的公告看,多家券商均将其境外子公司视为其国际化战略的重要平台,通过增资有利于提升其资本实力和竞争优势,这又会对母公司资本管理、资产配置、扩宽融资渠道等方面形成助力。对券商而言,境外子公司拿下如经纪交易商资格、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资格等业务资格是对母公司国际化业务的有力补充,对于提升母公司国际化水平将带来深远影响。

对于坐拥400亿净资本的国内第一大券商而言,中信证券手中并不缺钱,香港上市融资并非目的,真正的用意恰是借此提高其国际知名度,为其下一步开拓国际业务,打开出海之门。

国际渗透率有待提高

据中信证券公开材料显示,此番中信H股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三个方面:一是建立或择机收购海外研究、销售及交易网络,包括组建国际研究团队、建设国际销售网络、发展证券保证金融资等其他海外及跨境业务;二是发展资本性中介业务,包括大宗经纪业务、结构性产品业务,固定收益、外汇及大宗商品业务;三是补充流动资金。

国信证券分析师王剑认为,当前内地投行业务国际化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大型龙头券商处于领先优势。“内地证券公司国际化的路径通常为:立足香港、布局亚太、辐射全球。目前大批行业领先的龙头券商已经在中国香港市场成立了网点,内地证券业领先机构的国际化进程已经从网络布局、业务拓展阶段步入资源整合、转型升级阶段,从跨境业务发展迈向国际业务拓展的深水区。”

在国泰君安梁静看来,与大力推动国际化进程同样重要的是,此番发行H
股筹集资金将显着改善公司的净资本状况,使得受到净资本制约的直接投资等买方业务的空间显着提升。

从业务规模看,内地券商在海外的市场份额仍较低,国际业务渗透率有待提高。国信证券统计,从全球股票承销市场来看,2017年前50名券商中只有9家国内证券公司,合计市份额仅占4.17%,前20位中,仅有中信证券一家中资券商。

“按照目前的净资本计算,公司的直投业务已经到达净资本的上限。初步测算,由于H
股发行带来的净资本提升,将使得直投可投入资金增加40%,H
股发行也将显着提升融资融券等的发展潜力。”梁静分析。

王剑认为,目前中资证券公司的国际业务模式主要是境内外联动,协助内地公司在香港市场上市、跨境并购、债券融资等,但国际业务规模和一流国际投行差距较大。另一方面,财富管理、衍生品等高端业务涉足不够。多数中资券商仍无法向客户提供区域协同乃至全球协同服务,国际业务影响力和渗透力不足。

事实上,早在2007年12月,中信证券副总经理德地立人就曾对外表示,中信证券在原有的坚持大项目、高端业务等战略的前提下,计划用五年时间把中信证券建设成为专注中国业务的国际一流投行。

业务规模不大背后的原因是券商资本金不足。资本金是驱动券商扩大业务规模的最主要支撑,缺乏资本金将直接影响到券商海内外业务的开展。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国内131家证券公司总资产为6.26万亿元,其中净资产1.89万亿元;高盛集团2018年底总资产合计9317.9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52万亿元;其中净资产917.5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418.49亿元。内地所有券商总资产尚不及美国高盛集团一家。

当时的中信证券,刚完成收购万通证券、华夏证券2年有余,前有外资券商咄咄逼人之锋芒,後有内部资源整合之重压,但其雄心已不限于追赶领先者中金公司,目标已经调整为成为国际一流投行。

分析人士表示,加大海外子公司增资在当前券商国际化布局中占据了相当大比例,同时,年内各大券商尤其是上市券商纷纷加强了对资金的补充力度,通过股权融资、配股、短期融资券、借款补充资金等多样化手段补充资金。

而要当国际一流投行,香港是必须拿下的桥头堡,中信证券H股上市的梦想,与其成为国际顶级投行的雄心,虽历经金融危机洗礼,但在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心里早已历久弥坚。

财富证券分析师杨莞茜认为,在当前市场环境下,对券商来说,无论是传统业务还是创新业务都需要雄厚的资金支持,资本实力是券商未来发展的关键因素。

2007年底,董事长王东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中信证券发展至今天的规模,一直在探讨和考虑多种融资渠道和方式,分析其利弊,其中也包括未来在香港融资。随後,有关中信证券将赴港发行H股、筹资30亿美元左右的消息不胫而走,甚至给出了明确的时间表。

头部券商优势明显

然而,监管态度的不明确,再加上此後爆发的金融海啸,使得这一步晚迈出了将近四年。

随着外资“入场”持续加速,叠加业务转型升级的迫切需求,内地券商如何“走出去”不仅是证券业积极探索的方向,也成为监管层日益关注的重点,近年来在政策端也持续发力。

一位接近中信证券的人士如此分析,当时证监会不太赞同中信证券海外上市,主要出于对中资券商业务结构和国际化前景的怀疑,而且2007年外资券商刚进入中国,风头正劲,中资券商又一直摆脱不了靠天吃饭的业务模式。

2018年9月25日证监会公布《证券公司和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境外设立、收购、参股经营机构管理办法》,明确在维持适当门槛基础上,支持机构“走出去”;2019年9月证监会推出的“深改12条”,又明确提出加快建设高质量投资银行,鼓励中小券商特色化精品化发展。

2007年12月的一份澄清公告,也暗示了当时仍不成熟的上市条件。当年12月9日,中信证券公告引用董事长王东明的话说,在最终决定赴香港融资之前,还有一些重要问题需要考虑和解决,并要履行必要的程序,公司承诺至少3个月内不筹划同一事项。

业内人士认为,内地券商“走出去”首先需要量身制定符合自身发展条件的国际化战略,依托对外持续开放、企业出海频繁的大格局,为内地公司海外业务开展提供相应的资本服务;其次要对标国际投行,进一步扩大资本金以及国际一流人才的补充,提升业务规模及专业化水平。

不过,时过境迁,金融海啸之後,证监会对中信证券香港上市的态度也由此前的谨慎转为积极。

一家香港券商分析师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国际业务的开展需依靠券商机构的资本实力、公司经营能力,对境外市场业务规则也需要有一定深度的了解和渗透,由于中小券商相对头部券商资源不足,其开拓国际市场的难度较大,未来“马太效应”将越发明显,预计在人才、资本等方面占据优势的头部券商将更具国际竞争能力。

上述接近中信证券的人士告诉记者,2010年底筹备上市之际,中信证券给出的H股上市方案,证监会业已原则上点头同意,同时,随着中信证券拆分中信建投以及出售华夏基金股权告一段落,中信证券已满足监管层有关“一参一控”的有关规定,上市的技术障碍也逐步解决。

重组并购也成为券商迅速壮大自身的重要手段。某中小券商分析师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通过并购重组,海外投行效益提升显著。高盛历史上几次重要的并购对其发展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海外经验表明证券公司可以将资本优势转化为利润优势。我国证券行业已经进入较佳的并购整合期,成功的并购整合需要以公司整体战略为导向,寻找互补性强的标的,并形成较强的整合协同。

如今,登陆港股,东风已到,万事俱备。

从贝尔斯登到东方汇理

与H股上市相比,中信证券对于香港出海平台的搭建和经营已历多载。

早在2005年,中信证券就已未雨绸缪。2005年,中信证券收购中信集团在港投资银行业务创设中信证券有限公司,随後在2006年5月和2007年5月先後两次对其分别增资3亿港元和2.8亿港元。

到2006年5月时,中信证券香港正式更名为中信证券国际有限公司,同时,通过收购中信资本控股股权业务,使得中信国际成为其全资子公司,获得证券承销、证券经纪及期货业务资格。而在2007年时,中信证券还先後与麦格理银行和胜达国际设立合资公司。

而中信证券如此积极运作并壮大香港平台,背後乃是获得了大股东中信集团的全力支持。此前媒体援引中信证券高管言论曾表示,中信集团国际业务一直很多,集团领导认为资本市场应是全球业务,只要有机会就要出去,实现国内各项业务均衡发展,国际上各个市场均衡发展。“只是国际投行太强势,一直没机会。”

2007年,刚刚完成一轮增资、弹药充足的中信证券,将国际化战略的第一步对准了美国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而在此前,有资料显示,中信证券曾内部讨论过购买花旗银行10%股权的方案,希望能用花旗银行的全球网点展开业务。

根据2007年11月初中信证券与贝尔斯登双方签订的全面战略合作预案,合作内容主要有两点,一是双方互持股份,中信证券认购贝尔斯登发行的约10亿美元的可转换信托证券,这相当于可转换信托证券转换後贝尔斯登公司总股本的6%;第二,整合双方在亚洲的业务,并在香港设立合资公司,计划出资比例为50%对50%,并同意双方进行新业务开发合作。

不过,次贷危机远比中信证券预期的要强烈,美国六大顶级投行中,最先倒下的恰是贝尔斯登,突如其来的变故中断了这一计划。2008年3月19日,摩根大通以换股方式全面收购了贝尔斯登,中信证券遂借机宣布中止双方的有关合作计划。

中信证券第一次真正出海,就险些惨遭折戟沉沙之痛,吃一堑,长一智,这也为此後中信证券更谨慎选择合作方埋下伏笔。时隔2年後,中信证券选择了更低调实用的合作方—东方汇理银行及其下属的盛富证券和里昂证券等公司。

2010年5月,中信证券公告称,将与东方汇理银行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合作范围同时包括其下属的盛富证券、农业信贷银行证券公司和里昂证券等公司,合作方式包括业务合作、客户资源共享、组建合资公司、成立战略联盟等。

为何看中的是东方汇理?中信建投魏涛分析,东方汇理旗下的里昂证券经纪与研究服务在亚洲市场名列前茅,是2010
年亚太区第一大证券经纪商;而盛富证券经纪业务广泛覆盖欧洲大陆,两大证券公司自身品质与拥有资源优势均较突出。

“此次收购额为3.74 亿美元,收购价格大约2
倍的PB,价格合理,在公司净资本并不宽裕的情况下节省了资金,同时达到了有效推进全球证券经纪业务网络平台打造的收购目的。”魏涛分析。

不过,即便如此,波折仍然起伏不断。2011年6月9日,中信证券公布的初步合作方案与此前方案相比出入较大,不同于此前双方各出资50%组建合资公司的方案。新出炉的方案表示,中信证券国际有限公司出资3.74
亿美元收购里昂证券及盛富证券各19.9%的股权。

梁静认为,虽然是收购少数股权而非之前预期的建立合资公司或全面收购,但毕竟迈出了第一步。国内国际的经营环境完全不同,中信证券以少数股权入股,能够在充分了解合作方情况的基础上,再进行更深入的合作,这对中信证券而言是最理性的选择。

而在上述中信证券人士眼里,当前一切都是为了H股上市保驾护航。言下之意,目前还不是谈与里昂证券合作的时机。而在承销商眼里,尽管中信证券是国内第一大券商股,概念有足够吸引力,但“毕竟是第一家,投资者教育很不容易。”

为此,中信证券摆出18家豪华承销商的团队,而40%的首次发行股票将出售给基础投资者也为弱市IPO成功打下基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