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河南渑池矿难 兼并重组为利润还是为安全

据中广网报道,河南渑池发生矿难16人死亡,事发矿井管理混乱,矿主私自打开密封工作面下井作业,酿成事故。第一次搜救时,救援人员发现13名遇难矿工遗体,经反复核实,又发现13人遗体,其中有4人是事故发生后原来矿主私自藏匿的。  经过抢险指挥部反复核实确定,巨源煤业瓦斯爆炸事故当班入井人数46人,20人安全升井有26人死亡。

记者日前从鸡西建宝煤矿“2·28”事故抢险救援指挥部了解到,随着最后一名遇难者遗体在井下被救援队员发现,历时50多天的鸡西建宝煤矿“2·28”透水事故的救援工作日前宣告结束,确认此前失踪的14名矿工全部遇难。
2008年2月28日13时20分许,黑龙江省鸡西市麻山区建宝煤矿发生透水事故。当时矿主报告,共有2名井下作业人员下落不明。后经反复调查核实,确定事故发生时共有14名矿工被困井下,矿主系恶意瞒报。
事故发生后,由于井下积水较多,涌水量估计为50万立方米,加大了救援的难度。事故抢险救援指挥部一边调集大功率抽水机钻机向外排水,一边向被困人员可能逃生的巷道打钻孔,并将钻孔贯通,地面人员开始不断向井下喊话,传送救援信号,输送食物、饮用水等,但始终未收到回应。一个月来,随着抽水速度的加快,不断有遇难人员遗体被发现,4月22日2时左右,救援队员在井下发现了最后一名遇难者遗体,确认已失踪的14名矿工全部遇难。
经事故调查组调查,建宝煤矿虽然六证齐全,且所有证照均在有效期内,但该矿井已于2008年1月1日由当地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上锁停产,尚未通过区及市组织的春节后复产验收。矿主在未经复产验收的情况下,私自组织人员违规开采,导致事故发生。目前,该矿矿主、法人代表、矿长等事故责任人已被警方控制。
来源:新华网黑龙江频道

主持人(李小萌):

欢迎来到《新闻1+1》。

又见矿难,又见违规开采,瞒报数字,矿主逃亡。在追问为什么的过程当中,有一个事实我们不能忽视,那就是这个矿难发生在兼并重组的过程当中。

(播放短片)

解说:

随着我昨天救援人员一夜的努力,今天上午发生在河南渑池县巨源煤矿的瓦斯爆炸,矿工遇难人数急剧增加到了26人,同时矿难发生后的一些细节,也在不断刺激着公众的神经。前往采访的本台记者发现,出事煤矿的管理简直混乱到了极点。

本台记者(代纪玲):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这个矿的管理实在太混乱了。首先在事发后找不到相关的领导,无法了解到整个矿井的情况。另外,甚至救援人员在现场想要一张整个矿井下面的图纸都没有找到,救援的图纸是靠什么呢?是靠升井的被困人员,以及矿山救援人员上来以后口述井下的情况,现场绘制的一个草图。

解说:

不仅如此,此次矿难矿工死亡人数被隐瞒,遇难矿工的遗体被藏匿,事发后,矿主也跑得不见了踪影。

记者:

我们在现场了解到这样一个信息,最初救援人员到的时候,当找到调度员和矿灯发放员,核实下井人数的时候,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是15人,但是经过公安人员反复地追问,最后人数又变成了25人,直至最后的46人。其中还有一个细节,在遇难的26个人中,有4个人是他们已经被转移到其他地方的遇难矿工遗体。

解说:

据了解,巨源煤矿是河南义煤集团的一家兼并整合每款,目前属于技改矿井,事发时兼并整合工作尚未完全结束。而按照国家以及河南省的相关规定,在技改这个阶段,煤矿不允许生产。

李国旗(义煤集团新闻发言人):

据我们初步掌握的情况是,他们矿上趁我们派的矿长不在假期间,他们私自组织,打开原来封闭的工作面,造成了这起事故。

解说:

经过核查,此次事故发生在昨天下午的5点40分,事故是由原矿主违规采煤所致。今天矿难全部遇难者遗体已经找到,搜救工作结束。今天下午,事故调查组也宣布成立。

牛森营(河南省煤监局局长):

不排除政府有关部门在这里边睁只眼闭只眼,迁就纵容它,多年来这种非法生产行为。请问咱们有些行业主管部门干什么去了?直到送走26位阶级弟兄的生命,事情才能真相大白,难道咱们每关一个小煤矿,需要拿咱们矿工弟兄的生命为代价来换取吗?

解说:

一家被整合的煤矿,一家国有特大煤矿企业,新矿长、旧矿长,清产、合资、变更、技改、验收、复工,今天面对26个人的死亡,这次出现在整合期间的矿难带来的又是什么样的提醒和警告?26个矿工已经去世,这是一起根本不应该出现的矿难,谁来为此负责?

主持人:

我们的记者形容在救援现场看到,这个煤矿的管理混乱到难以想象的程度,这和兼并重组过程中这几个字什么样的关系,今天我们请岛中央党校研究室赵杰博士,赵博士,你的观点?

赵杰(中央党校研究室):

我想兼并重组首先是资产清产核资,债权债务关系,产权关系的一个变更。兼并重组可以把大煤矿,把国有煤矿的这些优势能够复制,如果能够复制和覆盖到小煤矿的话,我们就可以通过兼并重组来极大地降低安全生产事故的发生率,这都是好事,但是这种覆盖和复制工作是一个细致、具体的工作,涉及到兼并方和被兼并方,还涉及到一个新的监管体系怎么认识它,怎么跟它磨合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

为什么恰恰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的过程当中,发生了这样26人遇难的矿难?

赵杰:

我想通过新闻报道的要点,他说是派去的矿长在外,然后原来的矿长、矿主私自打开工作面,但是我想这是一个事情的解释,但是我觉得这不能够足够成为一种原因,因为既然你都兼并它了,它的超能力生产,或者不符合安全生产条件的生产行为是应该被控制,被制止,发生了,你煤炭的企业本身应该是知道的。首先是煤炭企业应该知道,然后才是煤监局和相应的监管部门应该能控制它,我想这个中间的责任应该分为这两个层次,两个层次都是有责任。

主持人:

在兼并重组已经启动的时候,原矿长,为什么还可以做到率领他原班的人马,下去在原有的工作面上开采?

赵杰:

这就说明在兼并重组以后,这些小煤矿事实上的控制能力和治理能力并没有被新的大矿来接管,或者来控制,它还游离与我们寄希望安全生产条件好、保障条件比较好的大矿的安全生产体系之外,我想这是兼并重组以后,我们怎么提高这种磨合期的效率,怎么把它大煤矿的安全生产体系能够复制和覆盖到小煤矿上,这是一个更加艰巨的工作。

主持人:

现在这个季节正是煤能卖得出价钱的季节。原矿长带领矿工下去进行作业,有没有兼并大矿的默许,或者是暗自的许可?

赵杰:

我想所有煤炭生产的超能力生产,或者超安全生产条件的开采都跟我们煤炭的需求量很高有关。这个里面需要相应的企业内部的一种管控制度,还需要对它监督的煤监局相应的责任部门对他进行一种抽查、排查一些纠正制度。

主持人:

从义煤集团新闻发言人的说法来看的话,其实是原矿长承担全部的责任了。您觉得义煤集团能够完全摆脱干系吗?

赵杰:

我觉得义煤集团应该主动承担在兼并重组中推行安全生产体系不力的一部分责任。我觉得义煤集团作为一个大企业,他能够承担一部分这样的责任,这对我们整个安监工作,整个煤炭行业国有煤矿的兼并重组工作,都会起到更好的一个作用。

主持人:

像这些大型的煤矿,他自己原有的煤矿也许可以很好地达到高的安全要求,为什么在兼并小煤矿的时候,反而容易出现问题?

赵杰:

我们看了一下网上的材料,我们知道了省政府先后两次发文,3月份有一个文件,是兼并实施意见,10月份省政府还有一个发文,年度行动的一个方案。这些方面说明省政府在督促这方面消耗了很多气力。但是涉及到600多家煤矿被兼并,而且这些矿的矿长,我们选派的五职矿长人数也比较众多,对他们的培训,这些人员,他们和新去的这些小煤矿的传统人员的磨合,既需要时间,也需要制度,还需要一定的检查来保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