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增速为什么回不去了?

虽然中国目前的经济仍保持较高增速,但这种速度还能保持多长时间?有很大不确定性。据彭博社日前报道,中投公司董事长楼继伟1日在北京举办的论坛上表示:“我们不能用过去15年或30年来推论中国未来的增长趋势。若我们考虑人口因素,以及经济发展的阶段,这意味中国接下来3-4年的经济增长率会大幅下滑。”  楼继伟指出,未来20年,如果中国的平均经济增长率达到年增6%的水准,中国将跃居“高收入”国家。过去30个年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平均10%。根据楼继伟的看法,如果中国想维持较快的经济增速,就必须加快都市化的脚步、实施税收改革、让小公司拥有更多获取资金的管道。  依据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人口资料局(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的数据,中国的人口将发生“急剧”变化,适龄劳动人口数量与65岁或年纪更大的人口数相比,2006年这一比率为9,2050年前则会减小为2.5。65岁以上老龄人口比重,2006年为8%,但在2050年前会攀升至24%。这一趋势将会冲击中国的医疗体系、社保体系,也会大大拖低中国的经济增速。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9月以来,国家统计局等部门陆续公布了多项经济数据,包括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社会融资规模、物价指数等宏观经济数据指标均表现欠佳引发海内外媒体热议。对此,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北京时间9月21日在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表示,中国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将继续着眼于综合性目标,不会因为单个经济指标的变化而做大的政策调整。  据新京报报道,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8月我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9%,创下自2008年12月以来的新低。同时,8月70个大中城市中,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下降的城市有68个,创历史纪录,.社会融资规模、物价指数等宏观数据指标也均表现欠佳。  在此背景下,国内外金融机构近日纷纷下调中国今年GDP增速。苏格兰皇家银行和巴克莱银行双双将中国今年GDP增速下调至7.2%。  不过,楼继伟在上述会议上介绍中国宏观经济形势时表示,当前中国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1至8月就业情况良好,但同时也面临增速放缓的压力。在此情况下,中国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将继续着眼于综合性目标,特别是保持就业增长和物价稳定,不会因为单个经济指标的变化而做大的政策调整。  楼继伟称,从财政政策来看,中国政府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来促进经济增长:一是进一步给小微企业减轻税负;二是通过政府和社会部门合作等方式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基础设施、清洁能源等领域;三是继续坚持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来释放经济增长潜力。与此同时,中国政府还不断推进国有企业、户籍制度、农村土地等领域的改革,这些结构性改革将进一步推动经济增长。  关于促进基础设施投资问题,楼继伟表示,中国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所采取的经济刺激措施提振了经济增长,但也带来了产能过剩、环境污染、地方政府债务增加等问题,因此不能完全依赖公共财政资金进行大规模投资。  另据人民日报报道,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考察时强调,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要增强信心,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随着上半年经济数据的陆续披露,人们对新常态也有了更真切的认识和感受。  那么,中国经济为何“做不到”“受不了”像过去那样高速增长呢?  潜在增长率是一国(或地区)一定时期内在各种资源得到最优配置和充分利用的条件下所能达到的经济增长率。潜在增长率是理想状态下的增长率,GDP增速往往围绕潜在增长率合理波动。未来一段时间,我国潜在增长率下降将成必然趋势。  这是因为,潜在增长率主要由劳动投入、资本投入和全要素生产率等因素决定。从劳动投入看,2012年,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第一次出现绝对下降,专家预测从2010年至2020年,劳动年龄人口将减少2900多万人,这意味着全社会劳动投入增长将逐步放缓。  从资本投入看,劳动年龄人口减少的另一面,是被抚养人口增加,抚养支出上升,过去我国人口负担轻,可以维持高储蓄率,从而带来高投资,今后随着储蓄率的下降,可用于投资的资本增长也将放缓。而代表效率的全要素生产率也难以大幅提高。  潜在增长率下降是个不争的事实,更何况,当一个经济体成长起来后,总量和基数变大,GDP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其绝对值要比过去大很多,所以维持“永动机”式的长期高速增长是不可能的。去年我国GDP增速虽然只有7.7%,但GDP增量已相当于1994年全年GDP总量,也超过名列世界第17位的土耳其的GDP总量。  实际上,日本也曾经历过经济增速回落。二战后,日本在本国资源不足、国内市场狭小的状况下,采取赶超型非均衡发展战略,在不同时期制定并实施特定的产业政策,以主导产业的优先发展带动整个国民经济的起飞。“非均衡发展”战略和“贸易立国”战略构成“赶超型”经济发展模式的两个“轮子”,二者相辅相成,密切配合,成为战后日本经济发展道路和模式的显著特征。  从1950年—1972年,日本迎来了战后高速增长阶段,其间,GDP年均增速达9.7%。1968年日本经济实力超过德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经济大国,创造了世界公认的“经济奇迹”。同时,日本实现了生产手段、产业结构、经营管理和产品质量的现代化。  随后,受石油危机和国内劳动力供给下降的影响,日本在1973年前后出现第一次减速换挡,到1973年—1990年期间,日本经济增速回落到年均4.26%,相比此前速度减少了一半还要多;1991年前后,房地产泡沫破灭重创日本经济,1991年—2012年期间经济增速进一步回落到年均仅0.86%。(编辑:姜小鱼)

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于9月4日至5日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举行。会议主要讨论了当前全球经济形势、增长框架、投资和基础设施、国际金融架构、金融部门改革以及国际税收合作等议题,并发表了联合公报。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会上表示,中国不会特别在意季度性的短期经济波动,而是着力推动结构性改革,保持7%左右的经济增长幅度。  楼继伟指出,当前中国经济状况仍在预期之内。中国经济已进入新常态,增速预计将保持在7%左右,并且这一状态可能持续4到5年的时间。首先,中国过去依靠政策刺激取得了9%到10%的增速。但这是不可持续的,也超出了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并导致产能过剩和库存大量增加,必须逐步消化产能和去库存,这可能需要数年时间。同时,今后5年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阵痛期,包括结构性改革的主要任务也要在2020年前完成。在此过程中,中国经济将由主要依靠投资、出口拉动转向更多依靠消费拉动,这将是一个艰难的调整过程。其次,中国经济周期与发达国家有所不同。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发达国家普遍启动了去杠杆进程,但中国则从2009年到2010年开始了快速的杠杆化,并实现了10%左右的经济增速,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高达50%以上。目前中国也进入了去杠杆阶段,经济增速降至7%左右。但即使这样,中国经济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达到30%左右。  楼继伟表示,尽管经济增速放缓,但中国经济也出现一些可喜变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了投资,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超过了工业;贸易顺差占GDP比重有所下降,国际收支更加平衡;上半年新增就业700万以上,经济增长质量不断提高,生态环境逐步改善。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预计全年中央财政支出增速在10%左右,高于年初预算财政收入7%左右的增速。中国正通过提高特定国有企业利润上缴比例等方法弥补财政缺口,以保持经济适度增长,支持推进结构性改革。  楼继伟强调,中国政府不会特别在意季度性的短期经济波动,将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定力”。中国经济最大潜力在于改革。在人口红利消失、资本回报率下降的背景下,中国政府着力推动结构性改革,不断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以改革红利对冲人口红利的消失,使经济增长保持在7%左右。总之,中国正按照既定部署,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和开放。  打开微信扫一扫二维码极具影响力的纺织网媒,品牌推广的优秀平台,传播纺织资讯、前沿热点、展会信息、流行趋势,
内容精彩纷呈,期待您的关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