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资扎堆做多 杂粮杂豆变身投机乐园

薏米每市斤15元,黑豆每市斤12元,绿豆每市斤9元,红豆每市斤7元,这些普通家庭一年也购买不了几次、年度个人消费总量很难突破5市斤的小豆子,在2010年的春夏之交,统统变成了魔豆。  与2009年同期价格相比较,近期薏米涨幅为500%,黑豆涨幅为400%,绿豆涨幅为300%,红豆涨幅为200%,就连最不起眼、根本无法归类到豆类之中的土豆价格,年初迄今的涨幅也超过80%以上。  “小麦、玉米、稻米、大豆的价格怎么没有上涨那么多,反而是绿豆、黑豆、薏米、土豆等一些杂粮杂豆价格,自年初以来普遍上涨了超过80%甚至二三倍呢?”曾在国内某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扮演绿豆品种“做市商”角色的王先生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正是因为这些品种全国总产量非常小,而民众对此类产品的消费能力又因为天气因素的变化,相对刚性,因此自年初以来,长期扮演空头主力角色的他,已经悄然反手做多,成为了该市场绿豆合约最主要的多头主力之一。  绿豆领衔小品种暴动  欺软怕硬几乎是所有小资金商海捞金的最大特色。王先生介绍,由于特色各异、品种繁多的大宗商品市场林立,因此稍具实力(1000万元以上)的现货贸易商和流通商都会积极参与大宗商品的中远期合约交易,通过掌控现货资源与中远期现货市场做多两种方式轮番推价,进而达到“操纵市价、获取暴利”的目的。  目前,全国2009年杂豆(除大豆以外的所有豆类)总产量不过500万吨,如红小豆总产量不过50万吨,绿豆总产量接近100万吨,这一“小个头”与年产量均达数亿甚至几十亿吨的主要粮食作物相比,明显具有“资源总量少、占用资金少、价格波动空间大和获利空间大”等优势,因此通过大量囤积现货以及在虚拟市场大肆炒高杂粮价格两种手段,小杂粮正在成为商品市场的“创业板”,“总股本越小、总产量越少,拉升速度就越快,愿意参与炒作的人就越多”,王先生称,2009年以来国内货币市场流动性高度充裕,游资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也导致小杂粮成为了游资欺软怕硬的乐园。  “
不光是北京、天津、上海的小杂粮价格出现了暴涨,这一局面是全国性的,相信你现在所在地兰州的杂粮价格也已经涨飞天了。”中谷集团豆类产品事业部一位业务人员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年初以来,受我国西南地区持续大旱的刺激,包括绿豆红豆等杂豆、普尔茶、甘蔗在内的诸多农产品或涉内商品价格均出现了涨幅超过50%的上扬,但从最终涨幅看,由于甘蔗可以通过大量从国际市场进口原糖来对冲可能带来的大幅减产预期,外加国际糖市丰收在望,故所受影响不大;普洱茶则因为该品种本身属于越陈越好,现货市场库存巨大,因此也没有受到实质性影响。但“以绿豆、红豆为代表的杂豆以及以薏米、黑米、小米为代表的杂粮价格却因为春季正逢上述农作物开花季节,而遭遇到了实质性打击。”该业务人员介绍说,2009年全国各类杂豆总产量约500万吨,这其中,西南五省市区总产量超过200万吨,占据40%以上供应规模,因此对各类杂豆杂粮而言,当季产量大幅缩水成为不争事实。  北京艾格东方农业资讯公司杂粮分析师马文峰认为,比西南干旱导致产能即将大幅缩减更糟糕的是,在人们的传统消费习惯中,绿豆、红豆等杂豆的消费通常属于刚性消费,即到夏天最酷热的时候,人们非喝绿豆汤或吃绿豆雪糕之类的,另一方面,由于全国总产量本身非常少,因此杂豆几乎没有历史库存,这意味供需矛盾通过干旱因素得到直接释放,进而促成了绿豆领衔小品种农产品价格大涨的事实。  “与2009年总产量相比,2008年西南地区生产杂豆202万吨,约占全国总产量的41.3%,显然,杂豆供需面已经出现了硬性的市场缺口。”马文峰表示,早在2009年夏天,杂豆另一主产区——东北也遭遇了严重的伏旱天气,导致当期绿豆开花和结果率极低,吉林、内蒙古、哈尔滨三大产区的绿豆减产了近6成。  当历史性的欠收行情遭遇到百年不遇的西南大旱,绿豆终于开始带领各类杂豆价格突飞猛进。中国绿豆网的张美峰证实说,因为天气原因,吉林作为全国生产绿豆最大的主产区,2009年实际减产幅度超过50%,直接减少市场供应量约20万吨,比例高达全国年度总产量的20%,这使得市场早就预期绿豆价格在2010年会出现大涨,“显然,适时出现的西南大旱成为了炒作者最好的催化剂。”他说。  小杂粮变身游资乐园

往年六七元一公斤的绿豆,眼下却卖到了15元,让不少市民“望豆兴叹”。乌鲁木齐杂粮市场价格普遍上扬已成事实,而绿豆等部分杂粮价格涨幅却高得有点离谱。

以前两三块钱的绿豆,如今在农贸市场里已经涨到了10块钱一斤,批发市场里也卖到了9块,即使是大量批发也需要8块6。即便如此,北京的批发商依旧不急于出货。

最近,内地盛传杂粮价格上涨的消息,4月14日,记者来到乌鲁木齐市杂粮市场一探究竟。在北园春农贸市场杂粮经营区1号店前,经营户杨女士告诉记者:“现在绿豆进价一公斤就要13元,零售价14元。往年一公斤才六七元。”

小小的绿豆卖出了天价,甚至还在看涨,到底绿豆身上发生了什么?本报记者深入调查发现,炒作、减产、需求增多等多方面的原因,构成了绿豆涨价的复杂链条。

杨女士说,从3月底开始,绿豆价格开始慢慢涨价,本地绿豆也涨价了,但比内地的便宜2元左右。“那么高的价格,我根本不敢多进,一但价格跌了就要赔钱。”她说。

绿豆价格三级跳

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 ,记者看到,北园春农贸市场约有10多家杂粮经营户,有的经营户出售的绿豆质量好,零售价格一公斤卖到了15元。

进入5月,全国各地的居民都惊奇地看到,绿豆的价格不知不觉已经跳上了每斤10块钱以上,有些超市甚至卖出了15甚至18块钱的高价。《华夏时报》记者通过调查,试图还原绿豆的涨价路径。

除了绿豆外,红豆、黑豆、薏米的涨价幅度也令人咋舌。以前六七元一公斤的红豆,现在卖到12元;黑豆去年才卖一公斤5元,现在的售价也高达12元。“去年上半年薏米零售价是一公斤10元,到了下半年就涨到16元到17元,可现在,零售价达到25元,与去年相比整整涨了一倍多。”经营户张女士说,其他杂粮价格也不同程度地上扬,但涨幅不是很大,约为10%左右。

本报记者在北京东五环的农贸市场买到的绿豆已是10块钱一斤,而在5公里外的批发市场,批发商的零售价格是9块,最好的绿豆批发价格则是8块6,根据质量不同价格可能还有所下调。

记者还发现,部分调料如草果、八角等价格涨幅也较大,草果从去年的40元/公斤涨到了现在的60元/公斤;八角从10余元涨到了现在的30余元。

在本报记者联系的粮食批发商的进货地——绿豆的主产区内蒙古赤峰,经销商报给外地大的粮食批发商的价格是5块到5块5。不过,现在去内蒙古可能已经很难买到5块多一斤的绿豆了。本报记者5月18日开始联系内蒙古当地的粮食经销商,得到的答案是没货。

经营户普遍认为,绿豆价格上涨主要是受去年东北等地出现干旱、绿豆总产量下降的影响。此外,西南大旱也是原因之一。上述情况记者在北园春农贸市场信息中心基本得到了证实。

该粮食经销商告诉本报记者,很多经销商都已经出完货。不过,如果本报记者的采购量大,他可以帮忙联系。本报记者随即表示,可以大量采购。5月20日,本报记者再次联系上述经销商,得到的答复仍是还在联系,直至截稿时还没有得到进一步的信息。

据了解,自2009年下半年至今,小杂粮市场行情总体呈现普遍持续上扬走势。内地行业人士预测,由于今年绿豆价格较高,将带动农民的种植积极性,增加种植面积,今年绿豆产量有望明显增长,届时将会很快给绿豆市场降温。

不过,从内蒙古的原产地到北京的农贸市场,绿豆从5块钱以下涨到了10块钱以上,是明显的事实。可以看出,经过简单的三步,绿豆价格已经完成了惊人的三级跳。

炒作路径

对于绿豆价格疯狂上涨,有关炒作的猜测不断。从本报记者的调查来看,经销商们应该是其中重要的一环,而进一步了解,还可以发现游资的身影。

据内蒙古赵姓经销商介绍,目前农民手中已经基本没货。事实上,由于当地是绿豆生产基地,种植户种植量很大,收获后基本上都会卖给当地经销商,连筛选、晾晒等环节都是由经销商操作。不过,这些工作在当年秋天就已经结束,之后绿豆一直在经销商手里。

2009年,由于内蒙古、辽宁等主产区遭遇旱灾,绿豆大量减产,有些地区减产幅度甚至达到三分之二。于是一些经销商看准时机大量存货,期待价格上涨取得更大利润。据赵介绍,当地一个经销商就收购了500吨绿豆,不过现在已经出货。

按照赵的说法,内蒙古当地经销商基本出货完毕,再结合目前北京经销商看涨的局面,可以肯定目前炒作链条已经传导到各地的批发商。上述北京批发商就告诉记者,他们一次的进货量会达到60吨左右,但是他并不急于出货。

本报记者发现,包括绿豆在内的小杂粮价格上涨,经销商、批发商只是涨价链条上的一环,游资则在其中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据了解,近期有更为专业的杂粮杂豆类投机资金在做多包括绿豆、胡萝卜、红豆乃至土豆在内的多个小品种的农产品合约。

事实上,不仅仅是绿豆,红豆在批发市场的零售价格也已经涨到了7块一斤。2009年年底市场最低售价仅为0.3元左右的土豆,如今也已大涨到了1.8元一斤,甚至更高。

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分析师马文峰表示,相对于大宗农产品,盘子较小的小杂粮就像股市的创业板一样,虽然股价很高,但总股本非常小。而且,杂粮杂豆的刚性需求因素远远胜于创业板。因此,在天气因素和供求关系发生根本性改变等背景刺激下,小品种农产品价格出现集体性暴动就在情理之中了。在此情况下,有人甚至扬言,如果旱情进一步加剧,有信心把绿豆市场零售价炒高到15元上方。

不过,马文峰表示,近年来小杂粮种植面积持续减产加上去年干旱减产,才是资金炒作的深层原因。他告诉本报记者,因为有关部门对小杂粮缺乏监控,没有准确数据反映近年来小杂粮种植面积减少的程度。但是,从仅有的2002年和2008年的数据,可以看出减产规模还是很大。

数据显示,统称小杂粮的红豆、绿豆、谷子,2002年的产量是350万吨,到了2008年已经减少到了250万吨,2009年恶劣天气造成主产区减产,则成为资金炒作的重要题材。马文峰表示,由于种植面积减少和减产因素叠加,加上市场上资金量很大,而小杂粮本身产量有限不需要太多资金就可以炒作,造成了目前小杂粮价格大涨的局面。

相关文章