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控高科技核心技术,日本地震影响全球芯片价格 – Windows7之家,Win7之家

在余震和核泄露加剧的双重压力下,日本产业会不会出现市场预测的空心化?中国是否会因日本产业转移而能够引进一直想要的高端制造业?《中国经营报》记者就这些核心问题采访了研究日本产业的相关专家。  现在看来这完全取决于核扩散速度,灾后重建是建立在原有土地上的,然而当人需要被迫转移时,那么人所创造的一切产业将会随之转移,然而一些核心技术还是会保留在日本本土,而制造加工等完全有可能转移海外。  在日本近二十年有效需求不足的情况下,这次灾后重建的财政投入和民间投入,会对日本经济有一个较大的长期拉动。为了保证市场份额及完成定单,日本制造向中国转移有可能,但是核心技术转移到中国的可能性不是特别大。  此次日本地震令众多日本企业措手不及,对产业转移同样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出现了一些与之前有所不同的特点,表现在如下方面:一方面是以前日本为保持企业竞争力和国家竞争力,产业转移主要是以配套产业和组装产业转移为主。但是此次产业转移,一部分企业开始将高端零部件生产、研发基地等转移到更加接近市场的地区,这使得此次日本企业除了下游产业的转移之外,上游产业转移也在逐步扩展进去。另一方面,和之前在国外成立分公司、合资建厂等有所不同,此次企业转移的力度会更大,包括将制造总部转移到国外。  在转移时日本企业考虑的因素包括:一是市场规模。二是市场前景和潜力。三是劳动力成本。组装生产等业务需要廉价的劳动力才能具备市场竞争力,尤其是对于依然位于日本国内的一些下游的组装产业企业更是如此。四是劳动力素质。高素质的劳动力对高端产业具备很大的吸引力,尤其是高科技人才。五是投资环境。  地震造成的产业转移无疑将对世界产业格局造成一定影响,尤其是汽车和电子两个产业。对于欧美及韩国等汽车厂商来说,此次地震给日本汽车企业造成的冲击是其赶超的良好时机,欧美等厂商将会趁机扩大品牌影响力和市场占有率。韩国、中国台湾以及欧美等电子企业也将会利用这一机会,扩大市场规模,抢占市场空间。综合而言,未来日本仍将在高端电子产业具备优势,但中低端电子元件生产将会加速转向中国和东南亚等地区,国内的电子元件生产企业有望在产业转移中提高竞争力。  本报记者
董军 杨晓音 采访整理

日本的模具制造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据国际模具及五金塑胶产业供应商协会常务秘书长罗百辉介绍,日本共有模具生产厂约10000家,其中20人以下的占91%以上,即日本模具业以中小企业为主,主要靠专业化分工,完成高质量的模具设计、加工。在加工方面,大量采用无人看管的加工单元,或者通过计算机进行联机控制。在设计制造部门几乎都采用CAD/CAE/CAM技术,进行动作仿真分析、DNC加工。模具的技术开发主要向高精度、高速度、长寿命、复杂、大型、一体化和高性能诸方面发展。由于日本的专业化分工做得好,中小模具企业的整体制造水平高,使“日本制造”的模具成为一种品牌、优质的象征。

Win7之家:掌控高科技核心技术,日本地震影响全球芯片价格

3月11日日本东北部近海发生9级地震,引发多处海啸,由此造成一系列工厂停产、福岛核电站停止供电并发生泄露,死亡失踪人数达数万人。这次地震的重灾区东北部地区并不是日本最主要的工业区,但该地区也集中了汽车、IT电子、半导体、石化塑料等众多重要产业工厂,该地区经济规模占到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左右。国际模具及五金塑胶产业供应商协会常务秘书长罗百辉表示,目前来看,汽车、IT电子业遭受损失最为严重,由于零部件供应震后受阻,日野、三菱、丰田、本田、尼桑、大发等8家日本汽车制造商14日起将暂时关闭在日工厂。其中,日本三大汽车厂商丰田、本田、日产一共有22家工厂已经关闭。停产的三家日本车企,包括雷克萨斯、英菲尼迪及讴歌品牌。其中,丰田进口量排名在第三位,仅次于奔驰及宝马。IT电子业界,索尼关闭了6座工厂;松下选择了暂时停产;东芝也关闭了位于岩手县的微控制器工厂。此次地震并未给这些电子芯片工厂的厂房或生产设备造成太大破坏,但设备检修、电力供应不足以及交通损坏,都将影响芯片供应。

编者按:
因为拥有高科技优势,日本在很多领域特别是电子产业,掌握着最上游的产品和核心技术。相比之下,全球很多地区只是为日本做配套。所以,此次大地震虽然发生在国土面积还不到中国4%的日本,但影响却波及到了全球各个地区。
地震对日本经济产业的影响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日本的产业转移虽然很具规模,但并非我们想象的“产业空心化”。日本企业把核心技术和利润一直握在自己手里,移出去的只是低附加值的部分。
比如,对电子产业而言,由于东芝等芯片巨头部分工厂的停工,很可能造成代理企业拿货难,从而催涨全球芯片价格;对钢铁产业而言,由于日本集中生产高档钢材,地震可能会影响日本高档汽车板材对其他市场的出口。
日本在产业规划上的精巧布局,对于处于结构调整中的中国产业和企业来说,有太多东西可以学习和借鉴。
东芝、索尼等电子企业产能将下滑内存芯片价格走势难料 王如晨
1999年中国台湾“9·21”大地震发生后,全球IT尤其是PC产业链一度瘫痪。两天前的日本百年大地震,是否也会引发类似效应呢?要知道,日本一直是全球电子产业关键零部件与主力消费电子重镇,在半导体、平板产业、电视及数码电子等领域占据着重要地位。
内存芯片价格或暴涨
地震带来的冲击在所难免。目前,东芝、索尼、松下、夏普等日本企业纷纷公开了各自的初步灾情。
全球内存市场或将产生波动。东芝11日宣布,受地震影响,公司关闭了三重县四日市闪存芯片厂。其岩手县的一座工厂也遭遇停电,或造成设备损伤,将可能导致交货中断。东芝官方表示,物流体系瘫痪,也会影响产品出货。去年12月,该公司NAND厂还曾因停电出现供应险情。当时东芝警告称,未来两个月产能或下滑20%。
东芝是仅次于三星电子的全球NAND闪存巨头,全球市场占有率约1/3。
昨天上午,东芝表示,经过检查,工厂“并未受到太大影响”,目前已恢复运转,但坦陈,运输与后勤上将有一些影响。
不过,东芝的合资伙伴美国SanDisk发言人透露,东芝绝非全身而退。该人士说,公司将损失一些芯片,只是生产设施已恢复运转。
IHSiSuppli说,2010年,日本的芯片公司收入约638亿美元,约占全球半导体市场的五分之一。它们在NAND闪存市场具有重要影响力,NAND闪存是苹果公司iPhone和iPad等产品的核心。以东芝为首的日本公司在全球闪存营收中约占35%。
清木华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余杰在微博中表示,东芝NAND厂与CMOS传感器厂都位于地震影响最重的岩手县、宫城县,可能带动内存芯片价格暴涨。
Gartner分析师AndrewNorwood也表示,地震和海啸不会有长远影响,但任何不确定的状态,都会在现货市场中有过激反应。
分析师们不是有意渲染危机效应。目前,内存芯片价格上涨言论正快速传播。不过,上海虬江路电子广场一楼一位存储卡与优盘商贩对《第一财经日报》坦陈,行货渠道可能更关注一些,他这边不会提价。
索尼恐受损最大
诺基亚发言人托米·库珀马基表示,公司正在评估地震对关键零部件供应的影响。内存主力供应商是东芝的苹果,目前还没有发表言论。
除了内存,全球平板显示产业也可能受到影响。地震发生后,面板巨头夏普在界市的一座工厂自动停止运行。松下、三洋则表示,运营已受到一定损害。夏普、松下分别是全球液晶、等离子两大领域技术最强的企业,这可能影响其下游市场的信心。
不过,由于夏普最核心的生产基地位于距离震中较远的日本中南部,影响可能有限。
索尼很可能成为地震中受损最大的日本电子巨头。它的工厂主要分布在日本东北部,距震中较近。地震发生后,该公司关闭了6家工厂,日本市场大部分业务活动处于暂停,目前正在评估损失情况。记者查询到,6座工厂2座位于福岛县,4座位于宫城县,主要生产蓝光光盘、播放器、磁头、电池及半导体产品。
索尼是全球数码电子巨头,也是电视、笔记本等领域的着名品牌。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昨天报道说,地震引发的大海啸至少冲走了其12万台PS3、5600台XBOX360。
其他间接损失可能更大。同样作为全球重要的内存芯片生产基地,地震对韩国、中国台湾地区的IT企业可能将产生正面影响。其中,三星、海力士整体实力名列韩国前两大,台湾地区则有力晶与茂德两大实力企业。东芝宣布关闭一座工厂时,三星及时表示,公司未受任何影响。微软、任天堂可能借索尼受困提升游戏机出货量;韩国、台湾地区面板业也有望趁夏普受困之时获得更多机会。
向新兴市场转移?
美国投行MaximGroup分析师马克·哈丁说,地震一开始只会造成少许负面影响,但持续时间越长,负面影响就越大。
这可能会造成恐慌心理,并蔓延到其他领域。2008年,当四川汶川地震后,深圳等地内存价格一度剧烈波动。1999年台湾地区“9·21”大地震发生后,北京中关村电子市场上64MB内存条价格也曾由600元猛升至1400元。
TechAmericaFoundation产业分析师、研究副总裁詹姆斯表示,全球科技供应链将会受到严重破坏,即使没有工厂被毁或受损,终端产品也会大量流入美国、新加坡、中国,或者其他可以组装的地方,影响产业布局。
日本IT产业链几乎每隔几年都会遭遇地震考验,地震可能成为日本IT核心制造业向中国等新兴市场快速转移的动力。之前,夏普已经宣布,愿在南京设立一座第8代面板厂,目前正打算在成都建立太阳能工厂。
不过,丰田社长丰田章男去年12月的一番话可能透露出日本产业人士的心理。他说,虽然市场规模、人工费以及汇率等有关因素导致日本制造理论上已过盈利极限,但公司仍会维持日本制造。他说,要有一种“不能让制造业从日本消失”的使命感。
供过于求局面有望缓解液晶面板产业影响甚微 孙燕飚
“日本地震当天,我们正在与东京总部的同事开视频会议,当时明显看到东京会议室在晃动,后来视频没有了,但能通话,后来电话也打不通了。”昨日,索尼中国一位中层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地震中心附近的仙台和福岛一带是日本半导体制造厂的聚集地,影响较大,所以索尼在上述地方的6座工厂都已关闭。
上海松下等离子显示器公司一位经常去日本的研发主管指出,此次总部在东京的日本公司受影响都很大,比如旭硝子和索尼等等。但松下等离子工厂和夏普10代面板工厂都在远离地震中心的大阪,所以影响应该不会太大。
“旭硝子是全球三大液晶面板基板玻璃厂商之一,应该会在短期内影响液晶面板市场。”深圳一家彩电厂家高层表示,目前日本政府和企业最主要的任务是救助和恢复秩序,所以短期内来自日本的商品都会存在一些物流问题,进而直接影响到夏普的中大尺寸液晶面板的供应。
“由于液晶面板最近两个季度的供应正好有点过剩,所以日本地震总体不会对液晶电视市场产生什么影响。”上述高层说。
本报在1月底曾报道,由于液晶面板供过于求,液晶面板巨头不惜以牺牲自身利润空间来抢夺市场份额,包括三星在内的液晶面板巨头已开始计划增加其内部的cell模式出货量。
此外,由于日本是全球液晶面板原材料及设备的主要聚集地,所以业界也担心日本地震会拖慢TCL在深圳的8.5代面板项目的进程,以及旭硝子在深圳的配套项目。
“旭硝子的深圳项目上周才动土,远没有到搬运设备这一步,所以整个项目不会有任何影响。”TCL集团有关负责人昨日对本报表示,8.5代的主要设备早在春节前都已经进关,4月就要开始安装了,整个项目仍然还在按照原定计划加速实施。
招商证券分析师张良勇指出,日本玻璃基板厂商的防震指标一般比较高,即使短期出货量受到影响,也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
手握核心技术日本地震波及全球产业链澳门新莆京娱乐app, 王恒利
8.8级的特大地震“突袭”日本,部分工厂遭受重创,这场大地震对日本电子、钢铁等产业影响几何?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产业又有哪些冲击?日本企业最近二三十年的发展趋势如何?《第一财经日报》昨天通过电话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全国日本经济学会理事白益民。
白益民曾着有《三井帝国在行动》、《瞄准日本财团》等,对日本产业经济素有研究。他认为,日本除了在很多领域把控着核心技术,也掌握着产业链中利润最丰厚的环节,给大部分全球其他市场的合资厂只留有组装环节的利润,这种“产业立国”的经济模式也是值得中国企业学习的地方。
本土企业为“雁头”
此次地震对日本相关产业的破坏程度有多大?白益民认为,要从两方面分析。一方面,在过去二三十年间,日本的产业扩散在全球各地,GNP每年保持百分之十几的增长,单从经济上看,已经在海外打造了一个新的日本。它创造的许多GDP被统计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尽管看上去经济增长停滞,但这只是表象。从这个角度来看,本土发生的大地震对日本经济以及重要产业不会造成特别大的影响。
另一方面,日本财团构建了“雁行形态”,即以本土企业为雁头,掌握最上游的产品和技术;其次是韩国和台湾地区,主要为日本技术做配套;最后才是大陆地区所扮的“雁尾”角色,为“日本制造”做组装,处于产业链的最下游。从这个角度而言,受地震破坏的日本本土产业,不可避免地要波及到下游,特别是中国大陆的一些工厂。
所以综合判断,地震对其国内经济不会有根本性的影响,恢复起来也比较快。
牵一发而动全身
白益民表示,日本是电子产品生产大国,此次地震对全球的电子产业肯定会有较大影响。东芝的一家芯片工厂因地震而停工,和电脑里的CPU不一样,东芝生产的芯片用于更高端的产品,比如手机、闪存、汽车的自动控制系统等。如果代理企业拿不到货,肯定会囤积惜售,对价格的影响要看工厂的破坏程度和恢复进展,如果工厂能够很快恢复运转,价格不会大涨;如果工厂停产一段时间,那么全球芯片价格肯定会涨。
其他产业,如钢铁,不会对全球铁矿石市场产生太大影响,因为日本目前已经集中生产高档钢材,而大量粗钢从中国采购。这次地震可能会影响日本高档汽车板材对中国的出口,而长远看日本地震重建会增加对中国粗钢的进口。
对中国而言,白益民指出,当前需要警惕的是国际对冲基金及资本家通过制造舆论,夸大损失,趁机抽走资金,那将对整个亚太经济的发展都产生严重冲击,如果日本资本被抽走,整个亚太地区的产业关联体都将受到非常大的冲击。
“去制造化”是伪命题
最近几十年,日本企业一直向外扩张,把制造基地设在海外,有人认为这是“去制造化”。但白益民却认为,“去制造化”是个伪命题,日本向来是以“产业立国”,产业向外转移有以下几个特点。首先,核心技术和利润掌握在自己手上。美国的产业是转移一项丢一项,但日本不是这样,日本公司的特点是以商业网络为主体,比如几家大型汽车公司,都和中国建立了合资厂,留给中国企业的利润只在组装环节,其他利润最丰厚的如零部件、发动机、高端内部装饰等,牢牢掌控在日本企业手上,日本一直是以“产业立国”,这有别于美国的“金融立国”。
第二,很多合资企业看似生产工厂,实则是在中国布下的销售网络,通过这种方式进入中国市场。
第三,把中国的品牌也纳入了日本经济的共同体中。比如长虹、海尔等,表面上看是中国的品牌,但显示器等核心零部件都是日本的,留给中国的只是一个牌子。
目前,中国也面临一些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遇到的问题,比如本币升值、劳动力成本上升、人口老龄化等,白益民认为,中国企业必须认清一个问题,是产业立国还是金融立国,“我主张产业立国。中国企业目前遇到的很多问题,其实不是企业的问题,而是金融的问题,体制的问题,应该将金融和产业形成共生体,而不是掠夺体。另外,这两年谈‘国进民退’比较多,其实应该是‘国进民进’,在国有经济、民营经济之外,还应该有一个相当规模的集体经济,日本很多大财团就是集体经济,产商融结合,‘内和外战’。”他认为,这些都值得中国企业学习,日本财团在日本企业对外扩张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特别是1955年日本加入关贸总协定之后,通过产业和金融资本相融合,把国内的产业整合成大集团,“内和外战”,这是后发国家追赶先进国家的一种模式。

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对中国出口金额较大的行业主要情况是:(1)机械20-30多亿美元/月;(2)化工15-20亿美元/月;(3)制成品15-20多亿美元/月(钢铁产品7亿,有色金属3亿,金属模具及制品2亿,橡胶模具及制品6000万,纺织纱线及织物2亿,非金属矿物器具1亿多,纸及纸制品4000万);(4)电子、电机30多亿美元/月,其中半导体子项目有10多亿,集成电路7、8亿;(5)运输设备6亿多美元/月:机动车和机动车零部件各约一半;(6)“其他”项目12亿美元/月:其中,科学光学仪器6、7亿美元每月。罗百辉认为,地震将导致汽车、IT电子、机械模具等产业上下游供应链危机。传统制造产业的模具包括:汽车覆盖件模具、汽车零配件及电子模具、家电产品模具、消费电子类模具、移动通讯产品模具、OA模具、医疗用品模具、仪器仪表模具、塑料日用品及玩具模具、航空航天组件模具、轨道交通相关制品模具、各类机械成型相关产品模具。在服务汽车、机械、电子、家电等传统制造业的基础上,众多新产品也将为新能源、医疗器械、航空航天、节能减排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服务。模具制造业将支撑新兴战略产业的发展,为新一代IT信息技术产业服务的具有传感等功能的精密、超精密模具;为生物产业服务的医疗器械精密超精密模具;为节能环保产业服务的高光无痕及模内装配装饰模具、叠层模具和旋转模具、多色多料注塑模具、多层共挤复合模具、多功能复合高效模具、LED新光源配套模具和高效节能电机矽钢片冲压模具;为新能源产业服务的兆瓦级风力发电机新型浆叶模具和主轴模具及电机模具;为新能源汽车产业服务的塑代钢和轻金属代钢模具、节能型汽车混合动力装置模具、汽车覆盖件热成形模具及多工位自动化冲压模具等智能模具都将受到关联影响。虽然日本的主要制造厂商并未受到灾难性损害,但由于地震导致交通中断,原材料供应受到影响,成品也无法运至机场或港口。由于日本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极其重要,因此供应链危机将在数月内给日本厂商乃至全球厂商带来损失。

最近几十年,日本企业一直向外扩张,把制造基地设在海外,有人认为这是“空心化”。国际模具及五金塑胶产业供应商协会秘书长罗百辉认为,日本向来是以“产业立国”,产业向外转移有以下几个特点。首先,核心技术和利润掌握在自己手上。日本公司的特点是以商业网络为主体,比如几家大型汽车公司,都和中国建立了合资厂,留给中国企业的利润只在组装环节,其他利润最丰厚的如零部件、发动机、高端内部装饰等,牢牢掌控在日本企业手上。日本一直是以“产业立国”,很多合资企业看似生产工厂,实则是在中国布下的销售网络,通过这种方式进入中国市场。而且把中国的品牌也纳入了日本经济的共同体中。比如长虹、海尔等,表面上看是中国的品牌,但显示器等核心零部件都是日本的,留给中国的只是一个牌子。这些都可以从白益民先生着作《三井帝国在行动》、《瞄准日本财团》等可见一斑。

此次地震对日本相关产业的破坏程度有多大?对日本产业经济素有研究的白益民先生认为,要从两方面分析。一方面,在过去30年间,日本的产业扩散在全球各地,GNP(国民生产总值)每年保持百分之十几的增长,单从经济上看,已经在海外打造了一个新的日本。它创造的许多GDP(国内生产总值)被统计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尽管看上去经济增长停滞,但这只是表象。从这个角度来看,本土发生的大地震对日本经济以及重要产业不会造成特别大的影响。另一方面,日本财团构建了“雁行形态”,即以本土企业为雁头,掌握最上游的产品和技术;其次是韩国和台湾地区,主要为日本技术做配套;最后才是大陆地区所扮的“雁尾”角色,为“日本制造”做组装,处于产业链的最下游。从这个角度而言,受地震破坏的日本本土产业,不可避免地要波及到下游,特别是中国大陆的一些工厂。所以综合判断,地震对其国内经济不会有根本性的影响,恢复起来也比较快。

白益民表示,日本是电子产品生产大国,此次地震对全球的电子产业肯定会有较大影响。东芝的一家芯片工厂因地震而停工,和电脑里的CPU不一样,东芝生产的芯片用于更高端的产品,比如手机、闪存、汽车的自动控制系统等。如果代理企业拿不到货,肯定会囤积惜售,对价格的影响要看工厂的破坏程度和恢复进展,如果工厂能够很快恢复运转,价格不会大涨;如果工厂停产一段时间,那么全球芯片价格肯定会涨。其他产业,如钢铁,不会对全球铁矿石市场产生太大影响,因为日本目前已经集中生产高档钢材(如汽车板材),而大量粗钢从中国采购。这次地震可能会影响日本高档汽车板材对中国的出口,而长远看日本地震重建会增加对中国粗钢的进口。

日本除了在很多领域把控着核心技术,也掌握着产业链中利润最丰厚的环节,给大部分全球其他市场的合资厂只留有组装环节的利润,这种“产业立国”的经济模式也是值得中国企业学习的地方。当前需要警惕的是国际对冲基金及资本家通过制造舆论,夸大损失,趁机抽走资金,那将对全球经济的发展都产生严重冲击,如果日本资本被抽走,全球产业关联体都将受到非常大的冲击。

美国现有约7000家模具企业,90%以上为少于50人的小型企业。由于工业化的高度发展,美国模具业早已成为成熟的高技术产业,处于世界前列。美国模具钢已实现标准化生产供应,模具设计制造普遍应用CAD/CAE/CAM技术,加工工艺、检验检测配套了先进设备,大型、复杂、精密、长寿命、高性能模具的发展达到领先水平。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经济面临后工业化时代的大调整、大变革,也面对强大的国际竞争——来自成本压力、时间压力和竞争压力。

德国一向以精湛的加工技艺和出产精密机械、工具而着称,其模具业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特点。对于模具这个内涵复杂的工业领域,经过多年的实践探索,德国模具制造厂商形成了一个共识:即全行业必须协调一致,群策群力,挖掘开发潜力,共同发扬创新精神,共同技术进步,取长补短,发挥好整体优势,才能取得行业的成功。此外,为适应当今新产品快速发展的需求,在德国不仅大公司建立了新的开发中心,而且许多中小企业也都这样做,主动为客户做研发工作。在研究方面德国始终十分活跃,成为其在国际市场上保持不败的重要基础。在激烈竞争中,德国模具行业多年保持住了在国际市场中的强势地位,出口率一直稳定在33%左右。据德国工、模具行业组织——德国机械制造商联合会工模具协会统计,德国有模具企业约5000家,2003年德国模具产值达48亿欧元。其中会员模具企业有90家,这90家骨干模具企业的产值就占德国模具产值的90%。

澳大利亚近年来经济发展较快,而且今后几年还有继续增长的势头。但是作为基础工业的模具制造业,尤其是冲压模具的制造能力赶不上经济发展的需要,为此急需从国外进口冲压模具制造技术和能力,而中国模具业在这方面恰好有较大的优势,市场前景看好。具体分析如下:中国冲压模具企业的技术装备水平高于澳大利亚。目前国内四大汽车冲模企业拥有数控铣床56台,其中大型的35台,高速铣5台(其中主轴转数20000转/分2台)。拥有计算机工作站143台,配备各种软件200套,还有成型分析软件和逆向工程软件8套。大型坐标测量机5台,调试压机30台(1600吨、1400吨、1300吨、800吨、600吨),研配压机16台,吊车多为30吨和15吨,这些远远超过澳大利亚装备水平。

中国有完整的冲模设计制造技术人员和编程人员,有熟练的数控机床操作工人,钳工装配和模具调试人员。中国的劳动工资水平低于澳洲,目前已具备制造轿车冲压模具能力,企业生产能力多在年制造200套至400套大中型冲压模具,而且企业设备负荷不高,完全有能力为澳大利亚制造模具。

澳大利亚汽车模具设计制造所用的软件多为ug、pro-e、catia和euclid,与中国模具企业用的软件基本相同,可以共享,cae分析软件和模拟成型分析软件都有相似之处。这为我们开展中外合作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澳大利亚模具协会、阿德莱德模办、墨尔本模协都对中国模具市场和制造企业寄予很大希望。这将为中国向澳大利亚出口模具创造有利条件。

新加坡是一个只有300万人口的小国,在上世纪80到90年代,政府重视和支持精密模具的发展,出台了很多政策,使模具工业得到快速增长,促进了新加坡经济的快速发展。新加坡拥有各种类型模具以及精密加工相关企业超过1000多家,模具年产值超过45亿人民币,在亚洲模具业中有着相当重要的影响力和作用。模具企业中上市的有10多家。新加坡65%以上企业生产的模具都是为电子相关业配套的,生产的模具不是大型的,但都是高精密、高水平的模具。新加坡模具企业主要集中在半导体框架/封装模具、五金冲压模具、塑胶模具、硅橡胶模具等领域。

据国际模具及五金塑胶产业供应商协会常务秘书长罗百辉分析,日本模具将面临五大课题——缩短交货期、降低制造成本、提高模具质量和精度、劳动力不足以及迎接以上模具大国的挑战。地震使这种情况雪上加霜,日本许多模具厂家都将减缩国外设备投资转移到国内灾后重建工作。未来,日本塑料模具、粉末冶金模具、压铸模具增长具有不确定因素,冲压模具和锻造模具则相对呈减少趋势。

2011年3月11日,日本本州岛附近海域发生9.0级强烈地震并引发海啸,造成重大人员和财产伤亡,我们对此次强震深感痛心并为日本人民祈福,希望日本人民能够早日度过此次劫难。此间国际模具及五金塑胶产业供应商协会常务秘书长罗百辉对深圳模具巨头亿和控股等公司在日本地震中的影响进行综合分析。

据罗百辉了解,亿和公司的OA客户均为日本厂商,2009年前五大客户分别为柯尼卡美能达、富士施乐、佳能、京瓷美达和东芝,其OA的收入占比分别为21.9%、16.0%、13.9%、7.0%、6.2%,前四大客户的主产区均不在重灾区,仅有东芝可能会受部分影响。本次强震对日本的北方工业造成严重冲击,该区域是日本半导体及电子零部件的主要产地,具体而言:岩手县分布许多大型半导体制造厂家、宫城县是电子零件与电子机械的制造基地、仙台市主要为半导体相关产业的MEMS领域、福岛县主要生产单晶硅片和半导体器件,受影响最大的电子厂商主要有东芝和索尼,此外松下、三洋和夏普也受一定影响。据此罗百辉认为,地震对亿和公司直接影响极为有限。原材料供应方面,公司有少部分的钢材和塑胶粒采购于日本,由于相关厂商也不在强震区域,因此几无影响;产品销售方面,由于公司几乎全部的零部件都销往日本客户在中国内地的制造基地,纯粹以内销为主,因此没有直接影响,只有极少部分的模具销往日本,但占比极少,基本可以忽略。

间接影响尚需时间观察。公司销往日本客户的产品零部件部分尚需芯片等电子配件组装成产成品,而本次受强震影响最大的则是芯片等半导体产品,因此不排除在未来一段时间有少数厂商的打印机因芯片等供应短缺而无法完成组装的情况,这也会间接影响公司的销售,但这种情形目前尚未出现。罗百辉分析认为,由于本次地震破坏力巨大,初步估计3个月内难以恢复电子工业的生产,因此间接影响尚需时间观察。由于日本生产条件的自然约束,从长远看,不排除日本客户会加大向中国转移产能尤其是高端产能的速度,而公司将极大得益于产能转移的进度和幅度。

从突发性事件炒作思路来看,地震受益股延续两条线路:一是传统的灾害投机线路;二是核危机线路。前者首先突出的是抗震救灾主题,其中,“航运救灾”概念比较受人关注,因为地震会拖累日本经济的复苏进程,油运和集装箱运输受到的负面影响与分歧较多,而干散货市场因为替代性需求而短期可能受益,个股如中国远洋、招商轮船、中远航运等。这一类细分题材在于短线把握其交投机会。另外,由于日本钢厂主要布局在沿海,受地震影响,多家钢厂被迫停产,预计将导致钢材价格上涨,中国钢材价格目前全球最低,可中线关注钢铁板块的机会。此外,“半导体及芯片”主题和“OA家电及其零部件”主题也应关注。重灾区岩手县聚集着许多大型半导体制造厂家,地震对这些厂家的产能影响严重,国内相关企业机会将凸显。对这一主题可进行中线的把握,个股如华微电子、长电科技、超声电子、康强电子等。同理,可以中线关注家电相关板块的中线机会,个股有彩虹股份、华阳科技等。在核危机线路中,我们首先应关注的是核安全主题,它又分为多个细分概念。如“抗辐射”题材,个股如昌红科技、汉威电子、际华集团、凯诺科技等。此次事件发生后,不排除其他新能源获得资金关注,如太阳能及其风能概念股,如:金风科技、乐山电力、南玻A等。

此次地震对日本相关产业的破坏程度有多大?对日本产业经济素有研究的白益民先生认为,要从两方面分析。一方面,在过去30年间,日本的产业扩散在全球各地,GNP(国民生产总值)每年保持百分之十几的增长,单从经济上看,已经在海外打造了一个新的日本。它创造的许多GDP(国内生产总值)被统计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尽管看上去经济增长停滞,但这只是表象。从这个角度来看,本土发生的大地震对日本经济以及重要产业不会造成特别大的影响。另一方面,日本财团构建了“雁行形态”,即以本土企业为雁头,掌握最上游的产品和技术;其次是韩国和台湾地区,主要为日本技术做配套;最后才是大陆地区所扮的“雁尾”角色,为“日本制造”做组装,处于产业链的最下游。从这个角度而言,受地震破坏的日本本土产业,不可避免地要波及到下游,特别是中国大陆的一些工厂。所以综合判断,地震对其国内经济不会有根本性的影响,恢复起来也比较快。

白益民表示,日本是电子产品生产大国,此次地震对全球的电子产业肯定会有较大影响。东芝的一家芯片工厂因地震而停工,和电脑里的CPU不一样,东芝生产的芯片用于更高端的产品,比如手机、闪存、汽车的自动控制系统等。如果代理企业拿不到货,肯定会囤积惜售,对价格的影响要看工厂的破坏程度和恢复进展,如果工厂能够很快恢复运转,价格不会大涨;如果工厂停产一段时间,那么全球芯片价格肯定会涨。其他产业,如钢铁,不会对全球铁矿石市场产生太大影响,因为日本目前已经集中生产高档钢材(如汽车板材),而大量粗钢从中国采购。这次地震可能会影响日本高档汽车板材对中国的出口,而长远看日本地震重建会增加对中国粗钢的进口。日本除了在很多领域把控着核心技术,也掌握着产业链中利润最丰厚的环节,给大部分全球其他市场的合资厂只留有组装环节的利润,这种“产业立国”的经济模式也是值得中国企业学习的地方。当前需要警惕的是国际对冲基金及资本家通过制造舆论,夸大损失,趁机抽走资金,那将对全球经济的发展都产生严重冲击,如果日本资本被抽走,全球产业关联体都将受到非常大的冲击。

美国现有约7000家模具企业,90%以上为少于50人的小型企业。由于工业化的高度发展,美国模具业早已成为成熟的高技术产业,处于世界前列。美国模具钢已实现标准化生产供应,模具设计制造普遍应用CAD/CAE/CAM技术,加工工艺、检验检测配套了先进设备,大型、复杂、精密、长寿命、高性能模具的发展达到领先水平。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经济面临后工业化时代的大调整、大变革,也面对强大的国际竞争——来自成本压力、时间压力和竞争压力。

德国一向以精湛的加工技艺和出产精密机械、工具而着称,其模具业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特点。对于模具这个内涵复杂的工业领域,经过多年的实践探索,德国模具制造厂商形成了一个共识:即全行业必须协调一致,群策群力,挖掘开发潜力,共同发扬创新精神,共同技术进步,取长补短,发挥好整体优势,才能取得行业的成功。此外,为适应当今新产品快速发展的需求,在德国不仅大公司建立了新的开发中心,而且许多中小企业也都这样做,主动为客户做研发工作。在研究方面德国始终十分活跃,成为其在国际市场上保持不败的重要基础。在激烈竞争中,德国模具行业多年保持住了在国际市场中的强势地位,出口率一直稳定在33%左右。据德国工、模具行业组织——德国机械制造商联合会工模具协会统计,德国有模具企业约5000家,2003年德国模具产值达48亿欧元。其中会员模具企业有90家,这90家骨干模具企业的产值就占德国模具产值的90%。

澳大利亚近年来经济发展较快,而且今后几年还有继续增长的势头。但是作为基础工业的模具制造业,尤其是冲压模具的制造能力赶不上经济发展的需要,为此急需从国外进口冲压模具制造技术和能力,而中国模具业在这方面恰好有较大的优势,市场前景看好。具体分析如下:中国冲压模具企业的技术装备水平高于澳大利亚。目前国内四大汽车冲模企业拥有数控铣床56台,其中大型的35台,高速铣5台(其中主轴转数20000转/分2台)。拥有计算机工作站143台,配备各种软件200套,还有成型分析软件和逆向工程软件8套。大型坐标测量机5台,调试压机30台(1600吨、1400吨、1300吨、800吨、600吨),研配压机16台,吊车多为30吨和15吨,这些远远超过澳大利亚装备水平。

中国有完整的冲模设计制造技术人员和编程人员,有熟练的数控机床操作工人,钳工装配和模具调试人员。中国的劳动工资水平低于澳洲,目前已具备制造轿车冲压模具能力,企业生产能力多在年制造200套至400套大中型冲压模具,而且企业设备负荷不高,完全有能力为澳大利亚制造模具。

澳大利亚汽车模具设计制造所用的软件多为ug、pro-e、catia和euclid,与中国模具企业用的软件基本相同,可以共享,cae分析软件和模拟成型分析软件都有相似之处。这为我们开展中外合作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澳大利亚模具协会、阿德莱德模办、墨尔本模协都对中国模具市场和制造企业寄予很大希望。这将为中国向澳大利亚出口模具创造有利条件。

新加坡是一个只有300万人口的小国,在上世纪80到90年代,政府重视和支持精密模具的发展,出台了很多政策,使模具工业得到快速增长,促进了新加坡经济的快速发展。新加坡拥有各种类型模具以及精密加工相关企业超过1000多家,模具年产值超过45亿人民币,在亚洲模具业中有着相当重要的影响力和作用。模具企业中上市的有10多家。新加坡65%以上企业生产的模具都是为电子相关业配套的,生产的模具不是大型的,但都是高精密、高水平的模具。新加坡模具企业主要集中在半导体框架/封装模具、五金冲压模具、塑胶模具、硅橡胶模具等领域。据国际模具及五金塑胶产业供应商协会常务秘书长罗百辉分析,日本模具将面临五大课题——缩短交货期、降低制造成本、提高模具质量和精度、劳动力不足以及迎接以上模具大国的挑战。地震使这种情况雪上加霜,日本许多模具厂家都将减缩国外设备投资转移到国内灾后重建工作。未来,日本塑料模具、粉末冶金模具、压铸模具增长具有不确定因素,冲压模具和锻造模具则相对呈减少趋势。

2011年3月11日,日本本州岛附近海域发生9.0级强烈地震并引发海啸,造成重大人员和财产伤亡,我们对此次强震深感痛心并为日本人民祈福,希望日本人民能够早日度过此次劫难。此间国际模具及五金塑胶产业供应商协会常务秘书长罗百辉对深圳模具巨头亿和控股等公司在日本地震中的影响进行综合分析。

据罗百辉了解,亿和公司的OA客户均为日本厂商,2009年前五大客户分别为柯尼卡美能达、富士施乐、佳能、京瓷美达和东芝,其OA的收入占比分别为21.9%、16.0%、13.9%、7.0%、6.2%,前四大客户的主产区均不在重灾区,仅有东芝可能会受部分影响。本次强震对日本的北方工业造成严重冲击,该区域是日本半导体及电子零部件的主要产地,具体而言:岩手县分布许多大型半导体制造厂家、宫城县是电子零件与电子机械的制造基地、仙台市主要为半导体相关产业的MEMS领域、福岛县主要生产单晶硅片和半导体器件,受影响最大的电子厂商主要有东芝和索尼,此外松下、三洋和夏普也受一定影响。据此罗百辉认为,地震对亿和公司直接影响极为有限。原材料供应方面,公司有少部分的钢材和塑胶粒采购于日本,由于相关厂商也不在强震区域,因此几无影响;产品销售方面,由于公司几乎全部的零部件都销往日本客户在中国内地的制造基地,纯粹以内销为主,因此没有直接影响,只有极少部分的模具销往日本,但占比极少,基本可以忽略。

间接影响尚需时间观察。公司销往日本客户的产品零部件部分尚需芯片等电子配件组装成产成品,而本次受强震影响最大的则是芯片等半导体产品,因此不排除在未来一段时间有少数厂商的打印机因芯片等供应短缺而无法完成组装的情况,这也会间接影响公司的销售,但这种情形目前尚未出现。罗百辉分析认为,由于本次地震破坏力巨大,初步估计3个月内难以恢复电子工业的生产,因此间接影响尚需时间观察。由于日本生产条件的自然约束,从长远看,不排除日本客户会加大向中国转移产能尤其是高端产能的速度,而公司将极大得益于产能转移的进度和幅度。

从突发性事件炒作思路来看,地震受益股延续两条线路:一是传统的灾害投机线路;二是核危机线路。前者首先突出的是抗震救灾主题,其中,“航运救灾”概念比较受人关注,因为地震会拖累日本经济的复苏进程,油运和集装箱运输受到的负面影响与分歧较多,而干散货市场因为替代性需求而短期可能受益,个股如中国远洋、招商轮船、中远航运等。这一类细分题材在于短线把握其交投机会。另外,由于日本钢厂主要布局在沿海,受地震影响,多家钢厂被迫停产,预计将导致钢材价格上涨,中国钢材价格目前全球最低,可中线关注钢铁板块的机会。此外,“半导体及芯片”主题和“OA家电及其零部件”主题也应关注。重灾区岩手县聚集着许多大型半导体制造厂家,地震对这些厂家的产能影响严重,国内相关企业机会将凸显。对这一主题可进行中线的把握,个股如华微电子、长电科技、超声电子、康强电子等。同理,可以中线关注家电相关板块的中线机会,个股有彩虹股份、华阳科技等。在核危机线路中,我们首先应关注的是核安全主题,它又分为多个细分概念。如“抗辐射”题材,个股如昌红科技、汉威电子、际华集团、凯诺科技等。此次事件发生后,不排除其他新能源获得资金关注,如太阳能及其风能概念股,如:金风科技、乐山电力、南玻A等。澳大利亚近年来经济发展较快,而且今后几年还有继续增长的势头。但是作为基础工业的模具制造业,尤其是冲压模具的制造能力赶不上经济发展的需要,为此急需从国外进口冲压模具制造技术和能力,而中国模具业在这方面恰好有较大的优势,市场前景看好。具体分析如下:中国冲压模具企业的技术装备水平高于澳大利亚。目前国内四大汽车冲模企业拥有数控铣床56台,其中大型的35台,高速铣5台(其中主轴转数20000转/分2台)。拥有计算机工作站143台,配备各种软件200套,还有成型分析软件和逆向工程软件8套。大型坐标测量机5台,调试压机30台(1600吨、1400吨、1300吨、800吨、600吨),研配压机16台,吊车多为30吨和15吨,这些远远超过澳大利亚装备水平。

中国有完整的冲模设计制造技术人员和编程人员,有熟练的数控机床操作工人,钳工装配和模具调试人员。中国的劳动工资水平低于澳洲,目前已具备制造轿车冲压模具能力,企业生产能力多在年制造200套至400套大中型冲压模具,而且企业设备负荷不高,完全有能力为澳大利亚制造模具。

澳大利亚汽车模具设计制造所用的软件多为ug、pro-e、catia和euclid,与中国模具企业用的软件基本相同,可以共享,cae分析软件和模拟成型分析软件都有相似之处。这为我们开展中外合作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澳大利亚模具协会、阿德莱德模办、墨尔本模协都对中国模具市场和制造企业寄予很大希望。这将为中国向澳大利亚出口模具创造有利条件。

新加坡是一个只有300万人口的小国,在上世纪80到90年代,政府重视和支持精密模具的发展,出台了很多政策,使模具工业得到快速增长,促进了新加坡经济的快速发展。新加坡拥有各种类型模具以及精密加工相关企业超过1000多家,模具年产值超过45亿人民币,在亚洲模具业中有着相当重要的影响力和作用。模具企业中上市的有10多家。新加坡65%以上企业生产的模具都是为电子相关业配套的,生产的模具不是大型的,但都是高精密、高水平的模具。新加坡模具企业主要集中在半导体框架/封装模具、五金冲压模具、塑胶模具、硅橡胶模具等领域。

据国际模具及五金塑胶产业供应商协会常务秘书长罗百辉分析,日本模具将面临五大课题——缩短交货期、降低制造成本、提高模具质量和精度、劳动力不足以及迎接以上模具大国的挑战。地震使这种情况雪上加霜,日本许多模具厂家都将减缩国外设备投资转移到国内灾后重建工作。未来,日本塑料模具、粉末冶金模具、压铸模具增长具有不确定因素,冲压模具和锻造模具则相对呈减少趋势。

2011年3月11日,日本本州岛附近海域发生9.0级强烈地震并引发海啸,造成重大人员和财产伤亡,我们对此次强震深感痛心并为日本人民祈福,希望日本人民能够早日度过此次劫难。此间国际模具及五金塑胶产业供应商协会常务秘书长罗百辉对深圳模具巨头亿和控股等公司在日本地震中的影响进行综合分析。

据罗百辉了解,亿和公司的OA客户均为日本厂商,2009年前五大客户分别为柯尼卡美能达、富士施乐、佳能、京瓷美达和东芝,其OA的收入占比分别为21.9%、16.0%、13.9%、7.0%、6.2%,前四大客户的主产区均不在重灾区,仅有东芝可能会受部分影响。本次强震对日本的北方工业造成严重冲击,该区域是日本半导体及电子零部件的主要产地,具体而言:岩手县分布许多大型半导体制造厂家、宫城县是电子零件与电子机械的制造基地、仙台市主要为半导体相关产业的MEMS领域、福岛县主要生产单晶硅片和半导体器件,受影响最大的电子厂商主要有东芝和索尼,此外松下、三洋和夏普也受一定影响。据此罗百辉认为,地震对亿和公司直接影响极为有限。原材料供应方面,公司有少部分的钢材和塑胶粒采购于日本,由于相关厂商也不在强震区域,因此几无影响;产品销售方面,由于公司几乎全部的零部件都销往日本客户在中国内地的制造基地,纯粹以内销为主,因此没有直接影响,只有极少部分的模具销往日本,但占比极少,基本可以忽略。

间接影响尚需时间观察。公司销往日本客户的产品零部件部分尚需芯片等电子配件组装成产成品,而本次受强震影响最大的则是芯片等半导体产品,因此不排除在未来一段时间有少数厂商的打印机因芯片等供应短缺而无法完成组装的情况,这也会间接影响公司的销售,但这种情形目前尚未出现。罗百辉分析认为,由于本次地震破坏力巨大,初步估计3个月内难以恢复电子工业的生产,因此间接影响尚需时间观察。由于日本生产条件的自然约束,从长远看,不排除日本客户会加大向中国转移产能尤其是高端产能的速度,而公司将极大得益于产能转移的进度和幅度。

从突发性事件炒作思路来看,地震受益股延续两条线路:一是传统的灾害投机线路;二是核危机线路。前者首先突出的是抗震救灾主题,其中,“航运救灾”概念比较受人关注,因为地震会拖累日本经济的复苏进程,油运和集装箱运输受到的负面影响与分歧较多,而干散货市场因为替代性需求而短期可能受益,个股如中国远洋、招商轮船、中远航运等。这一类细分题材在于短线把握其交投机会。另外,由于日本钢厂主要布局在沿海,受地震影响,多家钢厂被迫停产,预计将导致钢材价格上涨,中国钢材价格目前全球最低,可中线关注钢铁板块的机会。此外,“半导体及芯片”主题和“OA家电及其零部件”主题也应关注。重灾区岩手县聚集着许多大型半导体制造厂家,地震对这些厂家的产能影响严重,国内相关企业机会将凸显。对这一主题可进行中线的把握,个股如华微电子、长电科技、超声电子、康强电子等。同理,可以中线关注家电相关板块的中线机会,个股有彩虹股份、华阳科技等。在核危机线路中,我们首先应关注的是核安全主题,它又分为多个细分概念。如“抗辐射”题材,个股如昌红科技、汉威电子、际华集团、凯诺科技等。此次事件发生后,不排除其他新能源获得资金关注,如太阳能及其风能概念股,如:金风科技、乐山电力、南玻A等。

据罗百辉了解,亿和公司的OA客户均为日本厂商,2009年前五大客户分别为柯尼卡美能达、富士施乐、佳能、京瓷美达和东芝,其OA的收入占比分别为21.9%、16.0%、13.9%、7.0%、6.2%,前四大客户的主产区均不在重灾区,仅有东芝可能会受部分影响。本次强震对日本的北方工业造成严重冲击,该区域是日本半导体及电子零部件的主要产地,具体而言:岩手县分布许多大型半导体制造厂家、宫城县是电子零件与电子机械的制造基地、仙台市主要为半导体相关产业的MEMS领域、福岛县主要生产单晶硅片和半导体器件,受影响最大的电子厂商主要有东芝和索尼,此外松下、三洋和夏普也受一定影响。据此罗百辉认为,地震对亿和公司直接影响极为有限。原材料供应方面,公司有少部分的钢材和塑胶粒采购于日本,由于相关厂商也不在强震区域,因此几无影响;产品销售方面,由于公司几乎全部的零部件都销往日本客户在中国内地的制造基地,纯粹以内销为主,因此没有直接影响,只有极少部分的模具销往日本,但占比极少,基本可以忽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