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节能减排成绩乐观 约束性控制方案将推出

“十二五”已至,节能减排目标再次酝酿开始向地方层层下达。但是,这个任务似乎并不那么顺利。近日,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称,就“十二五”节能减排目标,各地都在跟中央讨价还价,“十二五”减排目标分到各地相当麻烦。“十一五”时期,我国在节能减排上动了真格,各地对完成节能减排目标心里“打鼓”。  该人士介绍,在“十一五”之初,分解节能减排目标到各地时,大家基本上都信心满满,全国“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是单位GDP能耗下降20%,吉林省甚至提出30%的任务。然而,从去年即“十一五”最后一年的下半年开始,多地开始拉闸限电,甚至对居民断电,以确保节能减排目标能够达到。李俊峰称,经过5年的发展,我国最大的收获是节能减排没有那么容易。现在各个地方政府都在跟中央讨价还价,即便0.5个百分点都要讨价还价半天。  根据承诺,我国减排目标是到2020年单位GDP能耗比2005年减少40%-45%。现在,各地方都希望分给他们37%、38%的减排目标,如果分给40%,他们讨价称39.5%都行。尽管减排任务分解遭遇困难,但分解到各地的“十二五”节能减排任务会在3月初确定。据透露,在春节前后,节能指标应该会下到各省市,中央的目标将在3月初的全国人大上公布。

摘要:   节能减排再告急
  2011年前三季度,我国单位GDP能耗下降1.6%,距3.5%的年度目标相差甚远。“十二五”首年完成的节能减排比例过低,将对未来的工作造成巨大压力。
  2011 年的节能减排可能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消息很权威。12月8日,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赵家荣在“中国节能与低碳发展论坛”上表示,2011年初确定的节能减排目标存在难以完成的风险;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此前亦曾表示,前三季度我国单位GDP能耗下降1.6%,距3.5%的年度目标相差甚远。
  某种程度上,这构成一枚硬币的两面。一方面,地方政府继续增加高耗能产业比重,致使能耗较高的第二产业比重近年不降反升,已从2008年的49%升至58%;另一方面,为完成节能减排对于地方的考核,不少地方官员不惜以拉闸限电来应急。
  “2011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各地工程上马频繁,所以节能减排更加吃紧,如第一年减排欠账较大的话,未来4年完成起来会很艰巨。”一位熟悉国内节能减排情况的人士这样告诉记者。
  这种担忧,源自“十一五”的前车之鉴。以拉闸限电为特征的节能减排冲刺,曾在2010年年末席卷全国。
  截止本刊发稿时,全国环保大会正在召开。各省长、部长及央企一把手都签订了节能减排目标责任书。但在各大部委工作会议的分组讨论中,地方政府官员大都表示感受到了“紧箍咒”的困扰。
  “如果我们继续上重化工项目,节能减排的任务势必难以完成。但如果不加速产业转移,GDP增长又会有问题。”西部地区一位省经贸委负责人告诉记者。
  又到拉闸限电时
  12月18日,浙江省温岭大溪工业园区。一大早,几家物流公司就开始清点货物。
  “去年是有订单没有电,今年是既没有订单也没有电。”一位业务经理告诉,相对于2010年园区内自备柴油发电机马达轰鸣,今年很多公司可以从容地安排限电停工。
  此前一个月,温岭市已经发布“关于对高耗能企业(第一批)实施节能限电的通知”,对电镀、造纸、钢铁、铸造等高耗能企业实施节能限电,要求根据企业的社会贡献度大小,分别给予7~15天的限电。
  据浙江省经信委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处处长胡震涛介绍,受国内外需求下降影响,浙江的工业从10月开始回落,全省11月份用电增长量只增长了6.8%,这是多年来“前所未有的低增长”。
  “压力虽然有,但是全省各地还是能完成今年省里下达的节能减排目标。”胡震涛告诉记者,“惟一比较困难的是宁波”。
  宁波是浙江省的“重工业区”,发展临港工业得天独厚。在2011年,镇海炼化百万吨乙烯这样的高载能项目,在今年开始充分释放出了它们的产能;这样的项目,在宁波有十个之多。
  镇海炼化百万吨乙烯项目,在2010年6月就已建成。因为2010年的节能减排冲刺,该项目被迫限产;2011年该项目开始释放产能,但其新增的168万吨标煤能耗,却成了无解的难题。
  “仅镇海炼化和宁波钢铁这两个项目,今年宁波肯定就完不成目标”,宁波市经信委主任林克宇说。
  也因此,浙江决定这两个项目不计入宁波今年的节能减排考核,而由全省进行分摊。
  “现行的节能减排政策,应该切实体现地区差异和企业差异,既能使能源资源利用效率相对较低的中西部加快发展,同时也能使东部沿海地区进一步发挥竞争优势。”浙江省政府的一位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表达了对重工业项目所在地区,节能减排“差异化”的期待。
  “完不成任务”成惯例?
  广东一位地方官员曾在会议上告诉记者,虽然三季度全省
GDP能耗降幅比上半年有所好转,但距全年目标差距仍大,“十二五的节能目标,对我们而言可用‘繁重’来形容”。
  浙江、广东的情况,并非孤例。
  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全国各地区2011年前三季度节能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显示,与“十二五”节能工作进度要求相比,内蒙古、江苏、浙江、江西、海南、青海、宁夏、新疆等省区预警等级为一级(节能形势十分严峻);河北、河南、广东、广西、甘肃等地区预警等级为二级(节能形势比较严峻)。
  来自国家发改委的数字显示,2011年前三个季度单位GDP能耗仅下降了1.6%,距完成全年3%~3.5%的任务还有相当大差距;上半年我国氨氮排放量仅下降了0.73%,氮氧化物排放量不降反升,同比上升了6.17%。
  而环保部2011年年初确定的减排任务是:包括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在内的四种主要污染物的排放量,要比2010年下降1.5%。
  这种情况,曾在“十一五”开局第一年出现过。2005年万元GDP能耗指标未能完成任务;2006年该指标仅下降1.2%,远低于4%的年度目标。
  “目前我国能源消费比例,工业占总量70%左右,工业生产是造成环境污染的主要来源。”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副主任胡迟对记者表示。
  胡迟从“十一五”开始,就持续跟踪我国企业的节能减排情况。他发现,继2010年行政命令拉闸限电而完成“十一五”节能减排指标后,一些高耗能企业2011年又重新开工,导致我国耗能情况在2011年上半年强烈反弹。
  “重工业用电量增速持续高于轻工业,且差距逐月拉大。”根据中电联一位专家提供的数据,前三季度全国工业用电量25813亿度,同比增长12%;全国制造业用电量同比增长12.4%。分行业来看,前三季度,化工、建材、黑色金属冶炼、有色金属冶炼四大重点行业,用电量同比增长12.4%。
  工信部部长苗圩认为,节能任务出现欠账的主要原因,在于高耗能行业受需求的牵引增长较快——这亦被官方和专家认为是2011年电荒蔓延多省的重要原因。
  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表示,“十二五”首年完成的节能减排比例过低,将对以后的工作造成巨大压力。
  结构过重、奖罚不清
  记者在浙江、江西采访中发现,一些地方政府不惧高能耗、高排放、高污染的“三高产业”,而大胆引入这些产业在当地落地生根,是导致节能减排工作不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有GDP,就有税收。”江西省政府一位负责招商引资的地方官员告诉记者,“只要有企业愿意来投资,我们都会表示欢迎”。
  江西省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1年前三季度,江西GDP增速虽有所回调,但仍达到了12.8%。
  引入“三高”企业,不是个别区域经济的特殊现象。
  李佐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他告诉记者,在2011年经济指标增速放缓的情况下,不少地方政府为了“保增长”,在“十二五”开局之年大铺摊子,着力于在制造业和重化工方面保持高增长,这些耗能大户,造成了耗能数据的强势反弹,“不少地方官员认为,‘十二五’开头两年,节能减排考核会比较松,因此不太重视,不断将任务往后积累。”
  能源专家周大地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节能减排指标已进入官员考核体系,但并非一票否决;某些地区有奖励制度,但惩罚制度还没有实施起来。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对记者表示,“若无执行力,什么承诺都将是一句空话”。
  其实,各省长、部长及央企一把手签订节能减排目标责任书已不是第一次,“在未能找到更加行之有效的方式之前,类似‘军令状’式的行政手段,成为相对有效的方式。”浙江省经信委的一位官员告诉记者。
  但形势显然越来越严峻。国家发改委能源所副所长李俊峰告诉记者,2011年乃至“十二五”的节能减排之难,在2011年初分解节能减排任务时,就已经表现了出来。
  据悉,当初“十一五”规划首次引入“万元GDP能耗”作为约束性指标时,各地方都显得很“慷慨”。5年过后,特别是在2010年末采用拉闸限电方式实现目标后,各地开始和中央政府讨价还价,“别说1个百分点,就是0.5个百分点,都要讨价还价半天”。
  这并不奇怪。经过几年努力,很多行业,特别是高耗能行业,开始陷入节能减排潜力所剩无几的尴尬境地,因为最易见效的办法都已做了,剩下的全是“硬骨头”。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部研究室主任周宏春表示,如何在这样的基础上继续挖潜,“需要一系列的政策创新和技术创新保证,需要社会方方面面形成合力”。
(中国混凝土与水泥制品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能源结构也将继续调整,解振华说将开工一批水电、核电项目,因地制宜发展风电、太阳能、生物质能、地热能,推动分布式能源发展,实现到2015年非化石能源占比达到11.4%。

解振华称,未来将继续调整产业结构,加快发展服务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到2015年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47%,2015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8%左右,节能环保产业产值达到4.5万亿。

记者对比发现,单位GDP能耗强度下降和氮氧化物减排都是十二五以来的最好成绩。

我国近来的新能源发展有目共睹,最近20年,国内在建核电装模世界第一,水电装机规模翻了两番,风电提高了60倍,光伏发电装机提高了280倍,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几乎占全球总量的四分之一左右。

一位地方官员对本报记者称,今年以来,经济增速放缓,能源消费也随之放慢,地方还是着急经济增长,催促上项目,但能源消费量放缓后,地方压力没有之前大,而且目前不是约束性指标,关注并不多。

2014年度节能减排目标完成比较乐观。未来还会有相关政策出台,调整能源结构,增强节能减排。碳排放总量将结合能源消费总量控制方案一起约束。

为了实现节能减排的目标,一直存在争议的能源消费总量控制方案将发挥更大作用。今年国务院已将十二五剩余两年的能源消费增量、增速分解到各地区,各地也相应作了分解。

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国现在环境承载能力已经达到或接近上限,要推动形成绿色低碳循环新发展方式。从上述数据看,还是比较可观的。

从考核效果看,有半数地区实现了分解目标。剩余地区的能源消费增量和增速都超过了预期目标。能源消费总量控制方案,十二五期间并不是地方的约束性指标,按照计划,十三五将纳入约束性指标。考虑到前期目标设定过程中的博弈,2015年就需要有初步方案出台。

关键词:2014节能减排

12月24日,在中国节能协会年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透露,今年前三季度,全国单位GDP能耗同比下降4.6%。上半年全国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总量分别下降2.26%、2、67%、1.87%、5.82%。

所谓约束性指标,是纳入地方官员的考核。地方政府在能源消费增长快的年份,对于控制能源消费增长,进而影响当地经济增长颇有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