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任性”回笼逾万亿 今年春节可能不差钱

货币市场迎来了年内的资金高峰,4月份,公开市场到期资金量达9110亿。这一充裕的流动性条件,致使央行加大了回笼力度。在12日例行的公开市场操作中,央行发行了650亿元1年期央票,同时进行1400亿元28天正回购操作,单日回笼力度为年内最高。同时,1400亿元的正回购量也创了15个月的新高。  但是,这一年内最大的单日回笼举动,没有太多地影响货币市场的资金面,货币市场利率继续稳步回落。而这主要是因为近期异常宽松的流动性局面,同时也正是央行此次加大资金回笼力度的原因。  数据显示,4月份,公开市场到期资金量高达9110亿元,为年内最高点。5、6月份的流动性也颇为充裕,公开市场到期资金量分别为4760亿元和5180亿元。不过,流动性压力在下半年将得到有效缓解,7-12月的到期资金急剧降低到1610亿元、1190亿元、1810亿元、1050亿元、950亿元和50亿元的水平。而在公开市场到期资金迎来最高峰的同时,4月份,资本流入持续扩大的迹象也愈发明显,平安证券则预计4月份的外汇占款将超过4000亿元。这一流动性条件,使得分析师的调准预期颇为一致,即充裕的流动性将导致央行本周末或下周末再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6月最后一个工作日,央行逆回购继续停做,全周零操作。不过,6月份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渠道依然净投放资金上千亿元,连续第三个月实施净投放,整个二季度净投放接近8000亿元。

月末时点上,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继续停做,过去6日央行流动性工具密集到期已回笼逾万亿元,但有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CRA)和月末财政支出力挺,市场资金面仍呈现均衡偏松态势,银行间回购利率多数下行。在多因素影响下,1月份流动性形势总体较好,随着春运正式启动,春节前现金投放压力将加大,对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影响也将显现。不过,分析人士认为,央行系列安排特别是CRA的启动可极大降低春节前后流动性波动风险,对“滚隔夜”的限制亦有助于提升货币市场稳定性,再现类似上年末的极端结构性紧张的概率较小。连续回笼逾万亿1月31日,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继续停做,当日到期的2100亿元央行逆回购实现自然净回笼。近段时间,存量央行流动性工具密集到期,但央行逐渐降低了操作力度直至连续暂停操作,通过逆回购和中期借贷便利到期实施净回笼。自1月25日起,央行已连续5日未开展公开市场操作;自1月24日起,连续6日实施流动性净回笼,累计净回笼10370亿元。虽然央行曾于1月中旬实施净投放逾万亿,但因月初和月末净回笼力度也不小,整个1月份央行公开市场操作以净回笼6815亿元收场,单月净回笼规模为2016年4月以来最大。进一步统计显示,这也是2014年以来,央行首次在1月份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实施流动性净回笼。净回笼规模大,且有违“季节性规律”,这两项特征进一步说明1月份流动性状态不错。业内人士认为,今年1月份,央行打破多年的“惯例”,实施了较大规模的净回笼,恰好说明短期金融机构“不差钱”,有必要引导流动性总量向中性适度水平收敛。1月份,除了月中缴税带来些许扰动之外,货币市场流动性总体保持较充裕水平,货币市场利率纷纷走低。1月份,银行间市场最具代表性的7天期回购利率(DR007)从上年末3.09%最低降至2.70%,近几日在2.85%一线,累计下行逾20BP;1月份,DR007算术平均值为2.84%,为2017年8月以来最低值。同时,全口径的7天期回购利率(R007)从上年末6.94%的高位最低回落至2.80%,最近在3.25%一线,下行了数百个基点,月均值水平也从上个月的3.69%大幅下行至3.24%,回落超过40BP,并创了2017年3月以来新低。此外,中长期货币市场利率也有所回落,利率曲线期限利差略微收窄,相比去年四季度的情况出现了一定变化。1月份,3个月Shibor从4.90%一线降至目前4.70%附近,回落了约20BP,其与7天期Shibor利差也小幅收窄约10BP,而2017年四季度3个月Shibor及其与7天期Shibor利差均持续上行。1月份流动性改善是明显而且全面的,这给予了央行实施流动性净回笼的条件。资金面何以面不改色1月份银行体系流动性何以如此充裕?综合分析来看,大致可以从五个方面来分析。首先,年初流动性宽松符合季节性规律,主要与年末财政库款集中投放有关。12月是财政支出大月,形成大额流动性供给。与之相应,每年年末,金融机构超额准备金率总会迎来一次跃升。据中信证券固收研究明明团队测算,2017年12月的超额准备金率为1.54%,较11月份0.9%的水平有较大幅上升,可能是当年最高点。由于年末有监管考核因素限制,财政投放形成的流动性供给效应通常在次年初才会得到更充分展现。其次,1月中旬,央行持续大力度开展操作,有力对冲了年初缴税的影响。央行从1月11日至22日连续实施净投放,累计净投放10355亿元,提升了流动性总量,熨平了缴税带来的波动。再者,近段时间,美元弱势,人民币对美元升值较快,汇率升值可能吸引资金流入,企业和家庭结汇行为也可能增多,而为平抑外汇市场波动,央行从市场上购入外汇的力度可能加大,从而形成的外汇占款可能增多,带来长期限低成本流动性投放。

与一季度更多依赖降准等操作不同,二季度央行明显加大了公开市场操作力度,以应对流动性面临的季节性和事件性扰动。业内人士认为,在流动性平稳跨季后,短期内央行恢复逆回购操作的可能性较低,7月初货币市场利率可能进一步走低,但难再出现持续大幅度的下行,资金面已达到近阶段最宽松状态。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 ,二季度OMO成操作主力

28日早间,央行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合理充裕水平,当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从24日暂停操作开始,本周一连五天央行均未开展逆回购操作,同期也无央行逆回购或MLF到期。

值得一提的是,26日,央行在香港发行了300亿元人民币央票;27日又开展了25亿元央票互换操作。不过,发行离岸央票不会影响内地银行体系流动性;CBS操作目的在于提升银行永续债的市场流动性,而不是吞吐基础货币。不考虑这两项操作的话,则本周公开市场操作实现零投放零回笼。

6月份公开市场操作平稳收官。统计显示,本月央行累计开展逆回购操作8250亿元,两次开展MLF操作共7400亿元,合计投放资金15650亿元,仅次于今年1月份的17375亿元,操作力度较之前4个月明显加大。其中,央行逆回购操作量亦仅次于1月份,为上半年次高水平,MLF操作量则一举创出2016年11月以来新高。据统计,6月份,公开市场共有7950亿元央行逆回购和6630亿元MLF到期,总的来看,当月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实现净投放1070亿元,为连续第3个月净投放资金。

整个二季度,央行累计开展逆回购操作18050亿元,规模略少于一季度的19700亿元;开展MLF操作14074亿元,规模远大于一季度的2575亿元;二季度央行通过OMO实现净投放7809亿元,一季度则为净回笼18060亿元。

分析人士指出,一季度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力度相对较小,主要是因为央行在春节前通过降准等其他多种手段释放了大量流动性,相应减轻了公开市场操作压力;春节过后,为对冲现金回流,避免银行体系流动性过度充裕,央行公开市场操作频率和力度进一步下降,自然净回笼规模较大。相比之下,二季度央行没有再进行全面或大范围降准,释放的长期流动性有限,为保障流动性合理供应和半年末流动性稳定,央行逐渐加大了公开市场操作力度,特别是加大了MLF操作力度。

货币市场利率继续下行空间有限

对于大部分市场机构而言,6月份市场资金面是宽松的,甚至是超预期宽松的。

从往年来看,年中时刻,流动性易紧难松,货币市场利率则易涨难跌。然而,今年5月份以来,货币市场利率中枢反倒重新下移。Wind数据显示,5月份DR001均值为2.18%,较4月份回落16bp;6月份进一步降至1.51%,为2015年8月以来的新低;本周DR001多次跌破1%关口,更改写了该指标有史以来的最低纪录。更有代表性的DR007方面,其5月份均值为2.58%,较4月份下行4bp,6月份进一步降至2.4%,为2016年9月以来最低,并且比近期央行7天期逆回购操作利率低出15bp。

这与央行持续给予金融机构流动性支持显然是分不开的。机构人士认为,年中流动性需要呵护,而5月底风险事件动摇同业刚兑预期,影响同业资金融通,进一步增添了流动性的不确定性。在这一背景下,央行通过多种手段释放流动性,在保持流动性总量充裕的同时,加大了对中小机构流动性支持力度。总的来看,由于央行流动性投放力度超预期,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持续充裕,货币市场利率反倒呈现下行趋势。

也应看到,受相关事件影响,6月份部分非银机构出现了资金融入困难,流动性分层的问题一度凸显,银行体系出现了流动性淤积,也在一定程度上压低了货币市场利率总体水平。不过,近期在金融管理部门干预下,情况已出现好转,跨季后有望进一步好转。

展望7月份,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在6月末财政支出的支持下,7月上旬流动性保持充裕没有太大悬念,月初几日货币市场利率有望走低,甚至可能再创阶段新低。然而,7月上旬央行重启公开市场操作的可能性也较小,随着资金回笼效应逐渐显现,资金利率下行空间将受到限制。进入7月中旬,传统税期因素影响加大,货币市场利率可能出现反弹。总之,除非货币政策明显放松,货币市场利率继续大幅下行的可能性较小,流动性可能已接近最充裕的状态,需警惕7月中旬资金面可能出现的反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