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合作取得重要进展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对加大参与国际合作力度、获得更多国际话语权的呼声也日渐高涨。近日,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郭树清表示,大国要求中国发挥更积极作用,承担更大的责任,但如果要中国做更多的事情,就应该给予中国更多的认可。实际上,这种看法已经在悄悄成为一种国家战略,对亚洲版IMF领导权的争夺就是极好的注解。  在10月底召开的新一次东盟与中日韩(10
3)领导人会议上,“10
3外汇储备库”加快了设立的进程。但目前,这个机构的领导人由哪个国家推荐的候选人出任仍未决。在最初的设计中,初定的800亿美元是按《清迈协议》双边协议规模出资,出资方主要是日本、韩国、中国和东盟的新加坡。这个比例并不符合中方意愿。之后的2009年2月,各方决定将储备库规模扩大到1200亿美元,同时还确立了东盟10国出资20%,中日韩3国出资80%的原则。但之后就80%的份额如何在3国之间分配展开了博弈。  最终,中国、日本各出资384亿美元,韩国出资192亿美元,分别占储备库总额的32%、32%和16%,总计80%。“不仅是中国、日本有意领导这一机构,其他国家也加入了进来。目前的情况是,中、日、韩各推荐1位候选人选,东盟推荐3位候选人选,最后敲定领导人。”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而在我们看来,这种自信心的整体爆棚并非很客观。上海市人民政府金融服务办公室主任方星海说,在很长时间内,中国在全球金融改革中可以做出的贡献不会太多,中国的金融发展仍处于相当低级的水平,中国现在的发展经验可能并不适合其他国家。

5月3日在越南首都河内举行的东盟与中日韩副财长会议,正式宣布了10+3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主任人选。在头3年的任期中,中国推荐的人选魏本华将任职第一年,日本推荐的人选根本洋一将任职第二和第三年。在人事任命公布后,魏本华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他表示,AMRO的成立标志着10+3在深化区域财金合作方面取得了新的重要进展。

新华社北京9月6日电 新闻背景:东盟和对话国的主要合作机制

历史沿革

并期举行的第28届、29届东盟领导人会议6日在老挝首都万象拉开帷幕。之后还将举行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包括第19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暨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纪念峰会,第19次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以及第11届东亚峰会。

2000年签署清迈倡议,2009年建立东亚区域外汇储备基金

“10+1”、“10+3”和“10+8”是东盟与对话国间的主要合作机制。

魏本华曾担任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司长等职。他对记者说,1997至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使亚洲国家充分认识到建立区域危机救助机制的必要性。作为朝着这一目标迈进的第一步,东盟与中日韩建立了双边货币互换机制,这就是清迈倡议。但是,清迈倡议是双边协议,实施程序复杂,效率较低。为此,中国政府在2003年提议推动清迈倡议多边化,建立由10+3成员共同参与的多边货币互换机制。这一建议得到各方积极支持。10+3财长会议开始研究这一机制。

澳门新莆京娱乐app,“10+1”是指东盟10国分别与中日韩3国合作机制的简称,是中国参与东亚合作的基础。

2009年,10+3各方达成了清迈倡议多边化协议,建立自我管理的储备库机制,也就是东亚区域外汇储备基金,为的是向遭受危机冲击的成员提供短期资金支持,帮助其渡过难关。13个成员承诺共出资1200亿美元,其中,中国、日本各出资384亿美元,韩国出资192亿美元,分别占储备库总额的32%、32%和16%,总计80%,东盟10国出资240亿美元,占20%。在储备库中,中国和日本平等出资,为双方共同在这一机制中发挥关键作用奠定了基础。

1997年12月16日,首次东盟-中国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举行,会议确立了中国与东盟面向21世纪的睦邻互信伙伴关系。2003年10月8日,第七次东盟-中国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举行,会议确立了中国与东盟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伙伴关系。

两大任务

2010年1月,中国-东盟自贸区如期全面建成。2016年7月,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有关议定书生效。目前,双方正积极推进落实中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第三份《行动计划》。2016年是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双方合作正从快速发展的“成长期”加快迈入提质升级的“成熟期”。

监控成员宏观经济,研究储备资金使用状况

“10+1”确定了五大重点合作领域,即农业、信息通信、人力资源开发、相互投资和湄公河流域开发。除了与中日韩3国举行每年机制化的“10+1”会议外,东盟还与其他域外国家展开不定期的“10+1”对话合作。

AMRO的办公室地点设在新加坡。它的目标是“成为独立的、具有亚洲特色的宏观经济监测及危机救助机制”,旨在推动区域经济监测与分析,支持清迈倡议多边化协议的实施。魏本华说,在此次发端于美国的国际金融危机中,有关国际机构未能发挥应有的预警作用,这使10+3更加意识到加强区域宏观经济监测的必要性。据介绍,AMRO主要有两方面任务:第一,在没有出现危机的正常时期,对13个成员的宏观经济进行监测,如果发现问题,尽早提出政策建议,供有关当局参考。第二,作为清迈倡议多边化协议的执行机构,AMRO负责研究在什么情况下一个成员可以使用储备资金,还将就如何使用资金提供建议,并对资金使用效果进行评估。

“10+3”是指东盟10国和中日韩3国合作机制的简称,是建设东亚经济共同体、推进东亚合作的主渠道。

魏本华还告诉记者,AMRO将充分尊重资金使用国的意愿,平衡考虑出资国对资金安全性的关切。根据清迈倡议多边化协议,AMRO在向成员提供其总借款额度20%以内的资金支持时不会附加任何条件,超出总借款额度20%以上的部分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借款机制挂钩。

1997年12月15日,首次东盟-中日韩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马来西亚举行,东盟各国和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就21世纪东亚地区的前景、发展与合作问题坦诚、深入地交换了意见,并取得广泛共识。“10+3”合作进程由此启动。

未来设想

“10+3”已经建立了65个对话与合作机制,其中包括外交、财政、经济、劳动、农林、旅游、环境、卫生、打击跨国犯罪、文化、能源、信息通信、社会福利与发展、科技、青年、新闻及教育共17个部长级会议机制。

推动由自我管理向集中管理转变

“10+8”是指东盟10国与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和俄罗斯8国的合作机制。

谈及有媒体把AMRO称为“亚洲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者“亚洲基金组织”时,魏本华指出,这显然是不合适的,AMRO距离这样的目标还很远。不过,未来在各方形成共识的基础上,AMRO可以朝这一方向发展。他认为,目前,在清迈倡议多边化协议下建立的区域外汇储备基金有一个明显缺陷,那就是各方承诺的资金仍由自己管理,当有成员提出借款请求时,再根据各自的承诺份额向其提供资金,这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很大的不同。

2005年12月14日,东盟10国和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6国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在吉隆坡举行首届东亚峰会,也被称为“10+6”峰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把各成员的资金集中到一个账户上,需要时可以直接划拨。不过,在条件成熟时,可以推动自我管理的储备库机制向集中管理机制转变,形成“真实的储备体系”,通俗地说,就是“钱集中使用”。这一设想如果能够实现,将是AMRO朝更广泛的亚洲区域救助机制迈进的重要一步。

2011年11月,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第六届东亚峰会上,美国和俄罗斯首次成为东亚峰会成员国,东亚峰会机制也由此扩大到“10+8”。目前,东亚峰会成员国总人口和经济总量已占世界的50%以上,是连接东亚合作和亚太合作的重要平台。

魏本华将在本月中旬赴新加坡开始AMRO的筹建工作。据透露,以后每个季度AMRO都将发布一份10+3区域宏观经济分析报告。

东亚峰会作为东亚合作机制的重要补充,自成立以来坚持“领导人引领的战略论坛”性质,按照政治安全对话和经济合作双轨并进的基调,坚持东盟主导、协商一致、照顾各方舒适度等既定原则,为增进各方互信、推进区域合作发挥了积极作用。

ceshi

在过去十年里,东亚峰会积极推进成员间战略对话,推动能源与环保、金融、教育、公共卫生、灾害管理、东盟互联互通六个重点领域合作,地区影响和作用不断上升。

千龙网·中国首都网专题:李克强出席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并访问老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