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五”结构调整:破题易 收效难

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尽管尚在讨论,但经济结构调整与增长方式的变革成为“十二五”规划的主题之一,已经毫无悬念。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将于10月15日至18日在北京召开,主要议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研究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  “十一五”期间中国经济发展如何?“十二五”中国经济又面临哪些挑战和机遇?宏观经济政策会如何演变?为此,《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了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庄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杨瑞龙,在他们看来,作为世界增长最快的新兴经济体之一,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破题易”,但收到实效,却需要更大的努力与付出。  倒逼结构调整  《中国经营报》:在“十一五”与“十二五”的结构调整上,市场化的导向更为强烈?  庄健:确实如此。从国内和国际来看,从供应方和需求方两方面来看,“十二五”的结构调整市场动力是非常强劲的。从需求来看,金融危机对于外需的减弱是长期的,战略需求政策从外部转向内部;二是从供应方面来看,要素成本的上升是大势所趋,这必然要求改变过去依赖低价资源的粗放型经济增长。  《中国经营报》:举个例子,在“十一五”后几年,我们看到劳动力成本上升非常明显,这对于“十二五”经济发展有什么影响?  杨瑞龙:确实,2010年中国低端劳动力市场发生了一系列深刻的变化,出现了结构性拐点变化,这反映了工资形成机制发生了深刻变革。  《中国经营报》:如何开启这一新阶段呢?  杨瑞龙:工资形成机制的变革将从根本上改变劳资关系,改变工资上涨严重滞后于国民收入上涨的局面,使中国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发生革命性的变化,从而启动中国市场化的收入倍增变化,改变中国收入分配不公,提高国民的整体消费率,加速中国“收入-消费升级”的台阶效应的到来。这种变革将改变中国工资占GDP比重过低和消费启动大大落后于同类国家的局面,从而加速推进中国消费升级和产业升级。  包容性增长成亮点  《中国经营报》:在十七届五中全会之前,胡锦涛总书记首次倡导“包容性增长”这种提法有什么由来,对于“十二五”建设有什么影响?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学者认为,未来5年,中国将面临持续的加速性的市场化工资上涨。在不断加速的城市化进程、进一步工业化以及制度改革的作用下,将出现工资的补偿性上涨、保留工资的提高以及工资与劳动生产效率的同步提高。这些因素均决定了,中国将在中期阶段面临工资水平较快增长的新时期。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研究所、东海证券等机构近期联合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2010年三季度),主题为工资形成机制变革下的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报告认为,中国低端劳动力市场的工资形成机制,正从传统的“生存工资定价法则”转向“保留工资约束下的市场议价法则”转变。  报告预计,在当前中国劳动力市场效率持续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占国民收入比重持续下降以及中国贸易依存度偏高等条件下,未来持续加速的工资上涨不会影响中国制造业的总体竞争优势,也不会在近期转化为通货膨胀的压力。  报告分析称,工资形成机制变革对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首先,劳资关系将发生深刻变化,带来收入分配格局的变动,为中国迎来库兹涅茨倒U曲线的拐点性转变提供了新契机,为缩小收入分配差异过大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将促进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由外需驱动向内需驱动、投资驱动向消费驱动转变。  “(劳动力价格上涨)将有利于改变目前存在的各种深层次结构性困境。”报告指出,目前工资形成机制的变革将从根本上改变劳资关系,改变工资上涨严重滞后于国民收入上涨的局面,使中国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另外,低端劳动力市场工资的上涨将对不同区域的生产成本带来不同的影响,从而使各种传统产业在区域成本差异的推动下,向中西部加速进行“梯度转移”,使东部留出产业升级的空间。  此外,工农关系、城乡关系将发生变化;要素价格比的变动将促使产业结构升级,中国也将步入人力资本投资的加速时期。  “工资水平的快速上涨将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各种要素价格之比,使市场主体自发进行要素替代,采取技术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生产方式,促使企业提高自主研发和技术进步水平,从而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报告指出。

摘要: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杨瑞龙、毛振华、刘元春等教授提出,中国在未来五年左右将面临持续的加速性的市场化工资上涨的局面,中国将在中期阶段面临工资高速增长的新时期。
  上述观点是9月25日记者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0年第三季度)中国未来五年工资持续加速上涨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杨瑞龙、毛振华、刘元春等教授提出,中国在未来五年左右将面临持续的加速性的市场化工资上涨的局面,中国将在中期阶段面临工资高速增长的新时期。
  上述观点是9月25日记者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0年第三季度)”论坛上获悉的。
  在本次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发布了题为《工资形成机制变革下的市场导向型经济结构调整———契机、路径与政策》的中国宏观经济形势报告。
  报告认为,2010年中国低端劳动力市场发生了一系列深刻的变化。以农民工为代表的低端劳动力工资不降反升,且增速超过城市工人工资的涨幅;伴随经济的触底反弹,大规模的“农民工返乡潮”快速被“民工荒”所替代,低端劳动力的供给已经由总量过剩转向结构性过剩;各种民营和外资企业大幅度提高招工工资,各级政府大幅度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劳资关系”冲突进一步加剧,罢工事件开始频繁发生。这些现象的出现不仅说明了中国低端劳动力市场出现了结构性拐点变化,更为重要的是它宣告了中国低端劳动力市场的工资形成机制正从传统的“生存工资定价法则”转向“保留工资约束下的市场议价法则”。这种低端劳动力工资形成机制变革将进一步带动中高端劳动力市场的劳资关系和工资形成机制的变革。
  报告认为,在中国劳动力市场效率持续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占比大幅度下降以及中国贸易依存度偏高等条件下,未来持续加速的工资上涨不会影响我国制造业的总体竞争优势,也不会在近期转化为通货膨胀的压力,影响中国宏观经济的稳定。更为重要的是,它将有利于改变目前存在的各种深层次结构性困境。中国低端劳动力工资形成机制的变革必将成为引领市场导向型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支点,为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带来新的契机,开启中国市场导向型经济结构调整的新阶段。
  报告同时认为,我们不能过分夸大低端劳动力市场供求拐点式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工资水平的快速上涨所带来的负面效应,而是必须高度重视这种低端劳动力市场工资形成机制变革的战略性意义。
  对于今后工资上涨将带来哪些影响,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林岗认为,虽然工资上涨会增加企业的运营成本,但从宏观经济、国民经济角度来考虑还是大有好处。首先,可以使内需增加;其次,对劳动力和资本向中西部转移也有好处;最后,用资本替代劳动可以促进资金密集型或者技术密集型的产业发展,促进产业结构的升级,提高企业技术水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