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发行改革剑指“三高”

证监会12日正式出台了《关于深化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和《关于修改〈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的决定》,新股发行第二阶段的改革措施将于11月1日开始施行。  新股发行第二阶段启动  据新华网报道,继2009年6月10日推出新股发行体制改革之后,证监会将于下月正式启动第二阶段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此前,证监会于8月20日出台《关于深化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和《关于修改〈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的决定》的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征求意见。  此次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将进一步完善报价申购和配售约束机制。在中小型公司新股发行中,发行人及其主承销商将根据发行规模和市场情况,合理设定每笔网下配售的配售量,以促进询价对象认真定价。  同时,新股发行过程中,将进一步扩大询价对象范围,充实网下机构投资者。主承销商可以自主推荐一定数量的具有较高定价能力和长期投资取向的机构投资者,参与网下询价配售。  在询价过程中,根据每笔配售量确定可获配机构的数量,再对发行价格以上的入围报价进行配售,如果入围机构较多应进行随机摇号,根据摇号结果进行配售。  值得注意的是,增强定价信息透明度、完善回拨机制和中止发行机制也成为此次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的着力点,发行人及其主承销商应当根据发行规模和市场情况,合理设计承销流程,有效管理承销风险。  具体包括以下4方面内容。  一、进一步完善报价申购和配售约束机制。在中小型公司新股发行中,发行人及主承销商应当根据发行规模和市场情况,合理设定每笔网下配售的配售量,以促进询价对象认真定价。根据每笔配售量确定可获配机构的数量,再对发行价格以上的入围报价进行配售,如果入围机构较多应进行随机摇号,根据摇号结果进行配售。  二、扩大询价对象范围,充实网下机构投资者。主承销商可以自主推荐一定数量的具有较高定价能力和长期投资取向的机构投资者,参与网下询价配售。  三、增强定价信息透明度。发行人及其主承销商须披露参与询价机构的具体报价情况。主承销商须披露在推介路演阶段向询价对象提供的对发行人股票的估值结论、发行人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市盈率或其他等效指标。  四、完善回拨机制和中止发行机制。发行人及其主承销商应当根据发行规模和市场情况,合理设计承销流程,有效管理承销风险。  证监会解读新股发行问题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新股发行后续改革将于11月启动,证监会相关负责人12日就新股发行第一阶段改革中市场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了解读。  问题一:定价市盈率偏高  据了解,在改革前的2007年和2008年,中小板的平均市盈率是28.2和26.6倍。启动新股发行体制改革以来,中小板的平均市盈率已接近50倍左右。而上海主板新股发行市盈率也达39倍,比改革前两年有一定的升幅。  证监会相关负责人称,这一现象监管方在改革之初就已有预料。取消行政指导后,发行定价向二级市场价格靠拢是正常的。对于定价市盈率的高低,不同人有不同考虑。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最重要的是提供了一套市场机制,让发行各方按照市场意愿定价。  问题二:超募问题  该负责人称,超募问题可以从积极和审慎两个角度来看待。  发行融资规模与公司预期不一致是所有市场都存在的。从积极角度来说,超募部分对上市公司产生积极财务影响,如果应用得当,会使上市公司财务更加坚实。这是买卖双方自由博弈,是市场机制自由调节的结果。  从审慎角度来看,证监会考虑的问题是,定价能不能更加合理,如何防范上市公司是否滥用资金,内部控制和外部监管是否有效。目前,证监会在积极推进这些方面的工作。  问题三:询价对象报价偏高

IPO第二阶段改革11月启动
新股发行变法难断“内幕交易”  李辉、卢曦  继2009年6月10日推出新股发行体制改革之后,新股发行第二阶段改革已拉开序幕。按照证监会的部署,深化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相关措施将于11月1日开始施行。  在业界看来,第二轮改革最为突出的亮点是扩大询价机构的范围,充实网下机构投资者,同时进一步完善报价申购和配售约束机制。但是新规能否抑制当前新股发行当中最为突出的新股定价偏高的“顽症”,业内人士仍深表疑虑。除此之外,由于新规赋予主承销商对询价机构的选择权,无形中增强了券商在询价环节中的议价能力,这有可能会导致券商与机构共立攻守同盟,并滋生“内幕交易”的可能性。  规范询价环节
约束机构乱报价  从此次新股发行体制深化改革内容看,除了发行更市场化,抑制IPO定价过高的局面被认为是主要意图之一。但是对此新规的成效,业内人士大多并不乐观。  自创业板于2009年10月份正式挂牌以来,正式发行上市的公司有128多家,可谓硕果累累。但是一个突出的问题也始终如影随形——新股定价过高,资金超募严重,有圈钱过度的嫌疑。  “资金太疯狂,二级市场的爆炒加剧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从目前公布的业绩报告看,创业板公司的业绩远低于市场预期。这使得市场赋予其高估值的基础并不牢固。”上海某公司一位基金经理指出,二级市场价格疯涨根本就是非理性的,这也引发投资者质疑当初发行高定价的合理性。  数据显示,2007年和2008年,中小板的平均发行市盈率分别是28.2倍、26.6倍。启动新股发行制度改革以来,中小板的平均发行市盈率达到49.82倍,上海主板的平均发行市盈率达到39倍,比2007年和2008年的36.23倍和29.69倍都有不小升幅。  监管层显然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希望在二次改革中得以纠正。证监会主席尚福林曾经强调,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后续措施,将“加强对询价、定价过程的监督,真正形成既有利于保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又有利于提高融资效率,支持企业发展的体制机制”。  《指导意见》特别强调:发行人及其主承销商应当根据发行规模和市场情况,合理设定每笔网下配售的配售量,以促进询价对象认真定价。根据每笔配售量确定可获配机构的数量,再对发行价格以上的入围报价进行配售,如果入围机构较多应进行随机摇号,根据摇号结果进行配售。  “这实际上是加大了询价机构的责任,要求他们的报价更科学合理”,国信证券投行部一位保荐人告诉记者,目前网下配售采用的是对全部有效申购进行同比例配售,所有有效报价机构均可获配股份,由于认购踊跃,单个机构获配股份数量较少。  采取新的配售约束机制后,将对机构在询价过程中的审慎报价形成软约束。对于申购资金量大的机构,其中签新股数量有可能大大提高,如果后市不慎,损失也将很惨重。“确实有些机构是逢新(股)必申(购),对新股定价研究并不认真,新的规定对他们是个挑战。”  证监会有关负责人也表示,询价对象报价整体偏高的成因很复杂,部分原因在于网下配售股份比例偏低,单一机构对象获配数量少,对询价机构约束力度不够。  与此同时,为了提高定价信息的透明度,《指导意见》还要求主承销商披露推介路演阶段投资价值研究报告的关键结论和主要参考信息,以督促主承销商更加重视其投资价值研究报告;并且强制披露网下机构报价情况。  不过,在广发基金副总经理朱平看来,新股发行定价偏高,问题并非单纯出在IPO环节上,“二级市场价格那么高,一级市场定价自然水涨船高。这是由资本市场氛围决定的。”

针对A股市场中新股发行机制的混乱问题,监管层在去年即启动了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制定了一系列措施以推动承销商、询价机构在市场定价方面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但从目前的实践看,机构定价能力和主承销商的估值能力仍然令市场产生较大质疑,而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询价机构报价水平整体偏高的问题更是尤为突出。  近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深化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正式提出了新股发行的第二阶段改革措施。此次改革的重点在于,一是适当扩大参与询价的机构范围,允许主承销商推荐一定数量的具有较高定价能力、优质长期的机构投资者参与网下询价和配售。二是完善询价过程中报价申购和配售约束机制,提高中小型公司新股发行中单个机构获配股份的数量。三是要求主承销商投资价值研究报告、参与询价的各配售对象的具体报价予以披露,以增加透明和社会监督。四是完善回拨机制和中止发行机制,督促发行人及其主承销商合理设计承销流程,有效管理承销风险。  业内专家认为,此次指导意见有助于遏制目前新股发行中存在的“高发行价、高市盈率、高超募额”的无风险三高现象,但对于如何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还需要作出更细致的规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