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娱乐app机构激辩加仓契机

澳门新莆京娱乐app,7月28日,沪深两市放量上行,上证指数大涨2.26%,站稳2600点。自7月2日创出2319.74点的低点以来,该指数累计反弹幅度达10.95%。  这是下跌过程中的短暂反弹,还是一轮反转行情的开始?下半年哪些行业将会成为基金青睐的热点品种,获得超额收益?针对当前投资者关注的热点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南方小康指数基金拟任基金经理杨德龙、易方达消费行业拟任基金经理刘芳洁。  担心踏空机构加仓  《中国经营报》:此前市场担忧周期类企业盈利下调,估值会进一步下移。但近期周期性企业成为反弹的领涨品种,是否意味着股票价格已经充分反映盈利下调预期,市场已经见底?  杨德龙:市场连续反弹突破2600点,前期看空的氛围逐渐转为看多。自上周反弹开始,基金开始加仓,仓位提高5%以上。目前,市场担心的是踏空,机构的预期是即便会再次回调,底部也会逐步抬高,已经不担心会跌破2300点。而随着市场情绪转为乐观,市场会延续反弹趋势,在2500~2600点间震荡上扬,寻找反转的契机。  不过,反转都是事后判断,因为市场总是走一步看一步,现在大家还是按反弹的心态来操作。等几波反弹后,市场筑底,政策放松,大家才敢确认市场已经反转。目前来看,反转还要看政策转向,这是个契机。  刘芳洁:自4月以来,市场经历持续调整,但股票价格的下跌是否已经充分反映业绩下调的预期,这很难去定义。一方面估值是相对动态的因素,同时还要考虑一个大的经济背景:转型。35万亿的经济体改变经济增长方式,这意味着周期性行业的份额会下降,前景也比较有限。而资本市场很注重行业前景和预期,对于周期性行业而言,确实很难给一个很好的预期。因此,当这些品种跌多了,市场觉得估值便宜,投资者会去买,但等股价反弹一段时间,大家又会觉得周期性行业没有前景,没有空间,又会减持。市场总是这样,不断思考和调整预期。  分歧:周期VS非周期  《中国经营报》:结合对经济大背景的判断,你下半年配置的重点行业是什么?选择的标准是什么?  刘芳洁:2010年可以定义为中国经济转型元年,资产配置要提升到战略的角度考虑。1998年以前,市场认为中国是轻工业时代,以家电为代表的行业大幅跑赢市场。但1999年后,开始进入城镇化时代,推崇重工业,钢铁、水泥、煤炭、有色等周期类品种成为市场热点,在这个阶段,四川长虹、康佳等曾经的大牛股被资金抛弃,大幅跑输市场。如今,国内经济又到转型阶段,战略配置又到了非常重要的阶段,我认为资产应该配置到和中国经济转型相匹配的行业方面,例如受益于收入政策改革的大消费。  我们看好包括食品饮料、保险、医药等大消费,不过选择的标准跟以前有些变化。过去10年,市场追捧的是以贵州茅台为代表的奢侈品、高端消费品,这种现象和当时的经济背景密切相关:收入结构分配不均衡,居民劳动者的收入占GDP的比重下滑。但在未来,普通劳动者的收入占GDP的比重不断提升,政府还会加大社会保障体系的投入,这是整个社会收入平均水平的提升,可以直接提升消费动力。因此,我们会更关注中低端消费,在区域上,偏向于选择中西部区域等一些欠发达地区,深入挖掘三线、四线城市的一些品种。

从7月2日至8月9日,上证指数由底部反弹300点,幅度达12.58%。但仅8月10日,指数一天下跌77.26点,跌幅达2.89%。这是否意味着反弹行情接近尾声?市场曾一致预期经济数据下滑,政策将在9月放松,但随着通胀预期的升温,这一预期是否将会改变?围绕这些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景顺长城投资总监王鹏辉、诺安基金投资总监、诺安主题精选拟任基金经理杨谷、中银基金研究总监、中银价值拟任基金经理张发余。  估值修复行情结束  《中国经营报》:如何看待7月以来的这轮反弹行情,是延续反弹,还是演绎为反转?  王鹏辉:7月以来的这轮反弹是估值修复行情。如果仅仅看估值修复,市场的反弹幅度已经差不多了。但这不代表反弹行情已经结束,后面还要看企业盈利的情况。如果银行地产等周期性行业的盈利上调,反弹行情可能还会延续。另外,进入下半年,大家开始用2011年的业绩预期来衡量估值,市场可能再次找到未来三至六个月的中枢位置。但总体来看,下半年市场没有趋势性的行情,政策上也不具备大涨大跌的触动因素。  杨谷:7月以来的市场表现只是前期大幅下跌的报复性反弹,整个市场震荡寻底的趋势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估值是压制市场上涨的一个因素。剔除银行、煤炭、地产等传统行业,整个市场的估值还是比较高。下半年,我们可能看到房地产对市场形成的压力,它主要表现在房价比较高,需要通过房价的下跌或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来缓解这种压力。但不管是哪种方式,目前的通胀水平不低,对经济的压力比较大。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市场还是会缺乏中长线的投资机会,这是市场比较大的压力。  张发余:7月以来,市场持续反弹主要是建立在市场对政策宽松预期、市场流动性改善以及中报业绩促进估值整体修复要求等诸多有利因素基础之上。随着管理层关于政策的分歧逐渐弥合,流动性得到缓解,市场已进入可投资区域,将迎接短期反弹,但是整个市场反转的条件还不具备,仍需要反复筑底过程。在反转条件尚不具备的背景下,短期,我们看好周期性行业,中长期则关注政策“调结构”的方向。  预期政策会微调  《中国经营报》:通胀预期加强,对政策放松的预期是否改变?是否会做抗通胀主题配置?  杨谷:2010年整体是过渡年,经济目前靠政策刺激走强并出现资产泡沫,后面政策会逐步退出,也许退出的过程曲折而缓慢,但方向是确定的。近期政策逐步进入观察期,利空政策继续推出的可能性不大。我认为,影响大盘未来走势的主要因素不再是政策,而是经济放缓的程度。整个经济数据恶化,企业的盈利可能会在三季度下滑,会对市场产生压力。未来宏观经济如果出现不好的数据,则政策会稍微松动,这可以视为大盘见底的指标。但如果政策力度不够,三季度市场可能很难出现大幅度反弹。除此之外,汽车行业和地产行业的去库存,会带动整个产业链有个去库存的过程,这也是影响整体指数走势的关键因素。  张发余:现在市场的共识比较一致,即政策继续收紧的可能性降低,同时政策会做一些微调。  王鹏辉:我会寻找一些受益通胀、或者是和通胀不太相关的品种,不会去配置通胀中受损的品种。农产品是直接受益通胀的品种,但相关领域里质地优秀的上市公司较少,可选择性较小。我会更关注消费品和新兴产业。如果出现通胀,消费领域里有不少很好的标的可以回避通胀压力甚至在通胀中受益,比如白酒,通胀一来,价格还可以上涨。又如服装行业,通胀来了,服装价格显得便宜,还可以涨价。这两个行业考虑其盈利时,可以不考虑通胀的变化。但在看传统行业时,就要考虑通胀的因素。  寻找超预期个股  《中国经营报》:三季度将采取什么样的投资策略?  王鹏辉:我认为市场未来会进入一个平台阶段,它类似于2009年9月至2010年3月的行情,系统性风险已经降低,市场看不到明确方向,但个股行情很活跃,一些行业趋势好、盈利增长明确有超预期可能的个股有机会。我的配置方向还是大消费和新兴产业。从产业盈利角度,这两个行业趋势向好,增长快或盈利稳定,会产生一批增长强劲的企业。从这里选择高增长的股票概率更高。估值方面,虽然它们相对于金融地产的溢价比过去更高,但这是因为金融地产的估值下降,并非是这两者的估值大幅提升,它们的估值仍然可以接受。  杨谷:我们目前还是采取相对保守的投资策略,需要继续观察经济数据和政策的方向再作调整。从行业配置来看,我们会继续寻找与转型相关的新兴行业、节能环保等,但这些属于前期准备工作,因为这些品种目前的估值比较贵,目前还处于一个找股票的阶段,需要等待更好的买入时点。而传统行业方面,地产、银行股估值已经很低,泡沫较少,但这个市场可能有时候便宜的股票会更便宜,也许要等待整个政策和经济明朗化,才可能会有转机。  张发余:在经济周期不同阶段,各类资产收益表现有明显差异,我们将根据经济周期调整资产配置,通过不同周期阶段的大类资产配置变化来提高收益水平,优先选择收益高的资产类别;我们中长期看好中国经济和内需消费行业以及新产业。在投资策略上,既会关注周期性蓝筹的估值修复,也会把握大消费和新兴产业等经济增长转型中的优势行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