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称2011年底中国财政政策或将转向稳健

安邦在上一期每日金融的分析专栏《中国财政政策应适时转向稳健》中谈到,“目前,中国实行‘宽财政’的结果基本上就是会导致政府主导的投资扩张,但财政资源的投放必然推动众多大项目上马,这种信贷扩张将会使货币政策欲紧而不能,因此,对中国而言,最适合的组合可能是在坚持稳健货币政策的前提下,将财政政策也转向稳健。”  而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日前也提到了同样的问题。贾康表示,“目前我国虽然继续采用积极财政政策,但并没有在积极上面再加码,并且今年仅仅维持9000亿元的财政赤字安排。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这一财政计划与日后的扩张政策淡出相衔接。”  贾康分析表示,尽管今年我国宏观政策基调定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但随着赤字的逐年减少,目前的财政政策已包含淡出安排。当积极财政政策到达一定时点时,官方会明确表态财政政策转型,2011年底财政政策有望由积极转为稳健。  贾康还举例指出,“2003年成功抵御非典之后,整个国民经济运行走出了‘七上八下’的区间,年均GDP增长突破10%。从2004年初实行积极财政政策开始一直到2004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才正式宣布财政政策将转为稳健。而目前我国所走的道路显然是在重复亚洲金融危机后我国财政政策的演变轨迹。”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日前在上海出席“上证·首届全球基金峰会”时表示,虽然我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采取一紧一松的搭配,但目前的财政政策已经包含淡出安排,2011年底财政政策将可能由积极转向稳健。

贾康指出,后危机时代,中国以外的诸多经济体将经历较漫长而曲折的复苏过程,然而,现阶段中国面对的最主要矛盾是日益高企的通胀压力。为此,中国宏观政策从原来双松模式转变为现在的一紧一松搭配。“虽然继续采用积极的财政政策,但并没有在积极上面再加码,今年仍然维持9000亿元的财政安排。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这一财政计划与日后的扩张政策淡出相衔接。”他说。

展望未来宏观政策时,贾康表示,目前的财政政策已经包含了淡出的安排,可以预见的是,当积极财政政策到达一定时点时,官方会明确表态财政政策转型。他举例,“2003年成功抵御非典之后,整个国民经济运行走出了‘七上八下’的区间,年均GDP增长突破10%。从2004年初实行积极财政政策开始一直到2004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才正式宣布财政政策将转为稳健。而目前我国所走的道路显然是在重复亚洲金融危机后我国财政政策的演变轨迹。”

贾康指出,我国财政政策转变将更侧重结构优化。结构优化的重点是围绕“十二五”期间加快生产方式转变和改善民生来进行,这就需要在加大投入的同时配合机制创新及转变。

他介绍,首先是结构性减税。“十二五”期间结构性减税中最主要的是增值税扩围,减少第三产业重复征税,鼓励第三产业发展,配合我国扩大内需,提升消费和整个产业结构的升级换代。

其次是个人所得税调整,他指出要“有减有增”:一是减少低收入群体的赋税,二是用分项和综合累积计税相结合的模式来提高高收入群体的税赋。

此外财产税的引入是不可避免的,财产税制度第一个需要完善的地方就是房地产税。“如此一来,将实质性地增加地方财税来源,还将促进更多中小户型的需求,长期来看,也有利于优化收入再分配制度。”贾康表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