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开行力挺香港的人民币融资业务

香港正在努力发展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从长期来看,这对于维持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有重要意义。这一目标也得到了国有金融机构的大力支持。于2009年7月29日在香港成立首家营业性分支机构的国家开发银行日前公布,为了支持香港人民币业务发展,该行拟于香港筹集部分人民币资金,用于其于委内瑞拉的人民币贷款项目,筹集的形式包括同业拆借,以及发行人民币存款证以及债券。  据了解,国开行这次是为了中石油与委内瑞拉石油开采合作项目,提供10年总额200亿美元长期融资合作框架协议,包括100亿美元和700亿人民币的贷款。如果按过去的方式,国开行需要在海外和内地分别发行美元和人民币债券融资,后者是典型的“内地业务”。但现在国开行把这部分业务搬到了香港,无疑为香港创造了70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需求。今年4月份香港的人民币存款额只有808.94亿元,与此相比,700亿元的人民币需求绝对是一个业务“大单”!  香港金管局副总裁彭醒棠透露,已有多家国际金融机构都表示有意在港发行人民币债券,包括两家海外机构及3家内地机构,其中之一便是国开行,而国际金融机构的其中之一可能是亚洲开发银行。估计今后会有更多的国有金融机构会到香港捧场,以支持香港发展人民币离岸中心。

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陈元23日出席一研讨会时指出,该行有意每年来香港发行债券,而投资总监兼香港分行行长狄卫平更阐述该行在港的350亿元人民币融资大计,务求以行动支持香港发展成主要的离岸人民币融资平台。  陈元表示,香港的人民币存款量日益增长,而且享有全国最重要金融中心的地位,故此国开行会充分利用香港作为融资平台每年发债,而且额度会随离岸人民币的增加而不断扩大。国开行早前与委内瑞拉社会发展银行,就一项100亿美元及70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签订协议,狄卫平指出,当中350亿元人民币将分3年在港筹集,而正在公开发售的50亿元人债,正是融资计划的一部分。  狄卫平说,国开行原计划在港筹集全数700亿元人民币,但考虑到对市场的影响,最后决定仅筹集当中一半:“香港人民币的规模仍然很小,到年底可能有1500亿到1700亿,到明年就2000多亿,我们3年筹350亿,已经占市场容量的15%,可见影响很大。”

香港5月21日 –
在境内融资资金成本难下、监管层提高资本要求背景下,不少中资银行已将融资视野投向了全球,以中资国有大行为代表开始渐进构建自己的全球债券融资池,尽管海外市场仅能满足其部分资金需求,但这对蓄势扩张的海外分支已是“锦上添花”。

图片 1

图为人民币、日元、美元、欧元、英镑和瑞郎现钞。REUTERS/Kacper Pempel

中资银行的境外资产规模在贸易融资和跨境贷款需求飙升带动下正飞速扩张,而母行却受利润增速下滑及普通股本融资受限等诸多掣肘困扰,海外分行努力突破资金“瓶颈”,开始把目光投向了债务等资本工具来筹集资金。

中国第二大银行–建设银行(601939.SS)法兰克福分行周一计划发行两年期人民币债券,上周其悉尼分行已发两年期人民币债券;三周前,其香港子公司建行在瑞士成功发行一笔3亿瑞郎五年期债券,这亦是大中华区机构公募发行的首支瑞士债券。

而不久前,农业银行(601288.SS)香港分行则发行了首支法兰克福中资行债、中国银行(601988.SS)悉尼分行发行了澳大利亚首笔人民币债券。

今年以来,中资大行境外分行纷纷加快海外发债,足迹已踏至亚洲、欧洲、大洋洲诸多全球金融中心,形成遍地开花之势。较低的融资成本和机构投资者对人民币资产需求上升让中资行发债颇为顺利。

“建行首次尝试瑞士发债,目前看效果不错,中资银行境外发债能扩大海外影响,让更多市场的投资者了解熟悉,并分散发债市场。”担任建行“瑞士债”独家经办人的瑞银证券中国债券资本市场部主席毕学文表示,多地发债亦能避免银行对某一种债券需求饱和及由负债结构不合理造成的汇率、利率的风险。

建行人士并透露,建行亚洲本次赴全球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之一–苏黎世发债,基于几个原因考虑:当地融资成本较低、没有建行其他海外分行可避免融资冲突、苏黎世地区投资者与香港发债投资者重合较少。

“中资银行境外分支的资本金规模决定了业务规模,境外机构要扩大业务,就需要不断补充资本金,中资母行境内资金成本普遍上行,境外发债从财务成本角度考虑对境外分支行非常具有吸引力。”一位外资行中国策略师说,中资银行正加紧开展国际业务,通过在海外筹资来强化依靠海外业务盈利。

他并表示,2014年对发行人来讲,是锁定低成本融资的好窗口,因下半年美国可能进入加息周期。而银行的海外分支可直接将用筹集的资本金计入母公司的财务报表,但不需要将其转换成人民币回流到国内,这也规避了以境内企业作为发债主体须经国家监管部门审核的发债程序。

目前海外融资成本远低于内地,香港市场一年期存款证利率普遍在2-3%之间,三年期离岸人民币债券收益率也介于3%-4%之间,与内地融资成本相比,有一定幅度的折价。

境外机构对集团的盈利贡献成为2013年几大中资银行年报的一大看点。截至2013年末,中行海外资产规模为6,308亿美元,同比增25.8%,海外税前利润增19.4%至66.63亿美元;工商银行(601398.SS)境外机构资产规模为2,091.63亿美元,较上年增长28.5%,税前利润22.33亿美元,比上年增长33.5%,增速明显高于境内;建行的海外机构资产增长41.1%,利润总额亦增长22.6%。

而中资银行母行近期的融资需求也因资本新规及潜在不良贷款率增加而居高不下,预计在未来两年将创纪录地筹资1,200亿美元,并将采用发行优先股等混合型证券进行筹资,截至目前,已有浦发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公告将发行优先股。

**中资银行离岸债券发行热潮起**

悄然间,几大国有中资银行已陆续构建海外融资计划,开始步入“左手外币”、“右手人民币”的阶段,海外融资计划里都有着多种融资选择和准备。

其中以海外业务占比最大的中国银行计划最为引人注目,并给其他中资银行带来一条借鉴之路,中行2013年底已公告成立海外借款证及中期票据共计200亿美元的海外融资,以助海外分支机构业务发展。

了解到,这100亿美元额度的MTN计划,将集中在亚太区及欧洲作公开发行,陆续有人民币或外币的融资计划滚动发行。

目前中行的MTN计划已成功发出数笔融资,第一笔即是去年12月,中行香港分行发行20亿元人民币的台湾宝岛债;今年1月,其伦敦分行则在伦敦发行了25亿首笔人民币债券;今年2月,其新加坡分行发行了30亿元的人民币“狮城债”;今年4月,其悉尼分行发行了20亿元人民币债券;今年5月,其卢森堡分行亦发型了首支卢森堡人民币债券,规模15亿元。

此外,中行香港分行今年1月在境外市场成功发行12.5亿美元高级债券,成为中资金融机构在香港最大金额的单笔债券发行,这亦是MTN计划下的首笔美元债券发行。

“此前已多次在离岸市场上发行‘点心债’和人民币可转让存单,这次的融资计划是想建立起长期的海外融资业务渠道和丰富优化负债结构,资金用途主要是助力海外机构业务发展。”中行全球金融市场部一位人士称。

同时,中行香港分行联同摩根大通合作设计的100亿美元OCC(Overseas Credit
Certificate)计划,这是全球首个以香港本地银行融资产品为包装进入美国市场的融资工具,属私募发行,发行对象集中于美国合格的机构投资人,在该计划下,中行香港分行可发行不少于七天而最长一年的海外借款证。

中国三大政策性银行之一的国家开发银行于2013年11月在香港设立总值70亿元人民币的债券发行计划(Debt
Issuance
Programme)。这是首个由内地金融机构设立的离岸人民币债券发行计划。该计划让国开行能在单一框架下发行不同条款、类型及年期的债券。

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国开行已于2013年底在香港发行首期45亿元债券,今年3月又发行了10亿人民币债。

而交通银行(601328.SS)亦于去年8月公布在香港建立两个融资计划,即未来2-5年内在香港发行不超过50亿元人民币债券计划;交行香港分行在2015年底以前发行总额不超过30亿美元等值的欧洲中期票据计划,今年1月业已发行首笔7亿美元的中期票据。

中国农业银行香港分行亦是于2013年建立了50亿美元的MTN中期票据发行计划,去年12月在香港成功发行5亿美元中期票据;其纽约分行2013年在美国建立了扬基存款证发行计划(Yankee
CD Program),并顺利完成首笔存款证发行。

建行也启动了欧洲中期票据项目,并于2014年3月成功发行40亿元规模人民币债

券,单次单年期最大规模的人民币债券发行。

工行2013年10月亦公布了50亿美元中期票据计划,并已发行10年期5亿美元的二级后偿债券,这是亚洲首笔符合巴塞尔协议III要求发行的美元债券。

中信银行(601998.SS)旗下信银国际2013年底亦成立了20亿美元中期票据,今年4月首次发行了符合巴塞尔协议III银行资本规则的额外一级资本债券,规模为3亿美元。

毕学文介绍到,目前中期票据主要包括S和S+144A两种规则,前者向非美国投资者销售,后者涵盖美国的机构投资者。在包括144A规则的欧洲中期票据计划下可发行包括美元在内的任何西方主要货币的债券,中票计划一旦建立,计划下的单项债券发行的交易成本可以大大降低,还可接触不同地区和不同种类的投资者群体。

吸引几大行齐建的欧洲中期票据,发行期限可在1-10年之间,公司可透过承办机构安排,随时启动的一种发行机制,透过单一发行计划,多次发行期限可以不同的票据,更能切合公司的融资需求和把握融资窗口,并节省企业融资成本。

此外,各中资大行的海外分支近两年还陆续发出商业票据、同业存单、次级债券、存款证等多样化的债务工具。

根据中银国际统计,2013年全年离岸人民币债券发行量同比增加12%至1,374亿元;人民币存款证同比增60%至2,466亿元。预计2014年美元债和离岸人民币新债发行量将继续增长,前者同比增长20%至820亿美元,后者增长30%至1,750亿元人民币。

**优化资产结构+离岸人民币中心**

近两年,人民币国际化进展加速,各地离岸人民币中心已顺势铺开,除了伦敦、香港、新加坡、悉尼等地之外,法兰克福、巴黎、卢森堡等地也在争相加入。随之离岸人民币产品种类和市场主体更趋多元化,中资银行正成为人民币国际化大棋局中的马前卒。

“商业银行资本主要为国内资产所占用,境外发展初期资产业务占比较大,国际化必然面临较大的资本缺口,”一位中资大行新加坡人士称,“再加上各中资行海外业务量扩张较快,又在积极为争取各地的清算行造势,所以银行这两年海外分支动作比较多,目前普遍发金融债,以后可能会看到次级债或混合资本债。”

中行一位资深人士表示,中行建立全球融资工具池计划在市场公布后,亦有中资机构在效仿,目前中资银行扩张特别快,以前境外扩张是靠境内外币调出来,但现在母行资金都紧张,且吸取存款成本又在走高,该行之前做了很多市场分析,认为应把握当前低利率的国际金融市场环境,扩张业务。

境外融资成本较低已经让几家中资大行在2013年尝到了甜头。根据2013年报,中行2013年境外机构净息差比上年上升15个基点。其年报表述,该行将持续优化境外业务结构,提高净息差,并将适度加大境外贷款投放力度,压缩低息资产,提升收益水平。

中国建设银行一不具名人士告诉,“我们在英国获取的是子行牌照,起初只有2亿美元资本金,受英国金融服务局对流动性及大额敞口的限制,流动性方面要通过当地存款和债务工具来自给自足,对于国内一些大企业的金融需求,很难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

上述人士并介绍称,近两年建行伦敦子行高度重视人民币跨境业务,亦在争取伦敦人民币清算行,2012年12月,建行伦敦子行在当地发行了‘里程碑’意义的10亿元3年期人民币债,募集资金专门用于支持伦敦在内的离岸人民币业务的发展,2013年总行亦向建行伦敦增资15亿元人民币。

**中资银行可统筹海外发债**

目前中国银行已加强了对其海外机构和附属公司债券发行及投资的统筹管理,相关工作亦走到了中资大行的前列。其2013年底推出的海外借款证及中期票据海外融资计划就是由总行统一计划及公告并由多个海外分行作为发行人。而其他银行则多为海外分支机构单独成立融资计划。

上述中行资深人士建议,目前中资银行应加强对海外机构的融资统筹管理,这样既可以合理把握国际不同债券市场的趋势,定价上也更具话语权。

一位外资投行债务资本市场部人士直言,“目前市场出现过中资同一银行海外机构之间互相竞争发债的现象,包括投资人也很迷茫和‘头疼’,不知刚买了香港分行的债,会不会因明天伦敦分行发了个更便宜的而吃亏?“

一位中资投行人士亦有同感,有些中资银行是各分子行各自海外发债,香港市场就出现过两家分支同时发存款证CD和商业票据CP,互打价格战,最后发出的利率都走高,利益和品牌都有所受损,而一些子行海外发债不能采用母行信用评级,筹资困难,如果有一个统一的融资平台,协调会更为得力。

中国五大国有银行享有标准普尔、惠誉等评级机构“A”级别评等,能在直接债券市场上以相对低廉的成本进行融资。

此外,海外市场上升的信用风险和波动的流动性状况亦考验中资银行海外机构未来几年的运营和风险管理能力。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