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纾困新机制打压欧元区债券价格

市场对欧元区国家债务问题的关注近期再度升温。在德国总理默克尔倡议达成一份欧盟协定、以建立一套应对未来债务危机的纾困机制后,几个“外围”欧盟国家的国债收益率两周前开始大幅攀升。默克尔坚持认为,新机制应迫使包括债券持有人在内的私人投资者分担更多纾困成本。这一态度引起了市场的恐慌,尽管新机制要到2013年才会实施,而且只会影响到在那之后的新债。  爱尔兰国债收益率周四屡创新高,与此同时,意大利和西班牙国债相对德国国债的息差,跃升至1999年欧元问世以来未见的高水平。实际上,债市已在预期希腊、意大利和葡萄牙这三个欧元区最疲弱的经济体将出现债务违约。  许多分析师表示,爱尔兰和葡萄牙政府将不得不仿效希腊政府的做法,寻求欧盟的纾困。但默克尔表示不会放弃自己的立场。她在G20首尔峰会上表示,单纯依靠欧洲纳税人来为纾困债台高筑的国家埋单,对他们是不公平的。她说:“简言之,在这方面,金融界利益与政界利益之间可能存在矛盾。我们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我们的选民和公民解释,为什么应由纳税人来承担某些风险的成本,而不是由那些通过冒险大赚特赚的人来承担。”目前,欧元兑美元已跌至一个月以来的低点。

核心提示:
继欧洲央行长期再融资操作以及希腊完成债务互换之后,从华盛顿至法兰克福的政客们纷纷宣布欧元区最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

在市场恐慌情绪推动下,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9日突破7%大关,意大利破产风险急剧上升,市场普遍担忧意大利可能步希腊后尘。受此影响,全球市场9日剧烈震荡,股市普遍大跌。

继欧洲央行长期再融资操作以及希腊完成债务互换之后,从华盛顿至法兰克福的政客们纷纷宣布欧元区最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但对于西班牙,危险信号再次亮起警报。

意大利违约风险震动全球市场

这一切缘于意大利总理蒙蒂日前的一句警示:西班牙难以掌握其财政状况,或将再掀新一轮欧债危机。此前,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指出,西班牙无法达成2011年财政预算目标,紧接着又将与欧盟执委会达成的2012年4.4%的预算目标修正为温和的5.3%。

意大利国债收益率9日如脱缰野马快速上扬,虽然欧洲央行出面干预,但指标性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收报7.25%,较前一日蹿升了约50个基点,再次创下欧元诞生以来新高。爱尔兰、葡萄牙和希腊均是在国债收益率突破7%以后被迫申请国际援助的,并且三国在申请援助时和德国国债收益率的息差平均为534,而当天意大利和德国国债息差已达552。

消息一出,西班牙国债资产遭抛压,3月22日起,西班牙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两个月以来首次升至5.5%的高位。如果西班牙擅自放宽预算目标,那么,本月稍早时除英国和捷克以外所签署的新财政条约相当于一纸空文,引起欧元区其他国家相继效仿。

市场普遍认为,10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7%,意味着意大利国债的还本付息压力过大,债务水平已不可持续。据意大利《晚邮报》报道,如果国债收益率继续维持在高位,意大利很可能出现债务违约。

A债务危机 震源转向西班牙

虽然欧洲央行连日来不断在市场上大笔购入意大利国债以压低收益率,但此举已无法缓解市场的忧虑情绪。欧盟委员会负责经济和货币事务的委员奥利·雷恩通过发言人表示,对当天意大利创纪录的高国债收益率感到担忧,并担心未来市场形势进一步恶化。

表面看来,西班牙似乎远不需要希腊式的救助:虽然公共债务在攀升,但只相当于希腊政府债务占GDP比重的一半,而且西班牙银行在欧洲央行LTRO的支持下,短期流动性得以缓解。但专家警告称,日益加深的财政紧缩和恶化的房地产市场将使西班牙陷入经济怪圈,就像当年希腊被拉下马一样。

受此影响,全球金融市场9日均大幅下挫。其中,意大利MIB指数跌幅达到3.78%,法国CAC40指数跌2.17%,伦敦《金融时报》100指数跌1.92%,德国DAX指数跌2.21%。美股道琼斯指数当天也大跌3.2%。

“数字并不能解决问题。”英国伦敦宏观经济研究机构Variant
Perception创始人乔纳森·泰伯指出,“西班牙最终将需要救助,众多商业机构在挣扎中生存,西班牙已经走入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第二次衰退,大约530万人失业,占劳动力市场的四分之一,一半的年轻人找不到工作。”

传法德已考虑欧元区退出机制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是欧盟主要行政机构的所在地,尽管官方的观点称欧元区危机已经过去,但一些欧盟委员会决策者私下里仍担心西班牙是否有能力掌控其当前的债务情况并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长期再融资操作和希腊成功完成债务重组将使欧洲摆脱危机,从而进入经济扩张的说法是信口胡言。”伦敦商学院欧洲金融政策专家Richard
Portes认为,“像西班牙这样的国家,经济问题如何能恢复增长?”Portes指出,如何促进西班牙经济增长,是公司、银行以及个人降低债务负担的迫切需求,目前西班牙公共债务仍处于相对适度水平,但是根据西班牙官方数据显示,其私人债务占GDP比重已攀升至227%,在欧洲国家中处于最高水平。

意大利目前的债务总额高达1.9万亿欧元,超过了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的总和。此外,和之前申请援助的欧元区边缘国家不同,意大利是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也是全球第八大经济体,因此一旦爆发债务危机,将引发系统性风险。

自从去年12月份欧洲央行推行LTRO以来,西班牙的金融机构积极参与,以1%的极低利率从欧洲央行借贷约2000亿美元(约合1500亿欧元),其中三分之一的资产以相对较高的利率购入西班牙政府债券,变相增加了银行收入。“他们在利用银行来缓解公共债券市场的压力,但如果今年下半年欧洲央行停止这一操作,西班牙主权债券市场仍然如履薄冰。”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分析师Vega提出质疑,虽然银行在欧洲央行的慷慨操作下流动性有所释放,但对于商业和个人的整体借贷水平今年1月份仍萎缩4%,为两年来最大月度跌幅。

据估算,未来三年意大利至少需要6500亿欧元资金才能确保债务安全,但目前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剩余的资金仅2700亿欧元。虽然欧盟已决定将这一基金规模扩大到1万亿欧元,但目前仍未出台具体操作方案。

由于市场对西班牙经济驶向衰退的预期升温,银行对高风险借贷者的拆借意愿下滑。近期,西班牙中央银行指出,其银行系统坏账率已达到7.9%,而分析师Vega认为,实际数字可能是这一水平的两倍。同时,西班牙房地产市场也处于“自由落体”的状态之中。2011年第四季度,房屋价格较一年前缩水11.2%。花旗银行预期西班牙经济在2012年萎缩2.7%,在欧元区中紧随希腊和葡萄牙之后,该银行预测西班牙经济虽将在2013年有所改善,但仍在之前的基础上再萎缩1.2%。

分析人士认为,除了动用欧洲金融稳定工具之外,意大利的另一个救星是欧洲央行。但欧洲央行已表示,未来是否继续购入国债要看意大利的改革情况。并且,欧洲央行开动印钞机购入国债,也和其控制通胀的基本职责存在冲突,因此欧洲央行内部对这一问题也分歧严重。

B债情恶化 欧洲防火墙蓄意扩容

据德国《商报》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执政党基民盟希望建立欧元区退出机制,允许成员国退出欧元区,但保留欧盟成员国身份。

欧洲央行的长期再融资操作有效拉低了西班牙的短期债券收益率,但其长期国债收益率较可比的德国债券收益率利差仍在扩大,目前在3%至3.5%之间运行。3月27日,西班牙财政部拍卖总计25.8亿欧元国债,结果显示,其3个月期国债平均收益率由上月的0.396%降至0.381%,而5年期国债收益率报3.99%,上涨3个基点。汤森路透数据显示,作为西班牙债情重要标尺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于3月22日升穿5.5%一线,此为两个月以来的首次,之后一直保持高位运行,西班牙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升破5.5%之前出现五连涨,涨幅达6.17%。

而另据路透社报道,德国和法国官员已开始讨论成立一个小规模“核心欧元区”的可能。不过,法国财政部发言人否认了这一报道。

汤森路透数据显示,2012年西班牙政府总债务占GDP比重为85.78%,是历史最高水平,2012年未到期债券数额为1610亿美元(约合1207亿欧元),约占债务总量的17.19%,据西班牙央行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西班牙公共债务增长14.3%,多数分析人士认为,西班牙的关键问题是债务增长速度过快,加上近期西班牙政府宣布失约去年财政预算目标,市场避险情绪骤增,投资者愈发担心西班牙政府能否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走出困境,他们大量抛售西班牙政府债券,大量的对冲基金看空西班牙国内陷入困境的银行,卖出所持有的股票,这是目前西班牙国债收益率大幅攀升的主要推动因素。与此相反,曾被视为另一个存在潜在风险的国家意大利,因国债收益率仍保持相对稳定,意大利曾在去年年底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并在欧盟的重压之下推行改革措施。

综合新华社驻北京记者 金旼旼 驻罗马记者 王昀加报道 新华社北京11月10日电

意大利总理蒙蒂日前发出警告称,西班牙政府虽对劳动力市场进行了深入改革,但预算赤字的控制未达目标,西班牙国债收益率不断攀升,很可能重新引发欧元区新一轮的主权债务危机,对意大利构成威胁。自上个月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承认未能实现预算目标以来,西班牙国债一直遭投资者抛售,蒙蒂指出,这表明危机的“震源”正在向西班牙转移。

西班牙债情的急速恶化引起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担忧,她指出,目前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国债收益率仍处于一个非常“敏感而脆弱”的阶段,说明欧债危机远未平静。做为债权人,德国民主党于3月26日派代表团飞赴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亲自监督西班牙政府的财政改革方案,并对该国新预算赤字目标所面临的风险重新评估。

另外,默克尔首次松口称,将允许扩大欧洲防火墙规模,在德国的支持下,欧元区财长考虑将纾困基金规模上限提高至9400亿欧元。默克尔指出,欧元区政府领导将就此问题进一步讨论,最终的协议将成为IMF注入更多救助资金的基础。

C西班牙财政削赤计划待加码

在欧盟以及债局日益恶化的压力下,3月27日,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在韩国首尔核安全峰会上表示,西班牙政府将大幅削减财政支出,并于4月份启动针对公共服务部门和能源部门的改革方案。

自从在2011年年底大选中胜出后,拉霍伊相继推行了包括劳动力市场改革等一系列苛刻的紧缩措施。在核安全峰会期间,拉霍伊表示希望通过刺激经济增长的方式来增加政府收入,其政府即将推出的紧缩计划不会削减公务员工资水平,也不会增加消费税。

西班牙政府公共开支在欧元区排第三位,预算赤字则在欧元区国家中排第四位,因此西班牙的努力对欧元区财政赤字的削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花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Willem
Buiter近期表示,欧元区国家中西班牙是其眼下最为关注的,在3月28日的一份报告中,他指出,今年年底前西班牙将需要一定形式的救助,西班牙可以避免违约,但需采取更多激进措施。宏源证券(000562,股吧)海外市场分析师徐阳指出,西班牙国债收益率攀升,与德国以及意大利可比的国债收益率利差在扩大,要实现今年5.3%的预算目标是很难的。

目前,西班牙已经失约其2011年预算目标,拉霍伊又将2012年预算赤字目标由向欧盟执委会承诺的4.4%最终修正至5.3%,让市场担心的是,西班牙放松财政预算的先例会被其他欧元区国家模仿,使这份除英国和捷克以外的其它欧盟成员国达成的新财政条约遇到执行麻烦,爱尔兰副总理Eamon
Gilmore3月27日宣布将于5月31日就新财政协定举行全民公投。

链接LINK

西班牙债务进程

2010年1月29日 西班牙宣布赤字超预期,市场担心西班牙恐将沦为第二个希腊。

2010年4月28日 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标普把西班牙债务评级从AA+降至AA
,经济增长前景不佳,难于修补公共财政。

2010年5月27日 西班牙议会批准150亿欧元财政紧缩计划。

2011年11月18日
西班牙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升至6.90%,逼近市场认为债务不可持续的7%水平,融资成本大幅飙升,西班牙债务危机警报拉响。

2011年11月22日 西班牙人民党主席马里亚诺·拉霍伊当选首相。

2011年12月16日
西班牙银行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第三季度,政府债务累计达7063.4亿欧元,占GDP的66%,超出欧盟规定6个百分点。

2012年2月15日
标普下调西班牙银行业的整体评级,惠誉也调降了西班牙四大银行的评级。

2012年3月12日
欧盟与西班牙政府就未来两年的减赤目标达成一致,即西班牙将按照欧盟的要求在2012年内将财政赤字占GDP比重控制在5.3%。

2012年3月22日
西班牙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两个月以来首次升穿5.5%一线,西班牙债情急速恶化。

2012年3月27日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在首尔核安全峰会上强调西班牙政府将大幅削减财政支出,努力实现5.3%的预算目标。

2012年3月30日
欧元区财长聚首丹麦哥本哈根,就提高欧元区纾困基金规模展开讨论,欧洲政府考虑将纾困基金规模提高至9400亿欧元。

本报记者 方影 整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