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欧盟将进入长痛期

美国金融危机卷土重来
中国产能过剩矛盾集中释放  “十二五”要考虑反危机  访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  刘晓午  编者按/
美国《新闻周刊》曾撰文总结了“美国可向中国学习的五件事”,其中之一就是“中国人的五年计划”。自由散漫的美国人关注中国人的“五年计划”难免雾里看花。但对集体主义年代走来的中国人来说,“五年计划”是这个国家和民众之间情感联系的重要方式,从赶英超美、备战备荒到最终走向改革开放,每一次五年目标的提出都曾让国人跟着激动不已。如果说“五年计划”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台阶的话,我们已经走过了十一级,正在迈向十二级。从“十一五”开始,“计划”变为“规划”,政府正在逐步将权力还给市场。然而,历史已经说明,与政府改革一样,中国经济转型之路无比艰难,未来五年国内外环境复杂多变也更增加了经济转型的不确定性。本报特约两位知名的政府经济政策智囊,为读者解读中国经济发展瓶颈,展望未来政策走向。  全球金融危机下,“十二五”中国经济面临哪些挑战?中国经济未来转型的动力和路径何在?  在“十二五”规划破题之际,曾参与“十一五”规划课题研究的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的专访。在王建看来,“十二五”中国经济的目标已不是发展而是反危机,应对危机的战略就是他一直倡导的城市化。  危机重来  各种内外矛盾可能会在“十二五”中期爆发,产生一次金融危机。  《中国经营报》:你判断“十二五”期间中国将面临的经济环境如何?  王建:我认为,“十二五”关键问题不是发展和增长的问题,而是反危机。从国际来看,目前美国再次推出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及3000亿美元的刺激政策,说明美联储正在为明年的衰退未雨绸缪,提前作好准备。  在金融危机时期,美国采取了掩盖矛盾的刺激政策,庞大的有毒资产基本上没有得到处理,而是采用修改会计规则的方式,暂时将大量坏账掩盖起来。一旦这些坏账再次暴露时,美国就必然会再经历一次金融危机。美国想通过推行再工业化,通过企业创造的利润来弥补金融系统坏账。但是这条路难以行得通,因为,美国制造业竞争优势已无法恢复。所以,美国金融危机将会在2011年卷土重来,在2012年、2013年全面爆发。这就是美国经济的未来——一个大L型的走势,长期低迷萧条。  《中国经营报》:那从国内分析,中国经济有什么新的变化?  王建:以往中国的经济调整发生在短缺背景下,但是近几年来,供应短缺背景在淡出,在本轮经济增长中转化为过剩背景。目前影响中国经济增长的已经不是短缺产业的瓶颈制约,而是产能过剩。

近日媒体热炒的中国新一轮刺激政策,能否实现保增长与调结构兼顾的目标,这是投资者最关注的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向记者表示,中国经济目前最大的风险不是软着陆与硬着陆问题,而是正在走向生产过剩危机。目前为保增长采取的新一轮刺激措施,虽然可以暂时保增长,推迟这一危机爆发,从长远的角度,中国的生产过剩危机难以避免。

欧盟将进入长痛期——专访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  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持续扩散背景下,6月26日~27日,全球20个主要经济体的首脑聚集加拿大多伦多,就全球经济与金融体系的未来道路等问题进行高峰论坛。G20峰会最关注的议题是什么?《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  《中国经营报》:G20峰会之际正值欧洲债务危机持续扩散,目前欧美国家立场存在哪些分歧?  王建:G20的最主要矛盾还在于美国和欧盟的货币霸权和财政政策安排的矛盾。这一次美元对欧元大幅升值,实际上是三大主权公司刻意降低欧洲等国家的主权债务信用,打压欧元的用意明显;另外,最近美国新屋开工和消费数据都不好,美国希望刺激政策继续保持稳定,而不能轻易退出,但是欧盟等国家已经开始进行财政政策收缩了,两者之间的宏观经济政策再次出现矛盾。  因为中国是美国的最大进口国,人民币升值就意味着美国必须为同等数量的进口支付更多美元,人民币大幅度升值肯定不符合美国的经济利益。但同时中国还是美国最大的资本输入国之一,而中国的外汇收入中有相当大的部分是国际热钱,热钱流向中国,一是看中国经济好,二是看人民币升值的前景。所以,美国绝对不愿看到任何国家的货币对美元取强势,但人民币绝对是个例外,就是因为中国这个“储钱罐”可以把国际资本源源不断地输送到美国。如果我们看清了美国对中国的物质产品与资本的依赖关系,让人民币小幅升值,不仅对中国有利,也对美国有利。  《中国经营报》:为什么说美元和欧盟的货币霸权之争是当今金融市场的主要矛盾呢?  王建:次债危机爆发以来,欧元三次站上兑美元1.5以上的地位,但这三次都不是因为欧元强,而是因为美元太弱,是因为美国的金融市场与经济在受到一次次的剧烈冲击。前两次欧元从1.5的高位跌下来,都是由于美国在欧洲的周边策动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冲突,甚至发展到俄罗斯舰队与北约舰队在黑海的对峙。2009年12月4日,当欧元第三次站上兑美元1.51高点时,美国的三大评级公司突然同时宣布对欧元区5国调低主权信用评级,是用打击欧元区主权信用的方式来压制欧元的强势,由此所诱发的欧元危机,直到现在不仅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  美国之所以能够从主权信用角度打击欧元,是因为欧元在设计的时候就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只有货币统一而没有财政统一。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由于财政统一,可以在全国范围内通过国家财政的转移支付解决落后地区支大于收的矛盾,美国、英国与日本由中央财政集中的财力都要占到全部财政收入的70%以上,但是欧盟集中的财政收入仅占1%。此外,对欧元区来说是只有货币政策没有财政政策,但是对欧元区各国来说,就是只有财政政策而没有货币政策。  美国这次救市措施中的重要一条,就是让美联储直接购买美国财政部的国债,但是欧元区国家由于货币政策被上收,救市就只能靠多发国债,由此导致欧元区国家的平均债务从2008年的2%飙升到去年的接近7%,希腊等5国以前的经济发展状态就不好,这次为了救市国债就发得更多,所以给美国抓到了机会。  欧洲要想挽救欧元就必须严格控制住欧元区各国赤字的增长,欧洲经济就会由此陷入严重紧缩,这对欧洲的经济复苏是严重制约。同时,紧缩赤字所带来的削减工资和福利必然会引起欧洲社会矛盾的激化与动荡,更不利于经济的健康增长,近来在英国和希腊所发生的大罢工就说明了这种情况。欧盟要想彻底解决欧元问题还必须从根本上改变欧盟的政治体制,让财政与货币都统一起来。目前看欧盟将走向何方还很不明朗,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即不论欧盟在这场危机中是向前进还是向后退,都会经历一个较长期的痛苦过程,是一个伴随着需求收缩与社会动荡的较长期低增长时期。

王建强调,要避免这一危机,真正实现长远的保增长,不能靠刺激政策
须从调结构入手。主要是加速城市化与大力调整收入分配结构。这两方面可产生大量可持续的需求。

现在的保增长与四万亿保增长差不多

对于为保增长采取的新一轮刺激措施的预期效果,王建并不乐观,他明确指出,无论是加大投资还是降准减税,虽然可以暂时创内需保增长,推迟生产过剩危机的爆发,但从长远的角度,这些刺激措施都是在刺激供应而非刺激需求,因而难以避免生产过剩危机的爆发。

现在的保增长与四万亿保增长差不多。都出现经济增长下滑,而经济增长下滑的原因是生产过剩,生产过剩导致产品滞销、产品价格及利润下滑,因此目前企业不得不减少生产,但由于新刺激措施导致的新过剩产能释放,使得市场上产品过剩更加严重,又使产品价格及利润进一步下滑,使得相关投资及经济增长进一步下滑,企业不贷款,正是因为其产品市场无需求。这一传导链形成恶性循环。王建认为,比较典型的是在中国钢铁产能严重过剩背景下,堪江钢铁基地等三大钢铁项目近日却获批,将进一步加剧产能过剩。

保增长不能靠刺激政策 须从调结构入手

王建表示,中国经济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需求不足。住房滞销可归于限购,可汽车不限购为什么也滞销,茅台也滞销,从1400元一瓶降了400元?说明,社会财富缩水、收入下降,需求下降。这种需求下降甚至蔓延到富人阶层。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放开住房限购,也没有多少人买房。房价上涨要靠需求拉起来。

怎么刺激需求?王建表示,真正实现长远的保增长,不能靠刺激政策
须从调结构入手。主要是加速城市化与大力调整收入分配结构。这两方面可持续产生大量需求。

两大外部风险隐患犹存 保增长前景不容乐观

目前,海内外经济学家纷纷对中国经济保增长前景作出预测,乐观者认为二季度甚至一季度见底,悲观者认为三季度见底,但王建的预测是要到2013年见底。

除了担忧新刺激政策的效果外,王建最关注的是制约中国经济前景的两大外部风险隐患,一个是希腊退出欧元区,引发南欧震荡。欧洲进一步紧缩、衰退,影响中国对欧出口。一个是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影响中国对美出口。摩根大通衍生品巨亏30亿美元,只是美国衍生品危机的冰山一角,一旦金融机构倒闭其被财务包装掩盖的衍生品巨亏将引发金融危机。

王建认为,即便新刺激政策能在一定程度上拉动内需,但无法拉动外需。乃至新刺激政策导致的内需增长,可能被未来外需下降化解于无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