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整合失效 山西焦化欲借力期货

焦炭王国在山西,中国焦炭产业的短板同样也在山西。  以2010年数据为例,当年我国共计生产焦炭3.88亿吨,同比增长9.1%;其中山西省焦炭产量为8476.3万吨,同比增长11.1%,产量约占全国比重的21.87%,但是,该省焦炭产能释放率为52%左右。这也意味,高达48%的山西焦炭产能处于资源闲置状态。  “出身煤炭企业的任润厚副省长最近专门召开山西省焦化行业联合重组会议,广泛听取专家和企业的意见,我们计划借力焦炭期货的推出,切实融入焦炭期货,进而借助重塑行业定价权在山西的契机,力争到2011年底,通过兼并重组等手段,使得省内独立焦化企业保留150户左右,进一步提高产业集中度。”山西省经信委能源处一位官员表示,焦炭期货成功上市,正在为山西省重整焦化工业话语权带来新的希望。  焦炭王国之虞  据统计,山西焦化产业布局分散,该省227户焦化企业,分布在60余个县区内;产业集中度低,户均产能不到70万吨;产业技术水平低,炭化室高度4.3米及以下的焦炉占总产能的75.28%;资源综合利用水平不高,焦炉煤气多数用来制造化肥和发电等初级加工上,化产精深加工尚未形成规模。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早在焦炭期货尚未形成动议之前,山西省政府对焦化工业企业就萌生了大力整合重组的思路。  但是,焦化工业作为山西省最主要的传统支柱产业之一,长期吸引了大量的民间资本沉淀其间,省政府整合令下,通过行政手段予以强制约束、企图收缩战线的功效并不明显。  3月初,山西省副省长任润厚在主持研究山西省焦化行业联合重组会议时,就坦陈,长期以来,焦化工业企业不仅仅形成了粗放式发展积累的产业布局分散、产能过剩、行业集中度低、产业链条短、产品附加值不高等问题突出,而且政府通过行政手段强制推进焦化行业联合重组的作用并不明显。这时候,如何通过其他手段来加快淘汰落后产能,提高产业集中度和产业水平,对山西省而言,已经显得十分重要而紧迫。  实质上,近年来,山西省在焦化工业产能整合方面,一直因为找不到强有力的抓手,而屡屡陷入被动局面。  来自该省经信委的信息显示,2011年初,该委明确提出,要让焦化企业通过产能置换、兼并重组等方式,上马一批引领焦化行业先进水平的大型焦化项目,逐年建设500万吨、1000万吨的特大型企业。另一方面,希望在此基础上,通过政策、市场等措施来逐步兼并剩余的焦化工业企业,实现产业集聚,提高行业集中度。同时,通过煤炭、钢铁、化工、机械等上下游相关企业与焦化企业进行联合重组,提升焦企抗风险能力。  山西大学商学院名誉院长容和平也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依靠原煤生产的单一、特殊的产业结构,虽然为山西赢得了过去60年的辉煌,也埋下了今天面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捉襟见肘的祸根。”容和平说,无论原煤,还是焦炭,山西省在实施产能引导和约束过程中,除了强制性的行政命令,仍然缺乏市场化且行之有效的手段。  “政府希望只保留150家,那么剩余的七八十家怎么办?”山西省一家在2010年曾公开拒绝工信部要求强制关闭落后焦化产能的企业人士就表示,政府一方面在要求强制性关闭,另一方面,又在不断鼓励上马年产500万吨甚至1000万吨的大企业,试问,山西省焦化产能闲置率目前已经高达48%,一味的行政手段,对整合区域焦化资源、实现行业良性发展有效吗?  当地企业界人士认为,山西省在焦化工业产能整合方面,最大的短板在于缺少市场化的整合手段,而一味的官方引导,已经使得该省焦化工业在2009年国家全面收紧焦炭产品出口管制政策之后,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  借力期货之道  就在山西省内对如何通过市场化手段引导区域内焦炭企业优胜劣汰的焦虑时刻,焦炭期货于2011年3月正式获得证监会批复同意上市。  山西安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贺喜斌表示,对于焦炭生产商,以及有自己焦炭生产的钢厂来说,如果焦煤期货能够上市,将为大家锁定原料远期成本,起到平稳焦炭、钢材市场起到关键作用。在他看来,政府强制性手段化解不了的问题,通过焦炭期货,却可以找到答案。  贺喜斌分析称,过去焦炭企业面对的现货市场价格的波动,基本上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去规避,只能靠自己对市场短期变动方向的一个判断,在短时间内进行一些主动性应对措施,如短期判断市场要涨,主动缩短一下定价的时间,反之依然。换个角度,这一定价策略也是大企业和小企业毫无区别,大家都是完全跟着感觉走,无从实现优胜劣汰。

正处于亏损中的山西焦化行业整合再次提速。
5月4日,山西省多家焦化企业在孝义市签署兼并重组协议,涉及焦炭年产能557万吨。据记者了解,《山西省焦化行业兼并重组实施方案》也于五月初正式公布。
3年前一级焦炭平均价格为3100元/吨左右,现在跌到1900元/吨,而这几年来焦煤原料的价格一直在上涨,现在每炼一吨都亏损过百元。5月9日,山西一位焦化人士告诉记者,根据省里的要求,山西焦化行业兼并重组将在两年内基本完成。
在5月4日的签约仪式上,山西潞安集团、阳光焦化集团等企业成为兼并重组主体。根据山西省政府的要求,此次兼并重组的主体为200万吨级独立常规焦化企业、钢铁企业和符合相关标准的煤炭企业。
目前山西焦炭产能约1.6亿吨,占据全国21.87%产量、88.03%出口量的山西焦炭业整合,或如同其煤改一样,将成为中国7000亿市场规模的焦炭资源整合样本。
山西焦炭在全国居重要地位。但也存在产能过剩、企业经营困难、产业集中度低等问题。焦化行业必须实施兼并重组走集约化、循环化和高端化的路径。山西省副省长任润厚说。任润厚原为山西潞安集团董事长,在煤焦领域积聚丰富工作经验。
山西此次省内焦化资源整合行动颇为迅捷。2011年3月,山西省出台《焦化行业兼并重组指导意见》,意在将危机重重的山西焦化行业拖出泥潭;当年11月,《意见》已然定稿;到目前《实施方案》发布,历时不过一年。
根据《实施方案》要求,从2012年到2015年,山西将淘汰焦炭落后产能4000万吨以上,总产能不再增加。独立焦化企业数量从160户减少到40户左右,企业户均年产能从70万吨提高到300万吨,全省前15位焦化企业的产能占全省动态控制产能比例达到70%以上。
接近山西经信委一位人士透露,山西省内通过市场手段兼并重组的焦化企业已超过90家。但他同时认为,山西省内的焦化产业整合与煤炭整合不同,大部分的产能掌握在民企的手上,排名靠前的民企会成为整合主力,但资金是他们兼并重组最重要的障碍。

摘要:   2013年基本完成兼并重组,2015年前淘汰落后产能4000万吨
  继煤炭资源整合和企业兼并重组完成后,山西省再度拉开对传统支柱产业的改造提升。5月4日,山西省政府公布《山西省焦化行业兼并重组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全面推进焦化行业兼并重组。由于山西的焦炭产量最高时分别占到全国的40%和全球的18%,出口量占全国出口总量80%和全球焦炭市场交易量48%,因此备受市场瞩目。
  据悉,
此次兼并重组的主体为200万吨级(产能不低于180万吨)独立常规焦化企业、钢铁企业和符合相关标准的煤炭企业。今后4年内,山西将淘汰焦炭落后产能4000万吨以上,总产能不再增加。独立焦化企业数量从160户减少到40户左右,独立常规机焦企业户均产能从70万吨提高到300万吨,全省前15位焦化企业产能占全省动态控制产能比例达到70%以上。
  压缩当前1/4产能
  根据此前公布的《山西省焦化行业兼并重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整合的首要目标是控制山西省焦炭总产量。“十二五”期间,山西省将不再批准单纯扩大产能的焦化项目。到2015
年底实际产能动态控制在1.2
亿吨,淘汰落后产能4000万吨,约占当前产能的25%。山西省目前焦炭总产能为1.6亿吨。
  2011年,山西省焦炭产量达9048万吨,同比增长8%,创下金融危机以来的新高。即便如此,行业开工率仍不足六成。并且,尽管其焦炭产量持续大幅增加,占全国总产量的比重却连续12年下降。据统计,从1998年到2011年,山西的焦炭产量从5701万吨上升至9048万吨,占全国总产量的比重从44%下降到21%,已减少23个百分点。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周边河北、山东、河南、陕西、内蒙古等五省区焦炭产量所占比重不断上升,从1998年的15%到2009年的35%,10年增加了20个百分点。2011年,紧随山西省产量之后的河北、山东和河南三省区已经占到全国产量比重的30%。这意味着,山西省的焦炭市场份额不但严重萎缩,山西省的焦炭产量也离顶点不远了。
  中信证券表示,2015年底山西省160户独立焦化企业要减少至40
户左右,即意味着3/4的企业将在未来4年内“关、停、并、转”。
  山西省副省长任润厚在4月初召开的全省经信委工作会议上表示,山西省政府决心用两年的时间彻底改变焦化行业生产经营粗放、只焦不化、附加值低、污染严重的现状。兼并重组工作将于2013年基本完成。
  据山西省经信委主任胡玉亭在会上介绍,自2011年《意见》正式下发至今,已有38户企业兼并重组了83户焦化企业,涉及产能5150万吨。
  5月4日《方案》公布当时,山西省还有多家焦化企业同步签署了兼并重组协议,涉及焦炭年产能557万吨。
  方案并非“一刀切”
  任润厚强调,要通过兼并重组工作推动焦化行业由“以焦为主”向“焦化并举、上下联产”转变,实现清洁化、高端化、集约化、规模化发展,优化行业结构,提高产业集中度,培养一批具有竞争优势的企业和企业集团。
  据悉,山西省将打造4个1000万吨级的焦化园区,3个1000万吨级和10个500万吨级特大型企业。
  《方案》公布之前,胡玉亭曾坦承,《意见》在实际操作中遇到了一些现实问题,经信委为此抽调专人组成了工作班子,研究设计商业模式和保障机制。
  据介绍,根据政府、园区、企业在兼并重组中不同的职责任务,山西省选择了三个层次的试点模式,为兼并重组提供多样化的实施途径,借以实现焦化行业产业集聚和上下联产的目的。
  县域示范模式:选择了介休市作为焦化行业区域性兼并重组试点。据报道,在焦化企业相对不集中的情况下,该市在园区规划,完善公共基础设施,协调企业进行污水集中处理,安排化产集中加工等工作中,已有较为系统的考虑。
  园区示范模式:选择了孝义市梧桐工业园为示范点,重在研究特大型园区如何科学规划与具体落实的问题。据悉,孝义市计划将现有焦化产能整合成3户特大型集团入驻梧桐工业园区,其在园区规划、项目建设、环境容量、公共设施、分工协作等方面的探索,将为山西省其他的特大型园区规划和建设,起到可行的借鉴作用。
  企业示范模式:选择了煤焦化联合重组的潞安模式、钢焦联合重组的立恒模式、煤焦联合重组的陆合模式、焦与化联合重组的阳光模式、焦与焦联合重组关小上大的金岩模式以及焦与焦联合重组采用股份制方式的万鑫达模式等六类模式,以期通过这些模式探索有实力的企业整合周边焦化企业。
  去年《意见》出台时,山西省经信委有关人士已经透露,与煤炭行业兼并重组有所不同的是,焦化行业重组并非疾风骤雨,而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实施效果有待观察
  2009年以来,山西焦炭价格和出口形势一直呈下降趋势。据悉,今年一季度山西焦炭产量下降3.8%,价格下跌30—50元/吨。山西焦化的一季报也显示,公司盈利814.07万元,同比下降90.6%。报告称业绩下降主要系产品销量减少、价格回落所致。
  由于《方案》意在提高产业集中度,不少分析人士对其出台寄予厚望。他们认为,赶在市场走下坡路之时实施兼并重组,是比较好的时机。一方面,山西省政府对焦炭行业的重视和整合力度较大。另一方面,目前焦化企业普遍亏损150—250元/吨,整合后将有大型煤矿介入,焦化企业的原煤成本和资金压力会大幅减少,无疑是利好消息。
  但联合金属网分析师穆文鑫向本报记者表示,对《方案》是否足以重振山西焦炭行业前景,业内意见并不完全一致。
  据悉,有几家钢厂负责人表示,山西焦化企业亏损不在于规模大小,而在于近几年的技术创新不够和各种税收费用过高。2008年以前的山西省焦化企业,自身竞争力和盈利能力都较强。只是随着金融危机来临和市场变革,山西省焦化企业未能把握住自身资源优势和质量优势,再加上河北、山东、内蒙古等地焦炭自身产能大增,以致陷入困境。对此次实施方案能否凑效,他们持保留态度。
  穆文鑫认为,要改变目前的经营情况并实现扭亏为盈。一方面需要降低采购焦煤成本,实现较低廉配焦煤,另一方面需要提高技术,以不断满足高炉大型化对焦炭高质量的目标,再有减少中间环节费用、并实现经营创新,以确保在各省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
  据介绍,世界上最大的焦炭生产企业安赛乐·米塔尔公司,炼焦产能4700万吨,占世界总产量的近8%。中国虽为全球最大焦炭生产基地,却只有两家进入全球前十的排名,且这两家均属钢厂附属焦化企业,以山西为代表的独立焦化企业还未进入其内。
(中国混凝土与水泥制品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