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人民币甚至需要贬值

美国针对中国的“汇率战”正在升级。  11月2日,美国将举行国会中期选举,改选众议院全部435个议席和参议院100个议席中的37席,“人民币汇率低估”已经在多个州的议员选举中成为焦点话题。而在9月底众议院高票通过《汇率改革促进公平贸易法案》后,参议院更加有可能采取行动推进对中国人民币汇率政策采取强硬立场的法案。  此时,大洋彼岸的中国,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压力急剧增大。截至10月14日,人民币兑美元已经升值到6.65。一时间山雨欲来,美元和人民币已成为全球汇率争夺的焦点,而1985年美国逼迫日元升值的“广场协议”的情形会否在中国重演?  美国政、经界共压人民币升值  10月13日,美联储公布了9月份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纪要之后,美元指数应声跌至76.49。在不到4个半月的时间内,美元指数已从接近历史最高点的90点跌至接近年度最低点。而国际金融市场普遍预期,美元跌到历史最低点——71.75点指日可待。  该会议纪要显示,大多数美联储官员认为,如果美国经济继续像现在这样毫无生气的话,就有必要增发更多货币来刺激美国经济复苏。目前距离美联储下次FOMC会议仅有两个多星期,市场已经普遍预期,一旦美联储宣布更多的量化宽松政策,美元将继续快速下挫,突破历史最低点也很有可能。  而在美联储表态要继续量化宽松政策的同时,美国选情正酣的中期选举已经显露出政治搏杀经济的倾向。由于美国经济恢复缓慢,失业率长期徘徊在10%左右的高点,导致民众对2008年胜选的民主党热情不高。民调显示,共和党很有可能卷土重来,众多的民主党候选议员为了推托经济刺激政策的不力,纷纷将目前美国失业率的高企归咎于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经济体的汇率升值太慢。  对此,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教授陈志武对笔者表示,这是明显的“汇率选举战”,除了推脱自身的责任,并无真正的经济效果可以实现,况且推卸责任即使促使了人民币升值,也达不到他们想要的目的。他认为,随着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束,如果支持自由贸易的共和党能够控制国会两院,届时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呼声将会告一段落。  陈志武同时表示,即使人民币兑美元大幅度升值,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可能会多一些,中国可能会增加一些来自美国的进口,但是更多的经济学家已经清醒地认识到,试图通过汇率改革来改变中美之间的经济失衡是不现实的。  板块错位:人民币应该贬值?  事实上,人民币该升值还是贬值的争论一直存在于经济界中。  2010年,由美国大投行倒闭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已经延续两年多的时间,全球经济复苏,尤其是美国经济真正复苏的势头仍然前景不明。在金融危机中,各国之间的币值兑换比率曾经多次起起伏伏,原本承担着锚货币功能的美元汇率也不断潮涨潮落。  国际金融市场的一些敏锐观察家已经发现,这样的经济波动,正在一些经济体之间酝酿经济大地震的可能。类似于地球各大板块的移动可能引发地震,各个主要经济体的币值上下剧烈波动也许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  此时,这种板块之间的错位正发生在中美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间。很多经常往返于中美之间的商务人士和游客已经明显感觉到,在中国,很多时候,同样品牌的衣服和日常用品,已经比在美国市场上的价格更高一些,如果考虑到中国民众的普遍收入水平,其可比物价基本都高过美国。  而按照经典的汇率理论,物价水平更高的经济体一般应该存在着币值虚高的可能性,需要贬值本国货币。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的人民币显然应该是贬值。陈志武认为,这是由于近年来人民币发行量过大,购买力不断下降造成的物价上涨,虽然中国央行试图通过发行票据回笼过多的人民币,但收效甚微。

图片 1

据财经网报道,对美国参议院11日投票通过《2011年货币汇率监督改革法案》,美国各界反对声浪不断。有分析指出,这完全无助于美国摆脱当前的经济困境,相反会增加美国民众的生活成本,进而对美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认为,“这完全是政治游戏。从经济角度上讲,我不觉得人民币需要升值,甚至我认为人民币需要贬值。”  美国《华盛顿邮报》近日发表社论说,这一法案只会适得其反,对美国弊大于利,当前全球经济复苏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需要各国应对多重挑战,而不应挑起新的贸易摩擦来阻碍经济复苏。  美国政界对此法案的提出也不无忧虑。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担心这项法案可能与国际条约与义务不一致,无法得到世界贸易组织的支持。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约翰·博纳近日明确表示,不支持《法案》,称这是“危险的”举动,他认为对别国的汇率进行重估“远超出美国国会的职责权限”。  负责制定众议院日程的共和党在众议院的二号人物埃里克·坎托也对《法案》的负面效果表示担忧,称倘若引发贸易战,将给美国消费者的利益带来损失,造成适得其反的后果,他认为中美两国间的贸易纠纷应当通过政府和贸易官员之间的沟通来解决。  专家普遍认为,即使征收高额反补贴关税,即使人民币加速升值,也无助于美国增加就业,无助于摆脱当前经济困境。因此,货币汇率法案完全是政治的产物。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罗迪11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美国就汇率问题对人民币施压是选举政治和国内经济困难的混合产物。一方面,明年就是美国的大选年;另一方面,美国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已经延续数年,国内民众对于经济复苏乏力不满情绪较多,因而有议员再度打出“汇率牌”来转移视线并力图获得大选加分。  他说,这一做法对美国而言是弊大于利,他反对该法案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国会参议员们并未关注中美经贸结构的基本面,没有关注中国贸易顺差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比几年前大幅下降的事实。  专家认为,从贸易角度衡量一国汇率,应该考量该国进出口总量的平衡状况,中国近年来一直致力于促进贸易平衡。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1年上半年,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2.8%,贸易顺差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降至1.4%,已处在国际公认的合理区间;中国的进出口贸易更趋平衡,与汇率水平相符。  奥本海默基金总经理李山泉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即使美国通过该法案,也无助于解决美国的就业问题,因为这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说,每当美国经济面临困境,每当临近总统大选,人民币汇率都会首当其冲受到责难,“这完全是政治游戏。从经济角度上讲,我不觉得人民币需要升值,甚至我认为人民币需要贬值。”  包括美国进出口商会在内的50多家美国行业组织近期明确表示反对《法案》。这些行业组织认为,单方面的立法行动会给美国企业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因为中国对美国出口商而言是增长最快的市场。  根据美国立法程序,《法案》还需要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并由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后才能成为法律。一旦成为法律,美国政府可以对所谓“汇率被低估”的主要贸易伙伴征收惩罚性关税。  “和中国进行贸易战,是个很愚蠢的做法,”美国华德国际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艾伦·威尔代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增加进口关税最终会“惹火上身”,“因为一旦开始增加关税,就会引发贸易战,并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蔓延全球,最终所有的代价都会由美国消费者来承担。”  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拉里·怀特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指出,从经济角度来看,征收高额惩罚性反补贴关税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决策,“因为它实际上是在惩罚美国消费者”,会导致美国商品价格全面上涨,引发通货膨胀风险。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威廉·高尔斯顿等专家认为,在博纳等共和党高层不改变立场的情况下,这一法案将很难在众议院获得通过,甚至根本不会得到在众议院的投票机会,因而也难以成为法律。

热点栏目

资金流向
千股千评
个股诊断
最新评级
模拟交易

客户端

移动端专享:人民币贬值别发愁!新浪自营7.5%理财跑赢贬值!

  新浪财经讯 11月11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告,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6.8115贬值230个基点,创74个月新低。分析人士表示,由于美国总统大选及议会选举共和党都获得大胜,因此市场预期美国经济可能因此复苏,从而使得美股、美元迅速走高,人民币汇率因此受到压制。

  美联储加息概率回升至70%

  美国总统大选之后,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赢得了美国总统的宝座,此外在参议院、众议院共和党均获得了多数党地位。这使得共和党的政策几乎完全不会遇到阻力,从两院到白宫可谓一路绿灯。

  在最近的90年中共和党都没有获得过这样的优势,华尔街认为强大的政治优势保证了特朗普经济改革可以顺利执行,因此看好美国经济增长。

  美银美林汇市策略师Ian
Gordon称,“这仍是大选后的反应,对我们而言,共和党在白宫和国会选举中大获全胜,明显预示明年会出台颇为重大的财政刺激措施,这对利率利多。”

  特朗普—曾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美国新当选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多次表达逆全球化观点,并宣称将提高中美贸易壁垒,列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并称中国是“最大经济竞争对手”,甚至建议对进口中国产品收取45%的关税。不过特朗普认为是中国政府人为压低了人民币汇率,所以他要求人民币尽快升值,不要再占美国便宜。

  而现实是现在人民币面临的是较大的贬值压力。

  美股强势反弹 美元指数创2周新高
亚洲货币普遍走低

  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投资者继续评估他的胜选对经济政策的影响,市场认为,如果特朗普开展刺激政策将提振通胀,并有助于美联储升息前景。市场风险情绪因此高涨,道指再创历史新高,而美元指数也延续升势。

  根据CME的FedWatch,货币市场预计美联储12月升息机率约为70%。

  特朗普曾承诺实行税收改革,这可能将更多美国企业的获利引回国内,并增加财政开支,而且预计经济增长也将推高通胀和美元利率。

  汇丰分析师Paul
Mackel说道,“对亚洲货币而言,特朗普将来的政策或许有些负面,因为亚洲地区依赖于贸易,或是依赖于对美国贸易,或是依赖于对中国贸易。”

  贸易保护注意抬头
全球贸易战或已悄然开打

  孤立主义倾向的特朗普(Donald
Trump)能当选第45任美国总统,恐怕并不是一个孤立事件。随着全球经济增长的放缓,贸易保护主义在全球各地都有所抬头。

  据世界贸易组织(WTO)周四(11月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0月中旬的五个月期间,20国集团(G20)总计出台了85项新的贸易限制性举措。

  虽然G20集团今年9月还在杭州会议上重申,要建设开放的世界经济,反对保护主义,促进全球贸易和投资。但即便承诺言犹在耳,现实却是另一番景象。

  正如特朗普的成功当选所彰显的事实,那些认为全球贸易体系其实是有害的人们,和那些感觉被全球化浪潮所抛弃的民众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共鸣,如今政府也加入了其中。

  对新兴经济体整体而言,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将打击新兴市场对美国的出口,是个利空的因素。但美元的贬值及美国经济的下行,对新兴市场货币有升值压力,新兴经济体整体的表现也相对更好,这是一个利好的因素。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