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长江证券遭遇“秒杀” 被套资金设局?

原定6亿股的增发计划仅仅实际增发2亿股,募集资金规模亦从76亿元减少到25.34亿元,缩水幅度达到2/3——日前,由东方证券作为主承销商的长江证券(000783.SZ)公开增发最终惨淡收场。  其中,承销不力的东方证券耗资14亿元包销了110,068,805股,占本次发行总量的55.03%。除了散户之外,仅有两家机构网下申购,这次的惊险一幕被业内称之为“砸盘门”。  对于正在冲击IPO的东方证券来说,此番波折可谓惊险,若包销长江证券导致公司巨亏,则其已耽误3年的上市之路将更为坎坷。  增发惨淡  “公开增发的风险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一般都不会建议公司通过这种方式融资。”一位券商投行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和定向增发相比,公开增发要随时接受二级市场的考验,对承销商的压力太大。  而长江证券此次公开增发就不幸遭遇了“破发”。根据此前公告,长江证券此番增发价格定在12.67元/股,但是3月3日临近收盘的最后一秒钟,突如其来的885万股卖单砸下来,把长江证券收盘价定格在12元/股,意味着增发已经岌岌可危。  “我们投行部的人都急死了,到处找机构帮忙,但是收效甚微。”东方证券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最终,东方证券仅拉来两家机构捧场,其中兄弟公司申能财务申购了400万股。而另一家则是中银基金公司旗下的中银持续增长基金,申购了1200万股。尽管如此,东方证券仍包销了总增发规模的55.03%,耗资14亿元。  作为融资主体的长江证券,募集资金规模从76亿元陡降到仅有25.34亿元,显然并非情愿。二者何以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达成一致?  记者通过内部人士了解到,对于破发,东方证券和长江证券事先并非没有考虑到,因此签署了一份补充协议,对东方证券包销规模规定了上限。“作为长江证券来说,也不希望看到东方证券成为第一大股东。”  尽管如此,包销之后,东方证券也将以持股4.64%的比例成为第六大股东。  背后主力?  “这绝对是个愚蠢的行为,投行这帮人太失败了!”面对如此结局,东方证券一位内部人士相当不满。“他们当天投入了8000多万元的资金护盘,还是功亏一篑。”  那么,到底背后谁在操纵“砸盘门”?  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助理总裁、投资银行业务总部董事总经理、投行总监马骥表示,该885万股抛售系个人投资者所为。  但不同的观点亦在业内出现。

  理财周报券商实验室研究员 任家河/文

  ⊙记者 高原 ○编辑 张亦文

  融资。买进。卖出。包销。砸盘?指使?阴谋?动机?

  昨日,一则长江证券网下申购名单将中银基金推向风口浪尖。备受关注的长江证券公开增发结果显示,中银持续增长成为唯一一只网下获配基金,获配
1200万股。尽管受长江证券停牌前“砸盘”事件影响,中银持续增长出现溢价申购现象,但该基金持有的1200万股截至昨日仍旧账面浮盈约276万元。

  长江证券(000783.SZ)“增发门”事件,活脱一幕幕惊险剧。

  对此,中银基金表示,在证券行业经纪业务经营环境逐步改善、投行业务发展空间广阔,创新业务和国际化加速发展以及券商行业处于相对估值底部的背景下,公司看好包括券商在内的金融板块的投资价值;此次参与长江证券的增发,符合公司价值投资的理念,并且严格遵守公司严密的投资程序管理,是经过反复分析研究、实地调研、仔细甄别、慎重作出的投资决策。

  理财周报记者连日追踪独家获悉,开户于国元证券的神秘自然人,充分利用融资融券杠杆,用8000万撬动1.14亿,不断收集长江证券筹码,最终选择在3月3日长江证券收盘集合竞价时间“出击”。

  根据长江证券公告显示,由于网上网下认购不积极,长江证券公开增发最终数量缩至2亿股,而主承销商东方证券被迫出资13.94亿元包销1.1亿股(占此次增发数量的55%)。其中,原A股股东优先认购2521.9334万股,仅占最多可优先认购股数(5.97亿股)的4%;网上有3916户社会公众申购4871.19万股。网下申购的机构只有2家,申能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和中银持续增长分别获配400万股和1200万股。

  最终,长江证券76亿融资梦想倏忽破灭,实际融资额不到原计划的1/3。

  引发市场争议的是,长江证券停牌申购的前一天,即3月3日该股尾盘一分钟出现885万股“砸盘事件”,这使得该股原定的12.67元增发价较当天收盘价溢价5.3%,这意味着投资者申购长江证券增发必然多付出5.3%的成本。

  全国追踪神秘人,锁定国元沈阳

  然而,此次获配长江证券的中银持续增长目前并未真正亏损。周三,长江证券复牌涨停,收盘价13.21元高于增发价,中银持续增长浮盈648万元。直到昨日,该股受大盘震荡影响下跌2.27%,报收于12.9元,中银持续增长仍旧账面浮盈约276万元。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公开增发,中银持续增长此次获配长江证券的1200万股并无限售期,随时可以套现。

  3月4日长江证券停牌公开增发认购,但此前一个交易日收盘的意外,至今都让发行人长江证券与保荐人东方证券惊魂未定。

  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此次长江证券增发前夜遭人砸盘,这属于突然事件,该股原定的增发方案也获得证监会核准,随着券商股估值优势凸显,看好券商股的基金参与增发实属正常。而中银持续增长此次获赔1200万股长江证券并无限售期,目前仍旧账面浮盈,该基金择机获利了结之后,并不会给基金资产造成实际损失。

  3月3日14:57,集合竞价时间。对比连续竞价的“价格优先时间优先”,集合竞价采用某一价格从而得到最大成交量。收盘时,双方意外发现,长江证券的股价被一笔88554手的低价抛单死死钉在12元/股。该价格大幅低于长江证券第二日12.67元/股的公开增发价。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彼时,长江证券公开增发陷入窘境。由于合同协议在先,长江、东方只能咬牙坚持继续增发。

> 相关报道:

  • 中银基金溢价买入长江证券增发股
    三大疑惑待解
  • 傅子恒:长江证券被秒杀事件不宜上纲上线
  • 长江证券复牌涨停
    东方证券因祸得福
  • 长江证券秒杀到涨停:谁将笑到最后
  • 暴跌暴涨演绎“悲喜剧”长江证券复牌后尾盘涨停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报初步觅得神秘人砸盘路径。自从2月28日开始,长江证券融资余额一下提到17220万元,当日融资买入额高达8218万元。此后3月1日、2日,长江证券融资余额分别是19657万元和19442万元。

  3月3日也就是长江证券停牌前一天,长江证券融资融券交易明细中,融资余额这一数字大幅减少至7914万元。根据融资余额公式计算,3月3日长江证券融资账户上金额减少12071万元。

  由于融资账户买入长江证券时,长江证券股价仍在高位,按照前三个交易日长江证券均价12.9元/股计算,当日融资账户抛售长江证券股份约936万股,考虑到其他账户的小额减持,该部分抛售恰巧与砸盘的885万股相匹配。

  融资1.14亿借杠杆强砸股价

  885万股,每股12.9元,用来砸盘资金高达1.14亿元。

  据长江证券增发项目保荐人东方证券方面透露,神秘人开户于国元证券,借用融资融券账户“操纵”了长江证券。

  国元证券资深人士向本报证实,“长江证券最后时刻砸盘的客户,是国元证券沈阳营业部的一个大户。”但国元该人士认为,此举是客户自身的市场行为。“我个人理解,客户抛出是有自己价值判断的。因为此前的3月1日兴业证券年报披露,业绩下滑30%以上,这个客户预期不看好券商股,加上长江证券接下来又要停牌较长时间,他吃不准后市股价,于是选择卖出。”

  为何选择收盘集合竞价交易时间卖出?对此,上述人士分析,该客户也是最后时刻才知道长江证券要停牌的,而复牌又没有说法。“这绝对不是一场阴谋!”虽经多方努力,记者最终未能联系到神秘人采访。

  神秘人是如何得逞的?以其在国元证券开户融资买进长江证券为例,标的证券长江证券的折算率为90%,国元证券融资的基准保证金比例为60%,按照“单一标的证券融资买入保证金比例=1+国元证券的基准保证金比例-标的证券的折算率”计算,长江证券融资买入保证金比例应该为1+0.6-0.9=0.7。

  也就是说,每70元保证金,可以融到100元资金。应用到神秘人买入长江证券的例子上,神秘人只需付现约8000万元(=1.14亿×0.7),比1.14亿少了许多。按照融资融券交易办法,如果神秘人有可交易可抵押有价证券,也可按照一定折现率充抵现金,这样现金压力又会减少很多。

  疑惑在于,神秘人纵使采用了融资融券杠杆交易、集合竞价将长江证券股价打至12元/股低点,仍然无法让自己免于亏损。高价买入、低价卖出的行为让人费解。

  正基于此,东方证券与长江证券相关人士向本报表示,这种行为已经涉嫌操纵市场价格,对东方与长江的名誉造成了极大损害,他们已经申请监管部门严查。

  虽然东方与长江严查此案的诉求十分强烈,但也有市场人士指出,“严查事情原委虽十分必要,但此次增发失败,东方和长江也要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东方保荐长江,双方都是资本市场的“老人”,却阴沟里翻船,被一个神秘自然人搅得人仰马翻。

  前四大股东无一认购,南方广发基金被吓退

  东方证券被迫包销1.1亿股,自掏腰包近14亿元。在这部分增发股份减持之前,东方证券“被忝列”长江证券第六大股东。只不过根据参股证券公司相关法规的规定,东方证券在长江证券内部,仍然没有任何表决权。

  而知情人士透露,长江证券前四大股东全都没有参与增发,海尔投资、湖北能源、海欣股份、锦江股份纷纷远离。即使股权稀释,四大股东也在所不惜。

  东方证券对此解释,“股东是否选择认购增发是他们的自由,每个股东都有自己的观点。可能不看好这个时点,也可能正好账上没钱。”

  但记者却听到另外一种解释:3月8日下午3点,本报记者接到神秘男子电话爆料,该男士称:“长江证券大股东不参与增发,主要原因是长江证券股东与管理层闹矛盾,众股东对长江证券并没有实际控制权。”

  据称,“不仅是股东与管理层之间有巨大矛盾,就连董事长胡运钊与原总裁李格平之间的矛盾也很深重。去年年底管理层换届,李格平没能再次入选,而是到长江证券子公司诺德基金任董事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长江证券意外被砸盘,也砸退了众多有意向参与增发的机构客户。据本报了解,此次长江证券增发,虽然有瑞信、嘉实、交银施罗德参与了增发认购,但也有知名大机构诸如南方、广发、国投瑞银等基金临时退场。据透露,长江证券路演时,南方、广发等曾表示了强烈兴趣,但3月3日长江证券被砸盘的意外,让他们有所犹豫,最终没能参与增发。

  3月9日,长江证券发行结果显示,本次网上网下配售比例均为100%。其中,网下发行共2家机构认购,他们是申能集团财务公司和中银持续增长股票基金,分别认购400万股和1200万股。

  东方证券找来大股东申能集团前来助阵不难理解,毕竟申能集团是东方证券的第一大股东,不能眼看着子公司陷入困境。但对于中银基金大手笔买下1200万股长江证券而且认购价高于市场价5%,众多基民表达了自己的质疑。

  明知有风险还执意买入,是否涉嫌利益输送?这次认购增发有没有经过科学的决策流程?众多基民疑惑不解。

  中银基金就此对本报记者答复:“在证券行业经纪业务经营环境逐步改善、投行业务发展空间广阔,创新业务和国际化加速发展以及券商行业处于相对估值底部的背景下,中银基金看好包括券商在内的金融板块投资价值;此次参与长江证券的增发,符合公司价值投资理念;严格遵守公司严密的投资程序管理,是经过反复分析研究、实地调研、仔细甄别、慎重作出的投资决策。”

  即使答复如此,仍有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中银基金历史上极少配置证券公司产,“而且众多上市券商之中,比长江证券优秀的投资标的不在少数,中银基金这个解释未免太过笼统不可信服。”

  增发失利,长江考验还在后头

  长江证券增发发生诸多变故,但值得“欣慰”的是,长江复牌当日竟获意外涨停。

  3月9日复牌第一日,长江证券开盘就在钉在12.68元/股,整个交易时段长江证券也一直稳定在12.67元/股以上,这个价格正是长江证券公开增发的价格。当日收盘,长江证券收于涨停板的13.20元/股。

  对此,有投资者质疑是操纵价格——为了某些特定机构出货,找人拉高股价,掩护自己人出逃。针对二级市场价格问题,长江证券媒体公关人士对记者解释,“这是市场价格,长江证券并没有故意抬价。”对长江证券在增发之前由11元/股涨到13元/股,该人士也只解释是“大盘上涨与券商板块飘红所致”。

  长江证券复牌当日,三家机构大量卖出长江证券,赫然在目的有长江证券一家武汉营业部。

  而在买入行列中,除了两个机构席位,还有国泰君安北京知春路、浙商证券深圳侨香路和国泰君安北京金融街三个营业部,尤以国泰君安北京知春路营业部买入最多,买入金额4539万元。

  3月11日收盘,长江证券股价12.66元,低于增发价1分钱,再度股价“倒挂”。而此时,长江证券增发的2亿股仍未流通。长江证券,还有保荐人东方证券的真正考验还在后头。

  本报将继续保持高度关注。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